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七章 再回破庙

  凉棚有一百多处,但请求收录的人更多,每个凉棚前面都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根本挤不进去。
  无奈之下南风只能自外围转悠,由于他不认字儿,也就不知道哪个凉棚里是哪个门派,不过有一点很明显,那就是挂着紫色横幅的凉棚前人数最多,然后是深蓝,人数最少的是挂着深红色横幅的凉棚,不过就算人数最少,也围了几十个,这些人绞尽脑汁的想要别人收自己为徒。
  为了达到目的,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所用的法子都大同小异,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一是博取同情,什么自己身负血海深仇忍辱负重,什么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有什么身有疾患不久于人世,总之是尽量把自己说的很惨。
  本来南风感觉自己已经很惨了,但跟这些人一比,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幸运儿,这么多比自己惨的人排在前面,他这不缺胳膊不少腿儿的人都不好意思往里挤。
  还有一种是表忠,极尽阿谀献媚之能事,赌咒发誓,什么再生父母,什么恩重如山,对方还没答应收他们呢,就开始铭记肺腑,永生难忘了。
  这些话单是听就足以让南风起一身鸡皮疙瘩,打死他他也说不出口。
  还有一种是胸怀大志,满怀抱负的,什么以天下太平为己任,什么拯救黎民于水火,说的义薄云天,说的热血沸腾。
  遇到这种人,南风都不敢在那棚子周围待,这话犯忌呀,如果让皇上听到了,不抓起来砍了才怪。
  虽然每个与会的门派都有一个凉棚,但并不是每个门派都招收弟子门人,有些一个都不收,来一个撵一个,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
  不过也有收的,还收了不少,那些僧人的门派收人最多,用他们的话说是众生平等,众生皆可成佛,不管男女老少,不论悟性高低,来者不拒,片刻功夫就收了数百人,也不知道这些人到了要剃光头的时候会不会跑。
  转了几圈之后,南风打消了加入门派的念头,他虽然是叫花子,却有骨气,耻于跟这些人为伍。
  在确定吕平川等人不在此处之后,南风离开了会场,他本来还想看比武的,到现在连看热闹的兴致也没了,这个法会本身的气氛就不对,根本就不是一堂和气,道士和尚还有武人,谁也不服谁,凑在一块儿无非是为了争夺天书残卷。
  他对天书残卷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一来他不知道天书残卷有什么用,再者他连人间的书都看不懂,更别说天书了。
  离开闹哄哄的会场之后南风感觉无比清净,紧接着开始斟酌去处,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回西城打听消息,但现在是大白天,他不敢回去,怎么着也得等到晚上。
  他现在穿了一身新衣服,哪怕躺在树荫下也没人当他是叫花子,昨天晚上没睡好,一觉直接睡到傍晚时分。
  睡醒之后,南风开始往西晃悠,一天只吃了一个饼子,他早就饿了,但他没在东城买吃的,原因很简单,东城的东西贵,同样一个方孔钱,在西城能买俩饼子,在东城只能买一个。
  实际上道姑留下的钱袋里有不少钱,还有几块儿银子,银子在这时候很贵重,一两银子能换八百个铜钱,但他不敢乱用这笔钱,这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长乐和吕平川等人,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兄弟姐妹有没有被官府抓住,如果倒霉被抓到了,他可以用钱把他们赎出来,这时候钱是万能的,不但能买吃的住的,还能光明正大的从官府手里赎人买命。
  来到东城和西城交界处,南风改道向北,自北面绕到了破庙所在区域,在破庙的后面有一座小土山,他就藏在土山上等天黑。
  半个时辰之后夜幕降临,南风提了一串蚂蚱自后面小心的靠近了破庙,此前他一直在观察破庙周围的情况,没发现有人出入,但是这不排除有人在里面埋伏的可能。
  庙里很安静,周围只有秋虫的鸣叫。
  寻常的房屋都是有后窗的,但庙没后窗,要想观察庙里的情况就只能去前面。
  在前往前门之前,南风系紧了鞋带儿,万一庙里有人埋伏,也能跑的快一点儿。
  南风慎之又慎的挪到前门,虽然庙里很黑,但隐约能看到里面没人,庙就这么大,神像离后墙很近,后面也藏不了人。
  “他们已经走了。”
  忽然出现的声音让南风炸了毛,一蹦三尺,撒丫子就跑,跑了几步之后才想起声音耳熟,一回忆,是昨天晚上那瞎子,瞎子还坐在昨天晚上坐的地方,那地方自门口往里看是死角儿,所以他刚才没有看到那瞎子。
  “老先生,是你吗?”南风回去之前加以确认。
  “是我。”殿内传来了瞎子的说话声。
  南风挪了回去,自门口捡起那串蚂蚱,迈过门槛进了大殿,““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白天出去了,晚上没有地方落脚,就来这里再借宿一晚。”瞎子说道。
  “你来的正好,我有事……”
  不等南风说完,那瞎子就接了口,“早上官府的人来过了,在那之前你的朋友已经走了。”
  南风闻言如释重负,“他们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要去哪儿?”
  瞎子摇了摇头。
  由于天太黑,南风没看见瞎子摇头,以为他没听清,就又问了一遍。
  “没有,他们走的很匆忙。”瞎子说道。
  南风没有再问,开始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今天白天去了哪里?”瞎子探手拆解着包袱。
  “我去东城看法会去了。”南风说道,此时天已经黑了,该找地方睡了,但他不敢睡在破庙里,万一官府杀个回马枪就把他堵住了。
  瞎子自包袱里拿了个窝头出来,递给南风,“你和什么人在一起?”
  “谢谢,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南风将瞎子递过来的窝头推了回去,实际上他很饿,但他不忍心吃瞎子的东西。
  瞎子没有再递,但他也没有将窝头放回去,而是捏在手里再度发问,“你还没告诉我你白天跟谁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我跟别人在一起?”南风疑惑的问道。
  瞎子笑了笑,“我不但知道你跟别人在一起,我还知道对方是个女的。”
  南风刚想说‘你是不是看见我们了’,但想了想又把这话咽了回去,瞎子怎么可能看见东西。
  “不要再去东城,更不要再见那个女人。”瞎子说道。
  “为啥呀?”南风始终不知道瞎子是怎么知道他白天跟谁在一起的。
  “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女人,那是一条有着八百年道行的剧毒竹叶青……”

6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