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即代表同意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政策》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六章这丑女究竟是谁?

  醉星楼内,南玉牒和齐浊皓听到女服务员的话后,两人的脸色顿时一变!
  看来,这女服务员是狗眼看人低,认为他们是来捣乱的,齐浊皓很想上前教训女服务员,但是,他只能忍着,一,他没有教训女服务员的实力,二,这里是醉星楼,他不敢动手,不然事情会更加的麻烦。
  然而,南玉牒却是完全不怕女服务员以及姓曲的护卫,她也不怕在醉星楼闹事,只听她冷哼一声,说道:“你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我保证你不会有好下场!”
  “哟呵!你还敢威胁我,你以为你是谁?”
  女服务员说着,她抬手就朝南玉牒一耳光扇了过来,南玉牒眼神一沉,抬手抓住女服务员的手腕,一脚踹在了女服务员的腹部,直接将女服务员踹得摔倒在地。
  南玉牒的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境界展露无遗,区区凡人竟想扇她的耳光,真是找死!
  “曲护卫,你还不出手?”剧痛令女服务员呲牙咧嘴的嚎叫,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女孩,竟然是一个武者,她可是吃了大亏了!
  闻言,姓曲的护卫冷哼一声,它盯着南玉牒,说道:“好气魄,竟然敢在我醉星楼闹事,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话音未落,曲护卫单手成爪,闪电般朝着南玉牒的咽喉抓来,他的手掌带着丝丝风声,其中蕴藏的力量不可想象!似乎,就是钢铁也会被他一爪抓碎一般!
  见状,南玉牒眼神一变,不敢怠慢,她飞速躲闪,这个曲护卫乃是凝元五层高手,比温涛要厉害得太多,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是曲护卫的对手。
  南玉牒的心中十分无奈,她只是想见醉星楼的老板,有这么难吗?
  “有两下子,不过,你这点实力,在我的眼中根本不够看,死吧!”一爪抓空,曲护卫顿时大怒,他对南玉牒已经起了杀心。
  只见曲护卫的速度顿时提升,他仍旧是一爪抓向南玉牒的喉咙,南玉牒险些没能躲开,曲护卫的手指从她的脖子边划过,将她的蒙面黑纱扯了下来。
  曲护卫前冲的脚步顿时一愣,他捂着嘴巴,险些呕吐了出来,好丑的少女!
  南玉牒经过齐浊皓的开导,已经不再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了,可是看到曲护卫和围观人群那惊讶、厌恶的眼神,她仍旧无比的愤怒且自卑。
  连忙取出一条黑巾将脸面遮住,南玉牒双拳紧握,死死的注视着曲护卫。
  “不要再让她留在这里了,老子是来吃饭的,这样还让不让老子安心的吃饭了?”
  突然,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肥胖的中年人,听到中年人的喝斥,曲护卫连忙赔笑,低声下气的说道:“申屠司内说得对,我这就将她赶出去!”
  这个肥胖的中年人,可是郡侯府的一名司内,名叫申屠凌,而司内在郡侯府的职位仅次于郡侯,相当于大宗门的长老一样,曲护卫认识申屠凌,哪里敢不听申屠凌的话?
  “那还不赶紧的?”申屠凌恼怒的大喝,看到南玉牒那丑陋得不像话的面貌,他的腹内一阵翻滚,他很想上前一巴掌拍死南玉牒,但是他更不想与南玉牒接触,犯晦气!
  “是、是!”曲护卫回答一声,随后他连忙转身,快步朝着南玉牒走来,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深沉的声音传了过来,曲护卫连忙顿住脚步,躬身站立不动。
  “曲护卫,这是怎么回事?”来人是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人,一身员外服,他的一双眼眸散发着骇人的威严,看得曲护卫身子一颤,他便是醉星楼的六大掌柜之一,柳伯四!
  曲护卫不敢怠慢,连忙回答道:“柳掌柜,这二人来我醉星楼闹事,属下正在教训他们。”
  醉星楼有七层,下面的六层都是迎客的酒楼,一到六楼分别有一名掌柜,可见醉星楼的布局之气派,柳伯四是醉星楼一楼的掌柜,曲护卫便是他的手下。
  “柳掌柜,请快快将这个丑女赶出去,她在这里,我没有心情吃饭!”
  申屠凌乃是郡侯府的司内,但是他对柳掌柜的态度却是极为的客气,醉星楼在千星郡城的地位威严,可见一斑!
  听了曲护卫和申屠凌的话,柳掌柜看向南玉牒和齐浊皓,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来我醉星楼闹事?今日不说出个所以然,别想活着离开!”
  柳伯四的语气十分凶狠,他不会仗势欺人,也不会放任阿猫阿狗影响醉星楼的生意!
  见状,南玉牒并不惧柳伯四,她不咸不淡的说道:“你就是柳掌柜?我姓南,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见醉星楼的老板陆正沣前辈的,你的手下狗眼看人低,硬说我们是来闹事的,我看,你得好好管教一下你的这些手下了,不然,掌柜的位置,你怕是坐不住了!”
  南玉牒此话一出,柳伯四顿时一惊,这少女竟然说得出他们老板的名字,这少女究竟是何来历?少女姓南,南、南宫……
  想到这里,柳伯四脸色大变,心中一阵后怕,不敢迟疑,他连忙点头哈腰的来到南玉牒的身前,说道:“小姐请随我上楼,小姐放心,你的话我记住了!”
  柳伯四对南玉牒的态度,令女服务员和曲护卫,以及那申屠凌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就是见到郡侯大人,柳伯四也不会有这样的态度,这丑女究竟是谁?
  众人在纷纷猜疑,曲护卫和女服务员却是没有了那个心思,他们知道,他们完了!
  柳伯四亲自领着南玉牒和齐浊皓离开,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女服务员和曲护卫,他的心中已经决定,这两个蠢货不能留,什么人不好惹?竟然敢得罪醉星楼最尊贵的客人!
  齐浊皓一脸的不可思议,柳伯四的出现,他们顿时从卑微的闹事者变成了醉星楼尊贵的客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南玉牒的那几句话,南玉牒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醉星楼里面的装饰,是齐浊皓迄今为止所见过最为奢侈的,华夏帝国的那些六星级总统套房,都不能与之相比,要是自己也能拥有这么一座酒楼,那该多好!
  柳伯四一直将齐浊皓和南玉牒带到了七楼的一间套房门口,这才转头对南玉牒说道:“小姐,老板就在里面,他老人家吩咐过,你来了可以直接去见他,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着,柳伯四转身就走,他没有说的是,没有老板的召见,他没有资格去见老板,他们六个掌柜虽然是为老板陆正沣做事,可他们的上司,乃是醉星楼的三大管事。
  南玉牒没有理睬柳伯四,而是直接抬手敲响了房门,随之,里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是玉牒小娃娃你来了吗?进来吧!”
  南玉牒推门而入,齐浊皓连忙跟上,这是一间一点也不奢华,相反十分简陋古朴的套房,此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站在一张书桌旁画画。
  这个老者的穿着也是极为的简朴,他面容和善,眉宇之间却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威严,齐浊皓知道,他就是醉星楼的老板陆正沣,一个绝世高手!
  “玉牒见过陆爷爷!这是我父亲让我转交给您的书信!”
  南玉牒和齐浊皓没有打扰陆正沣画画,而是等到陆正沣将笔放下之后,南玉牒才取出了一封书信递向陆正沣,她的神态和语气极为恭敬,不敢有丝毫的失礼!
  接过书信,白发老者陆正沣并没有将之打开阅览,而是随手将书信放在书桌上,随后他看向南玉牒和齐浊皓,说道:“玉牒小娃娃,你父亲半年前就托人给捎来了一封信,老夫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话锋一转,陆正沣有些诧异的问道:“对了,玉牒小娃娃,这位是谁?你父亲在信中可是说只有你一人来千星郡城,怎么多了一个人?”
  “前辈你好,我叫齐浊皓,是南姑娘的朋友!”不待南玉牒回话,齐浊皓连忙上前对陆正沣躬身抱拳,他的态度和语气,也如南玉牒一般恭恭敬敬!
  陆正沣的声音苍老且低沉,听起来很温禾,但是语调当中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给齐浊皓一种压抑的感觉,面对陆正沣,他有种自惭形秽之感!
  齐浊皓的斗笠早已在跳崖的时候被风吹走了,陆正沣看着他那怪异的发型,略显浑浊的眼神当中带着丝丝惊讶,但是,他对此并不是太过在意。
  “南姑娘?”闻言,陆正沣惊疑一声,他转首看向南玉牒,等待着南玉牒的回答。
  见状,南玉牒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陆爷爷,南姑娘就是我啊!”
  听到南玉牒的话后,陆正沣捋了捋修长的胡须,恍悟的点头,微笑着道:“呃!你看我这记性,老了、老了啊!玉牒小娃娃,这小子要和你一起吗?”
  “是的,陆爷爷,齐浊皓失去了记忆,他没有地方可去,只能跟着我!还请陆爷爷帮帮他,让他在醉星楼中居住三个月。”
  南玉牒不敢迟疑,连忙回答一句,齐浊皓能不能住在醉星楼中?这不是她说了算,决定权掌握在陆正沣的手中,当然,她知道,她替齐浊皓开口,陆正沣应该不会拒绝她!
  果然,陆正沣似乎并不在意齐浊皓,他微微点头,说道:“那好,你们就住在隔壁的套房之中,房间虽然简陋,但是很宽敞,玉牒小娃娃,你不会嫌弃吧!”
  “当然不会,谢谢陆爷爷了!”南玉牒连忙摆手,并感谢一句。
  见状,齐浊皓也是连忙对陆正沣抱拳,说道:“谢谢陆前辈!这段时间,晚辈打扰了。”
  “没事没事,你是玉牒的朋友,我们大家就是自己人,住在醉星楼,别的没有,想吃想什么有什么?老夫我可没有时间管你们,饿了,就自己下楼去吃,明白吗?”
  “我们明白!”听到陆正沣的话,齐浊皓和南玉牒连忙回应一声。
  陆正沣轻轻点头,说道:“好了,估计你们也饿了,你们下去吃点,然后早点休息!”
  看着齐浊皓南玉牒离开的背影,陆正沣眼露精光,心道:“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胆大妄为,竟敢背着两柄中品地兵招摇过市!不行,得让他们将地兵放在这里,太危险了!”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