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即代表同意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政策》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六十章强势对峙

  李怀的心中很明白,花天霸说的不错,韩冲重伤,至少得数个月才能恢复,韩堂已经名存实亡,等解决了韩堂与霞堂之间的恩怨,他便离开韩堂,另谋出路。
  对于霞堂,李怀十分仇视,却也十分向往,他在想,要不要想办法加入霞堂?天下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一切以利益为重,只是,李怀想要加入霞堂,太难了。
  至于十三堂,李怀压根儿就不去考虑,路十三的为人比韩冲还要不堪,如果跟着路十三,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他会再一次沦为丧家之犬,晚霞峰内门中,只有霞堂才是最好的去处……
  漫长的等待中,李怀坐立不安,终于,天色渐亮,隔壁房间传来开门声,花天霸这才微笑着说道:“李怀,随我出去吧,十三师兄那边完事了,该办正事了!”
  李怀点头,没有说话,二人走出房间,肖露已经等候在过道上了。
  “李怀师弟,我们走吧!”肖露丢下这句话,转身便下了阁楼,见状,李怀连忙跟上。
  肖露面无表情,李怀的一颗心更加的担心了,他追上去,问道:“师姐,你没事吧?对了,我们就这样回去了吗?不去找南玉牒他们了?”
  “李怀师弟,我能有什么事?”
  肖露的语气有些怒意,话锋一转,她接着说道:“我们当然不会就这么回去,等一等,路十三会陪我们去找南玉牒的。”
  肖露心知肚明,李怀不是笨蛋,自然能想到她与路十三的事情,只是,她不能承认,李怀应该明白自己该干什么?她付出了这么多,不仅是为了韩堂和韩冲,也算是为了李怀。
  “没事就好!”李怀不再多言,这种事情,他和肖露心知肚明,却不能点破,因为那样毫无意义,他知道,肖露也算是为了帮他,如果有机会,日后他必定会报答肖露。
  时间不长,路十三与花天霸不动声色的走下了阁楼,只见路十三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肖露,这才神色一肃,说道:“肖师妹,李怀,我们走吧,是时候去见见南玉牒了。”
  “是,十三师兄!”李怀回应一句,肖露却是没有回话,她看向路十三的眼神当中,有着丝丝杀意隐现,为了韩堂,她付出了那么多,她在想,等韩堂的事情解决之后,她该何去何从?
  肖露的心很痛,她做出了对不起韩冲的事情,哪怕她知道韩冲是一个花心的男人,且对她从不关心,但是,她深爱韩冲,真的没有脸继续留在韩冲的身边了。
  而对于路十三,肖露没有任何的好感,她很清楚,路十三也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罢了,等玩够了,路十三便会一脚将她踹开,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肖师妹,你不要这么幽怨的看着我,好像我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话锋一转,路十三接着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待会儿见到南玉牒,我会与她谈判,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一个南玉牒而已,你们用不着紧张,更用不着害怕!”
  话音落下,路十三转身便走,肖露三人连忙跟上,此时已经天明,偶尔能见到几个晨练的弟子,新的一天到来,晚霞峰的内门中是硝烟再起,还是烽火熄灭?
  “十三师兄好!”
  路十三一行人所过之处,弟子们皆客客气气的与他打招呼,他却连看都没有看那些弟子一眼,显然,路十三的名气,在内门中一点也不比韩冲和南玉牒低。
  而当路十三一行人离开男弟子寝室区后,一个人影偷偷摸摸的从一个巨大的石狮后面走了出来,他看着路十三的背影,眼神无比的疑惑,他,正是刘定。
  “肖露和李怀竟然跟着路十三朝女弟子寝室区去了,难道他们是要去找南师姐?”
  心中一动,刘定不敢怠慢,连忙朝着齐浊皓居住的阁楼飞奔而去,他必须将这个情况告诉齐浊皓,很显然,韩堂的那个肖露去请路十三帮忙,恐怕是要阻止霞堂继续挑战韩堂的弟子,韩堂和十三堂联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
  “齐师弟,你在不在?不好了,路十三带着李怀和韩冲的表妹肖露去了女弟子寝室区,似乎是要去找南师姐的麻烦,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不多时,刘定便气喘吁吁的来到了齐浊皓的房间门口,并敲响了房门,语气焦急,担忧!
  房门打开,齐浊皓一脸的疑惑,对于路十三,他自然不陌生,据说那路十三刚刚出关,怎么路十三突然插手霞堂与韩堂之间的事情了?
  “刘定师兄,我们走吧,去看看!”齐浊皓关上房门,便快步走下了阁楼,他不会去怀疑刘定的话的真假性,因为李怀跟着路十三,这已经证明了一切。
  至于韩冲的表妹肖露,齐浊皓并未听说过,也就懒得去在乎那是一个什么角色了!
  “这大清早的,你们几个登徒浪子来女弟子寝室区干什……”
  女弟子寝室区外,胖女人打着哈欠,朝着迎面而来的路十三一行人高声怒斥,然而,她还未骂完,便看清了路十三的容貌,顿时间,她的一颗心颤抖起来,恐惧蔓延心头。
  路十三可不是一个善茬,更何况是被胖女人骂,只听他冷哼一声,道:“死胖子,你不想活了?大清早的瞎了你的狗眼,连我都认不出来?”
  “原来是十三师兄,刚刚我没太注意,对不起、对不起!”
  胖女人连忙道歉,她的话语说得低声下气,得罪了路十三,她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她虽然是霞堂的弟子,可对于路十三的惧怕,是发自内心的。
  人呐!就是这样,在不一样情况下,就要说不一样的话,就如这胖女人,当初她遇到齐浊皓和刘定,那可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可如今遇到比她强的路十三,她立即变得卑躬屈膝。
  “哼!我也懒得与你计较,速速滚回去将南玉牒叫出来,就说我路十三找她!”
  路十三本想教训一下胖女人,但想想还是算了,正事要紧,等解决了韩堂的麻烦,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调教霞堂的这些个女弟子。
  “是、是,我这就去,请十三师兄稍等!”胖女人唯唯诺诺,生怕路十三反悔一般,她也十分纳闷,路十三来找南玉牒干什么?莫非是因为霞堂与韩堂之间的事情?
  当齐浊皓和刘定来到女弟子寝室区外的时候,南玉牒和洪欣等人已经与路十三一行人展开了对峙,齐浊皓直接跑到南玉牒的身边,道:“玉牒,什么情况?”
  “小子,你是谁?莫非,你就是这些天将内门闹得鸡飞狗跳的齐浊皓?”
  南玉牒没来得及回话,路十三却是语气惊讶且愤怒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齐浊皓一来到这里便非常自然的去了南玉牒的身边,并称呼南玉牒为‘玉牒’这怎能不令他愤怒?
  “正是我,你就是路十三,来此做什么?”齐浊皓不咸不淡的看着路十三,既然路十三主动找上了他,他也懒得去询问南玉牒了,直接询问路十三更好。
  齐浊皓一脸的平淡,似乎一点也不惧怕路十三,见状,路十三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并语带杀机的说道:“一个凝元一层的垃圾而已,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来是我错了!”
  从齐浊皓的语气和神态上,路十三看得出来,齐浊皓与南玉牒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而路十三,也是南玉牒的追求者之一,任何一个追求南玉牒的人,他都将之当成了敌人,那韩冲是这样,现在的齐浊皓也是这样。
  传闻齐浊皓领悟荒劲,这种人,路十三不想去得罪,但是,如今的齐浊皓,可还没有成长起来,还远远无法威胁到他,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将齐浊皓放在眼中。
  “路十三,你就别废话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赶紧说,不然赶紧滚蛋!”
  南玉牒伸手阻止住正要发怒的齐浊皓,她已经明白,路十三无事不登三宝殿,大清早的带着肖露和李怀来找她,必定是为了韩堂与霞堂的事情,十三堂难道要插手此事?
  “哼!”路十三冷哼一声,这才转首看向南玉牒,微笑着说道:“南师妹,我也不绕弯子,我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们霞堂的人不要再去挑战韩堂的人了!”
  南玉牒脸色一沉,路十三的语气和神态目中无人,根本就没有将她当回事,且路十三的强势、自以为是,令南玉牒十分不爽。
  “路十三,你以为你是谁?我霞堂要做什么?还由不得你在此指手画脚。”
  听到南玉牒的回答,路十三并不生气,相反,他依旧带着笑容,道:“南师妹,你何必生气?我可没有冒犯你的意思,这不,我不是带着韩堂的李怀来向你负荆请罪来了吗?”
  “南师妹,韩堂与霞堂之间的一切仇怨,皆是这个李怀所引发的,现在我将他交给你们处置,我希望从现在开始,霞堂不再继续对付韩堂,此事到此为止。”
  闻言,南玉牒冷笑三声,不屑的说道:“路十三,你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交给我们处置?你还真是看得起你自己,完全不将宗门规定放在心上,要不要我将你的言词上报峰主?”
  开玩笑,霞堂之人怎么处置李怀?而且,路十三说的是负荆请罪,可她南玉牒怎么看不见路十三以及李怀的诚意,事实证明,这路十三,就是来找茬的!
  而一直以来,路十三乃是一个低调,很有城府,心机颇深的人,怎么今日路十三就如变了一个人一般,嚣张得不可一世,莫非是因为他的境界得到了提升、心性变了?
  路十三已经晋升到了凝元圆满之境,这点,南玉牒以及在场的弟子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南玉牒便想不出路十三为何会这般嚣张?与以往完全不同……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