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二章 太后

  皇后转过头来,轻笑,“妹妹不必推辞,本宫既然赏给你了,那就是给你的。”
  苏静翕只好行礼谢恩。
  舒贵妃看着皇后给苏静翕只觉得好笑,她既然要立威,那又如何。
  “前些日子,皇上派人送来了许多料子,本宫瞧着颜色太过鲜艳,今日就赏给妹妹们吧。”
  底下自是一片奉承,大意都是皇后不老,年轻着呢。
  慧竹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布匹,“只本宫做主,这匹水红的花软缎就给苏妹妹吧,她年纪轻,模样又好,再合适不过了。”
  苏静翕深觉自己应该是真的招惹到了皇后,句句不忘给她拉仇恨,单从其他人看她的目光就能看的出来。
  “过几日就是中元节了,也是十五,众位妹妹该随本宫前往慈宁宫请安了,尤其是新进宫的妹妹们,”皇后喝了一口茶说道。
  众人皆应是。
  这还是苏静翕她们进宫第一次去给太后请安,太后长年礼佛,只每月十五由皇后带领众位妃嫔前往慈宁宫。
  她们进宫的时候刚好错过了十五,如今,也已快一个月了。
  几日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给太后请安的日子。
  苏静翕起了一个大早,特地比平常更早的时间去了坤宁宫等候。
  她到的时候并不算早,已经有许多人到了。
  宗政瑾并不重欲,加上她们新进宫的,前前后后嫔妃也就四五十人,实在算不上多。
  “苏姐姐,来的也这么早啊,”灵美人走过来,一片亲切之意。
  新进宫的,有些名号的人都已经侍寝完毕,赫连灵雨,也由常在升为美人,只是灵并不是她的封号,只因为姓为复姓,众人才以“灵”相称。
  苏静翕微微扬起嘴角,“是啊,昨日睡的早,早上就起的早。”
  “那是自然,苏妹妹不用伺候皇上,自然可以睡的早,”祺贵人走过来说道。
  皇上昨晚去的是她的晶莹轩。
  上官湄虽为贵人,只是她有封号,自然比苏静翕的品级更高一级。
  苏静翕也不恼,淡笑,“祺姐姐说的是。”
  今日要去见的就是太后,上官湄的亲外祖母,她自然不会傻的去触她的眉头。
  上官湄得意的哼了一声,趾高气昂的走开了。
  “姐姐又何必……”灵美人似乎为她不值,一副爱莫能助的神态。
  苏静翕心里冷哼,面上却不显,“妹妹说的是,只是我人微言轻,能有什么办法呢。”
  “姐姐,不是还有皇上……”话点到即止,却不多说。
  苏静翕叹了一口气,语气幽怨,“我已经好几日没有见过皇上了。”
  这话是真的,自从那日开始,宗政瑾就没有来过醉云坞,只不过也就两日而已。
  不待她再说话,皇后就出来了,“众位妹妹随本宫去吧。”
  一路跟着来到慈宁宫,几乎绕了半个皇宫,
  位高者有轿撵,位低者如苏静翕,就只有靠走路了。
  而且,即使来了,位低者也没有机会进入殿内,而是站在外面,给太后磕个头算是请安,除非等到太后传召才有机会进入内殿。
  苏静翕等人就站在外边,几乎所有新进宫的都在,当然,除了上官湄。
  小半个时辰后,一位麽麽出来,“太后宣丽良媛,宁良娣,安贵人,苏贵人觐见。”
  苏静翕虽然想不通为何太后要见的人当中有她,不过却还是整理了一番仪容,随着麽麽进入殿中。
  四人跪在地上行大礼,“婢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孩子,起身吧,”温柔的声音从上首传来,“抬起头来,给哀家看看。”
  上首的太后着一件深紫金罗蹙鸾华服,头上梳着朝天髻,只斜插了两只玉簪,慈眉善目,兴许是整日礼佛,给人的感觉很宁静平和。
  虽然已经四十几岁,却保养的如三十岁一般,眉眼间与皇上也不像。
  “都是好孩子,哀家这里的这几只嵌宝石双花纹金镯就送给你们吧,早日为皇家诞下皇嗣,绵延后代。”
  “婢妾谢太后赏赐,”叩头谢恩。
  太后点了点头,又转身,“皇后啊,你也得多看着点,皇上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有子嗣了,只两个公主,未免单薄了些,不论谁生了孩子,你都是他的嫡母。”
  一番话,既是警告也是安抚。
  皇后心中苦涩,“臣妾明白,臣妾一定会好好奉劝皇上,也会让太医多多照看妹妹们的身子,争取早日诞下皇儿,相信太后不久后就会听见好消息了。”
  太后闻言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你们都听见了,谁为皇上生下了皇儿,哀家一定做主升她的位份。”
  众人皆应是。
  苏静翕嘴上虽然这样回答着,只是心里却另作他想,她的年纪还小,太早孕育孩子,不论对孩子还是母体都是不利的。
  所以她现在一直都在偷偷避孕,即使要生孩子,起码要过一两年。
  宫里的孩子很少,养大的更少,她现在品级太低,不仅养不了自己的孩子,更保护不了他。
  回到醉云坞,却见苏顺闲站在门口,还有其他的几个太监宫女,苏静翕立马换了一个笑容进去。
  “婢妾给皇上请安,”苏静翕福了福身子。
  宗政瑾被她的笑容感染,也跟着勾了勾嘴角,“起吧。”
  苏静翕走过去,和他挤在一个榻上,“皇上可有等很久?”
  宗政瑾往旁边挪挪,“不久。”
  “那皇上是来陪婢妾用膳的吗?”苏静翕眨了眨眼睛。
  宗政瑾皱眉,他其实只是走到附近,突发奇想才来到醉云坞的,见她不在他应该走的,只是才动了动身子就又坐了下来。
  等她一会又何妨,他想见见她。
  苏静翕咬了咬唇,拉着他的衣角,“皇上……”
  她早就知道,他尤为喜爱她咬唇的动作,偶尔撒娇逾矩他也不会追究。
  果然,宗政瑾一把把她抱着放在自己腿上,“翕儿想要朕陪你,得拿东西来换。”
  苏静翕颦眉微蹙,微微抬手,纤长矶指抚着他衣袍上的龙纹,苦恼道,“可是婢妾上上下下都是皇上的呀。”
  “上上下下?”宗政瑾给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
  苏静翕羞涩含笑,贝齿隐约,“是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皇上的。”
  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冒,刻意咬重了发音。
  “唔唔……”
  宗政瑾受不了她一片天真单纯的说出这些饱含歧义的话,青天白日,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
  良久,他放开了她,“翕儿,朕……”拉着她的手往下探去。
  苏静翕眼里水雾顿涌,瞪着大眼睛看着他,手刚碰到就连忙缩了回来,“皇上,这可如何是好……”
  “啊……”
  宗政瑾一把把她抱起来往床上走去,他刚本是逗弄于她,却不想她反而软软糯糯的问他,“如何是好”。
  灿然的星光水眸,樱桃小嘴被他吻的鲜艳欲滴,妩媚妖娆,逗弄不成反被勾|引,说不出的我见犹怜的心动。
  “皇上,这是白日……”苏静翕紧紧拉着自己的领口,挣扎着。
  偶尔的抗拒更能激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宗政瑾见她的领口已经被他拉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一把把最后的遮挡给撕了。
  “别怕,没有人会知道。”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苏静翕自然不再反抗,小小的挣扎能激起男人的征服心理,过多了就等于把这个男人从你的床上给推走了。
  尤其,这个男人还是皇上。
  白日自有白日的乐趣,宗政瑾从来没有试过在白天干这种事,光线更强,看的也更清楚。
  紧盯着身下女人的小脸,看她在他身下层层绽放,一切的神态动作都是因为他,这种美妙不可用言语形容。
  “要到了是不是?等朕一起……”
  加快身|下的动作,频频|挺|送,终于,全都释放出来。
  宗政瑾趴在她的身上,平复身体的余韵,“翕儿怕不怕?”
  苏静翕轻喘着气,“皇上会保护我吗?”
  宗政瑾看着她不说话,僵持了几秒,见身下人的眼里满是失落,这才说道,“朕会保护你,只要你乖一点。”
  苏静翕装作没有听懂他的潜台词,巧笑嫣然,“我会乖乖的,皇上要保护我,要像上次那样来救我,还要赏赐给我吃食。”
  “好。”
  宗政瑾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个小孩子,成日里惦记的也就是些话本吃食罢了。
  “既然想要吃食,那就再伺候一回。”
  …………
  两个人折腾了许久,又用过午膳,宗政瑾才回了紫宸殿。
  苏静翕也不担心,既然他说不会有人知道,那就不会有人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谁敢和皇上过不去。
  这晚,皇上宿在了坤宁宫。
  初一,十五,皇上都会遵照规矩,宿在坤宁宫。
  只是,皇后见已经躺在里侧闭眼似乎睡着了的人,十分无奈。
  有谁知道,皇上早已就不碰她了,每月虽来坤宁宫,两人却是分被而眠。
  没有肌肤之亲,何来的孩子。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已经变的如此陌生了呢,同床异梦,似乎已是习惯了。
  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

2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