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一章 特殊的上药

  医馆,VIP病房。
  沐白穿着白大褂,眼神来回在权玖笙跟白小萌之间转:“我说你们玩得也太生猛了点。”
  “咳咳。”白小萌立马被水呛到,鼓着腮帮子,“别胡说。”
  “好好好,不说不说。你们之间的情趣,我懂的。”沐白给了白小萌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懂个毛线啊,白小萌简直想表演胸口碎大石。
  被遗忘在病床上的某男,黑着一张脸,阴阳怪气开口:“沐白,你是没事做了吗?不要赖在我这里。”
  得,吃醋的九哥要赶人了。
  沐白挑挑眉,从白大褂里摸出一瓶东西递给他:“诺,独家良药,毕竟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下手别那么狠。”
  他一眼扫了下白小萌,脖子上、锁骨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痕迹,刚才白小萌小心翼翼的模样,他就知道肯定被弄伤了。
  “出去。”权玖笙老脸有点挂不住,长腿一蹬就要赶人。
  “咳咳。”权玖笙把玩着小瓶子,给她上那里上药啊。
  渐渐他呼吸逐渐加重,抬起幽深的眸,声音低沉,“过来。”
  白小萌摇摇头,那个目光让她觉得很危险,她眼神落在那个小瓶子上:“那是什么?”
  “擦皮肤的药。”
  权玖笙避重就轻看着她,像只老狐狸骗小兔子落入陷阱,“过来,我教你怎么用。”
  “你给我说,我自己来。”白小萌非但没过去,反而后退了几步。
  “如果你想顶着那些痕迹出门的话,我也不介意。”
  白小萌气呼呼的看向他,目光控诉:还不是因为你,这么多的痕迹,她怎么出去见人?
  “过来。”权玖笙继续诱导懵懂的小兔子,“这是沐白的独家秘方,外面买不到的,会很快消除你身上的痕迹。”
  白小萌将信将疑,慢慢走过去,双腿间好像肿了一样,扯着她有点疼。
  看到她皱眉的模样,权玖笙有些后悔昨晚要得太狠。
  皮肤太嫩,一掐就能出水儿。
  软嫩的小兔子太过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他手里就像洋娃娃一样摆弄,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他要是不把握住机会,就不是男人了。
  昨晚的美好感觉,现在想来他真想重温一次。
  “我帮你上药。”他一把将人按住,控制住她的双手双脚。
  她后背警铃大作,挣扎着想起来,尖叫:“权玖笙你放开我。”
  “小兔子,心肝儿,萌萌乖点,叔叔给你上药。”权玖笙为了达到目的,好听的话不要命的往外扔。
  白小萌那里听过这么肉麻的话,挣扎了几下,见没用,便不浪费力气。
  刚才那些哄人的话,就算是母亲也没有对她这么说过,她的心底涌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心底居然有些甜甜的。
  她晃神间,权玖笙掀开她的裙子,手指沾上药分开红肿的两瓣儿,的确昨晚他有点过火了。
  “嗯。”白小萌先是皱眉,然后小脸爆红,羞耻咬住嘴唇,他怎么给那里上药?
  不过,好像有些凉凉的感觉,倒是缓解了她的疼痛。
  她想起刚才沐白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
  居然被人看出来了,好丢脸。
  “疼吗?”权玖笙抬眸看了她一眼,戏谑开口:“要不要大叔给你吹一吹?”
  吹一吹?
  白小萌简直不敢想象那个场景,惊慌失措挣扎,她才不要他吹那里,老流氓,变态。
  “别动,别动,逗你玩的。”权玖笙连忙将她安抚住,顺了顺她的毛。
  他接下来认真给她涂抹药,专注的眼神,仿佛将她视若珍宝。
  她偷偷打量着他,英俊的侧脸完美无瑕,一贯高傲的双眸居然带着温柔。
  从来没有人给她上过药,自从离开白家,她就撑起整个家。
  疼了,委屈了,她就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大哭一场。
  反正没有人会心疼,她也不想让母亲担心。
  想着想着,她就止不住掉眼泪。
  权玖笙抬眸一看,小兔子居然委屈的哭了。他手一顿,将人搂在怀里:“是我下手重了点,别哭了,你一哭,我就心疼。”
  不说还好,一说白小萌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权玖笙一个头两个大,头一次哄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
  “你是坏人。”白小萌埋在他怀里,语气瓮瓮的。
  “是是,我是坏人。”权玖笙想也不想,直接回答。
  平常高贵如同君王般的男人,此刻竟然低下高傲的头,细声细语哄着她,眉眼间虽然有些不耐,但依旧依着她。
  病房里面不断传出两人的对话,透出浓浓宠的意味。
  武俊守在门外,他又重新看了看外面的天,眼底露出笑意。
  他有多久没听到九爷这么放松过了?
  自从十年前后,今天头一次觉得,九爷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一个有着喜怒哀乐的人。
  白小萌大哭过后,有些害羞不肯抬头,她刚才居然对着权玖笙撒娇。天呐,这次丢脸丢大了。
  “不哭了?”权玖笙终于松了口气,真是麻烦的女人。
  换做其他女人,他早就扔一边去了。
  可偏偏是他捡到的小兔子。
  “那好,我们谈谈。”权玖笙想将她拉起来,可是白小萌还是不好意思,一头又扎进他怀里,不肯出来。
  他无奈低头看着她小巧的耳朵,小声说:“你继母,还有学校陷害你的人,你都想怎么处置他们?“
  白小萌身体僵硬了一下,慢慢抬起头,声音瓮瓮的:“你怎么知道?”
  他伸手刮了刮她通红的鼻头:“这世上只有我不想知道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她垂下浓密的睫毛,将闪烁的眼神遮掩:“有什么条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权玖笙抬眸将人搂在怀里,这小兔子还不笨,感受着柔软的身子:“跟我,任谁都不敢欺负你。”
  “是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他皱眉纠正:“你是我的小兔子。”
  难道不一样吗?
  她就跟权玖笙养的宠物一样,身上永远打着权玖笙的标志。
  病房的气氛似乎陷入一种尴尬。
  突然寂静的病房外传来尖锐的女声:“听说九哥受伤了,雨柔姐姐摆脱我来看看九哥。”
  话一落音,病房就被一双涂着鲜艳蔻丹的年轻女人推开,她看到里面居然有个女人,语气突然一变:“九哥,她是谁啊?”
  白小萌远远站在病床边,低垂下头,幸好刚刚她用尽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不然现在她肯定会被误会的。
  她克制住心底的失落,露出难看的笑:“权先生,谢谢您帮了我,改天再来看您。”
  “不要脸的女人,还想改天来勾引九哥吗?”宋姣居高临下鄙视白小萌。
  “对不起,打扰了。”她褪尽最后一丝表情,僵硬着脸离开病房。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