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一章 白衣身影

  瞎子说完,南风愣住了,瞎子这句‘能记多少算多少’充满了无奈,这说明瞎子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师父,太清宗离这儿远吗?”南风问道。
  瞎子猜到南风在想什么,摆手说道,“休说你不可能逃过林震东的耳目,即便你能安全赶到太清山,也请不到援兵的。”
  南风没有问为什么,他早就知道瞎子跟师门的关系不好,但他没想到二者的关系会恶劣到如此地步,就算瞎子有了生命危险,对方也不出手相救。
  “林震东也没见过太玄真经……”
  瞎子打断了南风的话头,“林震东乃武学奇才,对三清各宗的修行经文都有涉猎,是不是太玄真经,是否经过篡改,瞒不过他的。”
  南风沮丧低头,“师父,您与林震东动手,难道就一点胜算都没有?”
  瞎子摇了摇头,“林震东的天煞掌刚猛霸道,其灵气修为介乎居山和洞渊之间,即便我眼睛尚在,也只能与他战个平手。”
  “就没有办法可想了吗?”南风追问,打不过也逃不掉,又请不到救兵,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瞎子笑了笑,“南风,你生平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什么?”南风没明白瞎子为何有此一问。
  “你最想要什么?”瞎子问道。
  南风没有立刻答话,瞎子问的这个问题他之前从未想过,突然之间问他最想做什么,他答不上来。
  “为人在世,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瞎子说道。
  “哦。”南风点了点头。
  “将我刚才所说的话再说一遍。”瞎子语气很是严肃。
  “为人在世,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南风急忙重复。
  “你最想要什么?”瞎子又问。
  “我想不受欺负。”南风回答的小心翼翼。
  瞎子皱眉摇头,“这就是你的心愿?”
  眼见瞎子皱眉,南风急忙改口,“我还想行侠仗义,帮助别人。”
  瞎子一听眉头皱的更紧,语气更加严厉,“你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
  南风有点懵了,他搞不懂瞎子为什么要问这个,他一个叫花子,想的都是怎么吃饱饭,哪有什么大的志向,他说不受欺负都是往大了说了,其实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有饭吃,有衣服穿。
  “只有为自己定下目标,才能为之努力。”瞎子尝试引导。
  南风还是似懂非懂,只能点头应着。
  瞎子又叹了口气,脸上失望的神情非常明显。
  眼见瞎子失望,南风很是着急,“师父,我懂您的意思,只有定下目标,才能为之努力,但我现在还没想好最想干什么。”
  “你年纪尚幼,也不能怪你,”瞎子语气略缓,“你当记住,不管做什么都不可三心二意,人生看似漫长,实则非常短暂,穷其一生做一件事情都很难做好,若是朝秦暮楚,摇摆不定,势必一生蹉跎,到头来只落得个两手空空。”
  瞎子说完,南风急忙接话,“我明白了师父,您是让我做事情要专心。”
  瞎子点了点头,“我传授给你的这些经文玄妙非常,你当牢牢记住,它们是你安身立命之本。”
  “是,师父。”南风点头答应。
  瞎子站了起来,走向火炕,南风走过去扶瞎子上炕。
  讲说经文是在黑暗中进行的,房间里熄了灯,瞎子的声音很小,正所谓法不传六耳,瞎子这么做自然是为了防止他人偷听。
  南风听了第一句就开始害怕了,瞎子说的这句经文非常拗口,他完全听不懂,瞎子如果知道他听不懂,很可能会责骂他。
  “师父,我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南风壮着胆子说道。
  令他没想到的是瞎子并没有生气,而是低声说道,“当务之急是记在心里,日后总会明白的。”
  死记硬背虽然有一定难度,但难度比理解领悟要小很多,瞎子说一句他就跟着念一句,有发音不准的地方瞎子就会加以纠正。
  瞎子最先讲的是洞神真经,这部真经很长,足有三百多句,大半个晚上南风勉强记住了三分之一。
  到了下半夜,瞎子先睡了,南风不敢睡,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思神炼液,令我通真,心神丹元,喉神虎贲”之类生涩拗口的句子,他怕自己睡着之后会忘记。
  不睡是为了多默念几遍,加强记忆,但效果却适得其反,没了瞎子的纠正,他默念的次数越多混淆的地方就越多,到最后脑子里整个儿一盆浆糊,好不容易记住的句子全忘了。
  次日清晨,瞎子让他背诵,南风勉强背了几句就背不下去了,瞎子大怒,严厉痛斥。
  收拾妥当之后,二人再度上路,瞎子坐在车里继续传授,南风此时已经学会了赶车,坐在车辕上认真听讲。
  这一天南风过的提心吊胆,背错了瞎子就会严厉呵斥,越呵斥他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记不住,日落之后瞎子也不停歇,仍然逼他背诵。
  到最后南风实在受不了了,打起了退堂鼓,“师父,您也说过我资质不好,我可能不是修道练武的料儿。”
  “你说什么?”瞎子面色阴沉。
  南风见他想要发怒,急忙岔开话题,“师父,您渴了吧,我给您倒水。”
  见他害怕可怜,瞎子心软了,没有训斥他,“资质的好坏只影响灵气修行的快慢,并不决定心智的高低。”
  “师父,这部经文当初您背了几天啊?”南风将马自车辕牵了出来,栓到了路旁的树上。
  “两日。”瞎子说道。
  “我听过护国真人讲说经文,好像没这么长啊。”南风说道。
  瞎子帮南风竖起支撑马车的竖杆,“越是入门的经文篇幅越长,越是高深的经文字数越少。”
  南风闻言心理压力略减,今天晚上如果加把劲儿,应该也能背诵下来。
  晚上二人露宿野外,下半夜起风了,气温骤降,马车外面寒风呼啸,车里也很冷,不过寒冷的天气似乎更利于背诵记忆,经过白天一天和上半夜的努力,南风终于勉强背下了这部长达三百句的洞神真经。
  等南风背下这部经文之后,瞎子跟他说了实话,“当年我用了整整一个月来熟读这部经文,你只用了两天。”
  “嗯嗯。”南风点头应声,瞎子跟他说这些是为了让他对自己更有信心,之前之所以说两天,是担心他会生出攀比之心,放松懈怠。
  “再背一遍。”瞎子说道。
  南风根据瞎子要求,将洞神真经又背了一遍,确定南风背诵无误,瞎子放下心来,起身出去活动腿脚。
  南风将瞎子扶下马车,发现外面下雪了,担心马被冻坏,南风就近寻找树枝杂草,为马立了一堵挡风的矮墙。
  做完这些想要回到车上时,南风忽然发现远处的大树下站着一个人,由于距离很远,又下着雪,加上晚上光线昏暗,看不清那人的样貌。
  眨了眨眼,定睛再看,却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
  “师父,好像有人在窥视咱们。”南风说道。
  瞎子此时已经回到了车上,听得南风言语,自车内答道,“不用理他。”
  南风应了一声,迈步走向马车,刚才他之所以能看到远处有个人影,是因为那人穿了一身很显眼的白衣服,江湖中人如果晚上行动,通常都会穿黑色的夜行衣,不该穿白色的衣服,因为白色容易暴露目标。
  早起之后南风发现雪下的不大,只能盖住地面。不过天色灰暗,接下来很可能还有一场更大的雪。
  “师父,如果下了大雪,对咱们是好事还是坏事?”南风问道。
  “任何事情都有利弊两面。”瞎子自车里答道。
  “师父,咱是走快一点还是走慢一点?”南风又问。
  “皆可。”瞎子答道。
  赶路的同时,瞎子继续传授下一部经文,名为高玄真经,这部经文南风此前曾经听过,护国真人当日讲的就是这一部。
  听过一遍,多多少少就会有点印象,背诵这部经文要轻松一些,他不认字儿,不认字也有不认字的好处,不认字就无法理解领会经文的意思,只需单纯的背下来就成。
  午后,天上下起了大雪,日落之前二人赶到了前方的镇子,照例有伙计将他们引向客栈。
  这场雪下的很大,下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地上的积雪能够没到膝盖。
  二人不得上路,只能滞留客栈。
  高玄真经之后是升玄真经,升玄真经比高玄真经又少了十几句,由于最先背诵的是字数最多的,背诵下面的就越来越轻松,只用了一个白天南风就将升玄真经背了下来。
  两日之后,行人和车马自雪中趟出了道路,二人套马上路……

6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