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二章 分辨善恶

  路上的积雪融化之后受冷成冰,拉车的马匹不时踩滑失足,南风小心翼翼的驾着车,行进速度很是迟缓。
  瞎子坐在车里,继续传授经文,这次传授的是洞玄真经。
  之前的那些经文南风完全是瞎子听雷,一句都听不懂。但是到了洞玄真经,他反而能够听懂几句,与前三部的隐晦生涩相比,这第四部经书反而显得不是那么难懂,其中有不少对于天地阴阳的理解以及行事做人的指导。
  趁瞎子喝水的空当儿,南风出言问道,“师父,我怎么感觉这第四部经文比前三部要容易?”。
  瞎子放下水罐,清了清嗓子,“九部经文根据其记载内容的深浅又可分为上中下三等,洞神,高玄,升玄三部为下等,乃入门经文,多讲修行法门,对天地阴阳涉猎较少。洞玄,三洞,大洞三部为中等,修行法门与天地阴阳各占五成。居山,洞渊,太玄为上等,主讲天地阴阳,修行法门只占三成。”
  瞎子说到此处暂行停顿,为南风留下了思考的时间,等了片刻继续说道,“天地阴阳合称天道,天道既有深奥玄妙又有朴实浅显,似这句‘存忠奉孝,自律正身’说的便是浅显的道理,要那修行之人要心存忠孝,不可仗势作恶。修行又分修身修心两面,修身便是修行灵气道法,令修行中人获得超人能力。而修心则是对心性和德操的提升,令修行中人心存浩然正气。”
  “嗯嗯。”南风驾车的同时应了一声。
  瞎子继续说道,“不修身则无行善之能,不修心则无行善之念。那拉车之马便似修身,你手中驾绳便似修心,辕前无马则车不行,手中无缰则入歧途。”
  “我明白了师父,您的意思是说能力越大,品德就要越好。”南风说的并不舒畅,因为他感觉自己虽然明白道理却无法清楚表述。
  “是这样,”瞎子的声音自车篷里传来,“越是高深的经文,对天道的阐述就越多,对修行之人德操的要求就越高。这世间有多少好人就有多少坏人,坏人不足为惧,怕的是他们能力超群。”
  “师父,留下这些经文的人为什么没有设下禁制,别让坏人练法术?”南风问道。
  “问得好!”瞎子抬高了声调,“你当知道,人的心性是会变化的,今日是坏人,明天可能就会变成好人。今日是好人,明天可能就会变成坏人。即便行善之人,其心中也不是一潭清水,亦会有恶念掺杂。便是作恶之人,其心中亦可能有善念潜藏,只是不曾被人唤醒。若是苛求人心至善,怕是普天之下就无人能够修道了,便是那九天之上的仙家,怕是也要打下许多。”
  瞎子虽然力求直白,南风仍然无法彻底领会,但他此时要做的就是把瞎子说过的话都牢牢的记在心里,他希望瞎子能逢凶化吉,在以后的日子里对他耳提面命。但他也很清楚,二人很难摆脱林震天的魔掌,瞎子无法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对他进行指点。
  “修行法术虽难却有路可走,修心虽难也有迹可循,这世间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分辨善恶,不管是行善还是诛邪都需万分谨慎,不查而善便是助恶,不查而诛等同枉杀。”瞎子说道。
  南风重重点头,“师父,我都记住了,以后我如果长了本事,帮助别人之前一定先看看他是否值得帮助,要杀人之前也先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该死。”
  “甚好,甚好,甚好!”瞎子连声称赞。
  踏雪前行,速度就慢,一上午只走了十几里,中午时分,二人路过一处树林,南风远远的看到路西面的树林里躺着几个人。
  “师父,林子里有几个人。”南风说道。
  瞎子撩开布帘,皱眉歪头,“有血腥之气。”
  南风一听立刻打起精神,但他并不害怕,因为有瞎子在旁边。
  距离一近,南风看清了那几个倒卧在雪地里的人,这几个人都是壮年男子,农人打扮,身旁遗落有菜刀柴斧等物,不过这些人已经死了,死状惨不忍睹,不是被砍头就是被腰斩,血液喷的到处都是,肠肚自腹腔流出,堆叠在地。
  听完南风对现场的描述,瞎子问道,“他们所用兵器可有利器?”
  南风摇了摇头,“没有,有两把斧子,剩下的就是菜刀。”
  “走吧,他们并非山贼,只是穷急了的农人。”瞎子放下了布帘。
  “师父,是不是林震东杀了他们?”南风驱车向前。
  “自然是他。”瞎子说道。
  “师父,他一直讨好咱们,是不是为了让您抹不开面子,把经文教给他?”南风问道。
  车篷里传来了瞎子的冷哼,“你以为他此举只是为了献媚讨好?以他的修为,要驱走这些农人轻而易举,况且他练的天煞掌,要杀人也不需用刀,他大行血杀之事乃是为了施压于我。”
  南风闻言恍然大悟,随即就开始害怕,“师父,咱们真的找不到帮手吗?”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身为太清掌教弟子之时,攀交之人接踵而至,但此时他们避我如秽,不曾落井下石已经算得上友人了。”瞎子苦笑。
  “师父,您到底干了什么错事啊?”南风追问。
  “动了心,瞎了眼。”瞎子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悲伤和悔恨。
  南风虽然年幼,却知道动心是指男女之情,瞎子的意思应该是指他看错了人,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而那晚林震东曾经让瞎子节哀顺变,说明瞎子死了亲人,前后一连贯,南风得出了一个结论,瞎子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害死了瞎子的一个亲人。
  但这个结论是不是正确他不敢向瞎子求证,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去揭别人的伤疤。
  瞎子被问到了伤心之事,随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南风驾车前行,忽然想起一事,“师父,我想到一个办法,地上有很深的积雪,您可以躲在雪里,我赶着车往前走,把他引开。”
  “哈哈哈哈,孝心可嘉,不过你虽然聪明,却终是年幼,你能想到的他都会想到,莫要再想了,好生听着……”瞎子语接上文,再度开始讲说经文。
  当学习成为一种习惯,也就不那么累了,一天下来一部洞玄真经已经被南风牢记于心。
  南风此前一直待在长安,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出远门,出来之后才发现外面百姓的生活比他想象中的要艰难许多,大雪封门,揭不开锅的情况很普遍,为了糊口,有人选择了拦路行抢,但大部分人选择了乞讨,路上不时可见衣衫褴褛的乞丐,挎着草篮藤筐,拉着幼小儿女。
  没有比较就没有好坏,见到这些人,南风暗自庆幸自己先前是长安城里的乞丐而不是乡下的乞丐,在城里讨一点,偷一点,糊口总不是那么难,但到了乡野村落,乞讨就变的很困难了,百姓的日子都不好过,哪有多余的粮米施舍给别人。
  请示得到了瞎子的同意,南风遇到很可怜的乞丐就会施舍点干粮和铜钱,后来铜钱没了,他又开始送金豆子,也舍不得多给,一人一粒。
  百家帮一户易,一户帮百家难,金豆子很快也分完了,到最后南风留下了三粒,万一林震东不管饭了,得留着买东西吃。
  再度遇到镇子,又有人将二人引去了客栈,这处镇子很热闹,原因是镇子上正在开粥场,给饥民施粥,粥场是一个名为太东的外乡善人资助的。
  外人可能不知道此人是谁,但瞎子和南风是知道的,太是太清宗,东是林震东,这个粥场是林震东支持开设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讨好瞎子。
  在此之前南风一直认为好人比坏人聪明,但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林震东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方面给二人施压,另一方面又极力讨好,此人的心智计谋当真恐怖。
  早起之后二人再度上路,尽管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拦下来,却也只能继续向前走……

6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