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章 笑容

  宗政瑾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她一个人跪在那里,烈阳当空,底下是鹅卵石。
  皱了皱眉,几个大步走过去。
  苏静翕感受到一片阴影笼罩在自己前方,双眸微抬,梨涡轻陷,淡淡的笑了笑,“皇上来了啊?”
  宗政瑾静静的看着她,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哭诉吗?为何眉头都不皱一下?
  “还不起来?”不可否认,他有些微微心疼。
  苏静翕就这么抬头望着他,四目相对,撇撇嘴,“起不来了。”
  宗政瑾弯下腰,扶着她站起来,见她腿软了一下,连忙扶住她,又一把把她抱起来。
  苏静翕也不说话,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
  宗政瑾先是觉得她有些异常的沉默,后来开始感受到自己肩膀那一块的衣襟开始湿了,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苏顺闲等人跟在后面,大气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引来皇上的怒气,只眼神示意旁边的小太监赶紧去太医院请太医。
  两人沉默着回到了醉云坞。
  宗政瑾把她放在榻上,见她额头有很多细汗,自己身上也黏糊糊的,“去多拿些冰块过来。”
  苏顺闲赶紧应了,把候在一旁的听瑶也拉走了,“赶紧去给你家主子打点水来。”
  听瑶也不敢耽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主子是被皇上抱回来的,这个时候也知道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动作麻利的打了一盘水进去,当下立马退了出来,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二人。
  皇上在的时候,主子是不喜其他人在的。
  宗政瑾见她低垂着头,只好说道,“把腿给我看看。”
  苏静翕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有些不安,“皇上真的要看么?”
  宗政瑾见她只眼睛红红的,其他的地方没有什么异常,也不揭穿她,“嗯。”
  说着自己动手把她的裙子撩起来,又把裤子掀起来,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皇上要轻点。”
  宗政瑾点了点头,动作又放轻了许多,只是看到她的膝盖的时候,眼里瞬间云涌,聚集了滔滔怒火。
  “皇上,没事的,真的,其实不太疼,”苏静翕用手捂住伤处,笑意靥靥。
  其实也真的不是特别疼,不是不能忍,只因为她自小皮肤细嫩,身体娇贵,白皙的肌肤配上那些伤处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宗政瑾也说不上来自己此刻到底是什么感觉,她的膝盖早就青紫,淤血聚集在一处,看着很渗人。
  如果是其他的妃嫔,这个时候早该哭了,只为求他的怜惜,而她,却笑的如平常一样,反过来安慰他。
  但他,也只是心疼而已,伤的不在他的身上,痛的也不是他,更多的感觉也就没有了。
  “皇上,太医来了,”苏顺闲站在门口,轻轻说道。
  宗政瑾把她的裙子放下来,“嗯,进来吧。”
  苏静翕再一次佩服了古人的医术,她伤的是腿,太医却不看伤处,只把脉。
  “回皇上,苏小主无甚大碍,只是需把淤血推揉开,之后喝上两贴药,好生休养就无事,”太医跪倒在地,说道。
  宗政瑾点了点头,“你去开药吧,让医女进来。”
  说完准备起身,却不料手被紧紧的抓住,“皇上,我有点怕。”
  苏静翕深知一味的装作无事并不能让男人真的体会到你的痛楚,只有适当的让他知道你的痛,最好是亲眼看着,然而你却愿意为了他忍受着这些,如此,才能让他真的怜惜你。
  果然,宗政瑾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朕不走,就在这里。”
  他没有计较她此刻的不懂规矩,前一刻还在安慰他,后一刻已经害怕的连在他面前自称了“我”都不自知。
  苏静翕强咬着牙,忍受着腿上传来的疼痛,也没出声,只眼泪一颗颗的往下落。
  宗政瑾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似乎也被罚跪过,只是好像也没有她此刻这么疼。
  把她搂在怀里,“痛就叫出来,没有关系。”
  罢了,她只是个女子,而且只有十四岁,尚未及䈂,这些自然不能和他比。
  苏静翕摇了摇头,只把脸深埋在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
  好不容易等这一过程过去,两个人皆已经汗湿,即使屋内已经放了好几个冰盘。
  洗过澡又上了药,苏静翕坐在榻上,有些不好意思,“婢妾刚刚无状了。”
  “无事,你好生养着,这几日不必给皇后请安了,朕明日再来看你。”
  苏静翕作势要下榻,宗政瑾连忙扶住她,“不必行礼了。”
  “那婢妾恭送皇上,”苏静翕似乎心情很好,对着他露了一个大笑容。
  宗政瑾嘴角上扬,还是这样比较好,摸了摸她的脑袋,“嗯。”
  没多久,苏静翕被罚跪在御花园,皇上亲自去抱她回了醉云坞,两人待了一个多时辰,皇上才离开的消息传遍了后宫。
  还没等她们愤恨完,一道贬常婕妤为小仪的旨意由皇后颁了出来。
  一时之间,醉云坞络绎不绝,各宫都派人送来了礼品慰问。
  小仪,从五品,在嫔之下,也是后宫品级的第一道分水岭。
  这夜,皇上宿在了乾清宫。
  第二日,“主子,你还是先喝药吧,”听瑶对躺在榻上,翻着话本的人有些无语。
  苏静翕眼睛未离开,“先放会吧。”
  “主子,这已经又重新煮过一遍了,你再不吃奴婢……奴婢……”说了一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能拿她怎么办?
  以前可以说去告诉夫人,如今,难道说要告诉皇上?
  苏静翕终于移开了目光,“好听瑶,你就让我少喝一回吧,你看,我都已经快好了。”
  “小主,你就昨儿个才喝了一次,今儿也就第二次,你就乖乖听话把药喝了吧?”
  “下次她不喝药就告诉朕,”宗政瑾走进来,按住她的身子,没让她起身。
  苏静翕可怜兮兮,“不可以不喝吗?”
  “要朕喂?”宗政瑾把药碗端起来,动了动勺子。
  苏静翕蹙眉,抿了抿唇,嫌弃的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药碗,“要不皇上喝一口?真的很苦的。”
  宗政瑾冷哼,还从来没有人让他试药的,他也自然不会真的喝。
  “良药苦口,把它喝了,要不然……”要不然能如何?
  “喝完它,朕赏你吃食。”
  苏静翕一把接过来,三两口就喝完了,苦皱着一张脸。
  宗政瑾皱着眉把一旁的蜜饯递给她,不禁怀疑真的有那么苦么?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苏静翕知道他今日会过来,也不会真的以病态不加修饰的仪容示人,尤其这个人还关乎于她今后的前途的。
  宗政瑾拿起一旁的话本,颇为嫌弃的翻了翻,“整日里都看这些能有什么长进?”
  苏静翕也不生气,羞涩含笑,“婢妾只要好好伺候皇上就好啦,小小女子,需那么多长进作甚?”
  “你倒是出息,”宗政瑾被她逗笑,“若是天下女子都如你这般,那巾帼须眉从何而来?”
  “那自然是因为她们不是如婢妾一般,有皇上这个夫君,如此才需她们比男子更为出色啊,”男尊女卑,虽不认可,可是却是事实,帝王的观念更加蒂固。
  宗政瑾摇了摇头,不可否认,被人依赖的感觉很好,“你总是有理。”
  “那也是皇上不与小女子计较啊,”苏静翕巧笑嫣然,眼里更是满满的笑意。
  宗政瑾无奈,她如此说,那他以后岂不是都不能和她计较了?
  小半个时辰过后,宗政瑾离去回了紫宸殿,留下了许多赏赐,并允诺晚上会过来。
  苏静翕心情很好,起码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小主,有几样药材有些问题,”听瑶打开帘子进来,轻声说道。
  苏静翕把玩着手里的玉如意,“是么?”
  听瑶见主子一点也不惊讶,也不奇怪,“主子,都有钟粹宫的灵常在,咸福宫的张淑仪,药材本身没有问题,只是几味药材混在一起会令人中毒。”
  “主子,要不要……”
  “不必,先记着吧,药材处理了,虽是她们送过来的,也不一定就是她们做的,兴许是被他人钻了空子也不一定呢。”
  “是,奴婢知道,”顿了顿,“代夏昨日晚间出去了一趟。”
  苏静翕闻言抬了抬头,“可知道是干什么去了?和哪个宫的接触了?”
  “似乎和钟粹宫的人接触了,”听瑶也不确定,是哪个宫的也不代表就是哪个宫的人。
  苏静翕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又是钟粹宫?真是有趣呢,让人先看好她。”
  “奴婢明白。”
  晚间,皇上如约而至,苏静翕站在门口迎接他。
  宗政瑾才进宫门,就见她只着一身淡粉色衣裙,裙摆上绣了几朵白色玉兰,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支淡粉水晶花簪,略施粉黛,几分随意,几分清纯。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美人当如是。
  苏静翕浅浅一笑,“给皇上请安。”
  宗政瑾嘴角勾了勾,握住她的手把她扶了起来,“你伤还没好,不必行礼。”

2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