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五章 送礼

  即使有人顶罪,但也没有人说要解了她的禁足,苏静翕依旧整日待在她的醉云坞。
  好在,她大部分时候都是个闲的住的性子。
  宗政瑾让人给她送来了很多话本杂记,也时不时的踏足醉云坞。
  即使有人有怨言,只是没有人敢质疑皇帝,最多也就放在心里,以及把怨恨都转移到苏静翕的身上。
  “主子,苏公公带了些宫女太监过来,”听瑶走进来说道。
  苏静翕闻言起身,前几日宗政瑾见她这里伺候的人太少了,说是改日给她送几个人过来。
  只是没想到他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的。
  “苏小主,皇上让奴才带了些人来给小主挑挑,小主要是看不上眼再换,”苏顺闲行了个礼,说道。
  苏静翕轻笑,“苏公公挑的人自然都是好的,只是这一时半会的,我也挑不好,不如劳烦苏公公帮我看看吧。”
  “不敢不敢,奴才应当的,”苏顺闲一脸笑意,连连摆手。
  在底下的人身上扫了好几遍,挑了两个宫女和一个太监出来,容貌都不太出众,看着很老实。
  “苏小主,这都是新分到殿中省的人,如若用的不顺心,只管打发回去。”
  所有的太监宫女都是通过小选入宫,先是住在监栏院,统一教导,训练通过之后才会被分到殿中省,再由殿中省统一分配到各宫各院。
  苏顺闲之所以刻意提到人是新分到殿中省的,也就代表这些人都很“干净”,没有旧主,可以放心用。
  至于说用的不顺心直接打发回去,也不是真的说回殿中省,而是会被分到浣洗局,干着最繁重最劳累的工作,直至累死为止。
  “奴婢/奴才一定好好伺候小主,”三人皆跪下。
  苏顺闲满意的笑笑,“既如此,奴才先告退了。”
  “公公慢走,”苏静翕示意听瑶递给了他一个荷包,他也没推辞。
  宫里受礼也是有规矩的,譬如,苏静翕每次赏给他的荷包,他每次回宫都是要给自己的主子报告的,而不是直接纳为己有。
  收了她的荷包,也代表一种认可。
  苏静翕等他走后,扫了一眼跪着的人,“苏公公刚才的话,你们都听见了?”
  “奴才/奴婢明白。”
  “别的话我也不多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想必你们也清楚,一仆不侍二主,在我这里,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忠心,要不然代夏就是你们的下场。”
  成功的看到他们害怕的眼神,“你们两个,袭香,芸香,你,小初子,每人赏赐五两银子,调教好了再带上来伺候。”
  “奴才/奴婢告退,”小福子带着他们下去。
  苏静翕回了内室,“可查出来代夏是谁的人了?”
  “奴婢无能,她和很多宫里都接触过了,奴婢实在不知……”听瑶跪了下来,有些愧疚的说道。
  苏静翕挥了挥手,“这不怪你,好一招障眼法,只怕那个人自己也没想到,隐藏了这么久的棋子就这么废了吧。”
  除去了代夏,虽然暂时不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不过起码她现在是安全的。
  当然,只是暂时的。
  而她,也该想想以后该怎么做。
  宗政瑾面冷,帝王的威严更是不能小觑,苏静翕要做的,就是攻心。
  他现在对她只宠不爱,也搞不懂他为什么会宠她,只是这些不是最重要的,她只要继续做她自己就好。
  看来,她第一步棋走对了。
  对他从来没有隐瞒,不拉帮结派,完完全全的依赖他,呈现给他的始终是自己最真实最单纯的一面,想来这就是他宠她的原因。
  只是,她想要的更多,宠远远不够,他也可以宠别人,如舒贵妃,但是爱不同,他只能爱一人。
  可是,说的简单做起来难,罢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日子其实过的很快,一转眼马上就是中秋节了,在楚周国也是一年中的一个比较大的节日。
  “主子,过几日就是舒贵妃生辰了,你看要送什么礼才好?”听瑶站在一边说道。
  苏静翕闻言想了想,“就按照规矩送吧,我们不必多添加了。”
  “皇后可有说舒贵妃的生辰如何过了?”
  听瑶摇了摇头,“还没有,想来这两日就会知道了。”
  苏静翕点点头,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去把针线拿过来。”
  紫宸殿
  苏顺闲走进来,行礼,“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可有说什么事?”这些日子楚周国有地方发生大旱,他已经忙的有好些日子没有踏足后宫了。
  “回皇上,似乎是为了舒贵妃的生辰。”
  “舒贵妃?这么快?”宗政瑾愣了愣,一晃眼都已经过了一年。
  “让她进来吧。”
  皇后走进来,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起吧。”
  等了一会,皇后见皇上实在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好说道,“皇上,过几日就是舒妹妹的生辰,臣妾过来问问皇上的意思,该是怎么个章程,可是如去年一般?”
  “北边大旱,皇后觉得如何办才好?”宗政瑾语气不善。
  皇后面露尴尬,连忙跪下,“臣妾知罪,还请皇上恕罪。”
  “哼,起来吧,你是皇后,做事自己也该好好想想。”
  皇后心里苦涩,如果办的简陋了怕委屈了舒贵妃,到时候错的也是她,如今特地来问问,却没想到反而招来不满。
  “臣妾告退,”皇后行了一个礼,预备退出去。
  “只不要太委屈了姝儿,”身后传来声音。
  皇后转身,“臣妾明白。”
  不受控制的红了红眼眶,但见旧痕湿,不知心恨谁。
  宗政瑾从她进来至离开,始终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皇后娘娘慢走,”苏顺闲见她出来,连忙打帘,只当没有看见她红了的眼睛。
  皇后扶着宫女的手,“苏公公要好好伺候皇上,”又示意身边宫女递给他一个荷包。
  苏顺闲也没推辞,塞进了袖子里,“这是自然。”
  等皇后走后,苏顺闲叹了口气,转身走了进去。
  在地上捡起几本奏折,只一眼,发现全是弹劾宰相的,怪不得……
  “摆驾醉云坞。”
  宗政瑾踏进醉云坞的时候,就见人正懒懒的倒于榻上,轻轻合着眼眸,微风拂过,如蝶翼般芊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整个人洋溢着一股说不出的恬静温和。
  微微皱眉,她过的也太悠闲了吧?
  苏静翕正在窗边乘凉,微风吹拂,十分舒爽,闭目养神间差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不妨被人突然抱起来,吓得惊呼,“啊……”
  睁开眼睛,闻着身边人身上淡淡的龙涎香,“皇上,怎的又吓婢妾?”
  宗政瑾见她委屈的娇俏模样,心里的不快陡然间去了大半,捏了捏她的秀鼻,“翕儿怕了?”
  “哼哼,婢妾才不怕呢,”被捏住鼻子,说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宗政瑾放开了她,却见鼻尖已经红了,“怎的如此娇贵?”
  “所以皇上得娇养着婢妾啊,”苏静翕轻笑着说道。
  宗政瑾摸了摸她的鼻尖,“你倒是会顺杆爬。”
  “那也是皇上给的杆够长,好爬。”
  “哈哈……”宗政瑾大笑,“小嘴儿今日这么甜?”
  “是啊,皇上要不要尝尝?”说着和他相对而坐,依旧坐在他腿上,把头凑过去。
  “唔唔……”
  一时之间,屋里啧啧声响。
  听瑶站在外面,有些害羞,只站的远了些。
  苏顺闲听墙角却听的很高兴,半个时辰前,皇上那脸色可是阴沉的可怕,这不,才来醉云坞,立马大雨转晴了。
  这晚,皇上自然宿在了醉云坞。
  坤宁宫
  “娘娘,皇上又宿在了苏贵人处,”金麽麽走进来,低声说道。
  皇后把手边的八仙莲花白瓷杯顺手拂在了地上,“本宫倒不曾想,她竟然是个狐媚子,勾的皇上……”
  “娘娘慎言,”金麽麽连忙跪倒在地,“还请娘娘息怒,凤体要紧啊。”
  “哼,本宫要如何息怒,皇上对本宫是越来越厌恶,都不曾碰本宫,本宫……”皇后两行清泪顺着脸蛋流了下来。
  “娘娘,”金麽麽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娘娘该看远些,那些个人始终都只是个妾,生下来的孩子都得叫您一声嫡母。”
  “只是娘娘也该早些做打算了,杜常在如今有了身孕,娘娘不如考虑……去母留子也是使得的。”
  “本宫的父亲也未免太自大了些,这些都容本宫再想想吧。”
  金麽麽叹了口气,“杜常在时日还浅,娘娘多多考虑一些。”
  重华宫
  “娘娘,醉云坞的那位……”绿绮拿着托盘端着一杯茶进来,说道。
  舒贵妃坐在梳妆台边,看着铜镜里的容颜,“本宫到底也是老了啊……”
  “娘娘……”
  “你不必安慰本宫,本宫嫁给皇上,已经有这么多年了,皇上厌烦了本宫的颜色也是有的,本宫不难过……”
  难过的是他从来没有真的在意过她一分,他在意的一直都是她身后的家族,她知道,也乐意被他利用,如今,却是连利用都不愿意了么?
  “吩咐下去,今后都离醉云坞的人远点。”

2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