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九章 罚跪

  打发了杜宛如,苏静翕继续往回走。
  “小主,你这么做不怕得罪了杜选侍么……”代曼有些担心。
  苏静翕转头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倘若有朝一日,我失宠了,得罪不得罪的从来都只是其次,幸灾乐祸的也不会只有我得罪的人。”
  得宠,没有人敢踩在她头上,失宠,是个人都会来找她的不是,因为从她进宫起,她就已经得罪了她们。
  代曼还准备再说,就听见,声音似乎从远处飘来,“不论我得宠还是失宠,得罪了我的人都不会让他好过。”
  心思转了几转,想明白,连忙说,“奴婢誓死跟随小主,只认小主一个主子。”
  苏静翕拉住她,没有让她跪下,笑了笑,“瞧把你吓的,我又没有说你,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代曼点点头,“奴婢知错。”
  苏静翕应了声,“咱们先回去吧。”
  醉云坞
  “苏小主,你可算回来了,”苏顺闲面目灿烂,扬了扬拂尘。
  “苏公公久等了,”苏静翕走进来,“不知道苏公公前来,可是皇上有什么吩咐?”
  “皇上让奴才给小主送点东西,前些日子上贡的洞庭碧螺春,还有小主想要的话本。”
  当然还有其他东西,只是这两样此刻说出来自然是不同的。
  苏静翕只扫了一眼那些惯常的赏赐,就把目光聚集在那十几本话本上,看着那两大包茶叶露出了笑容,“劳烦公公代我谢谢皇上,天气炎热,还请皇上保重龙体。”
  “自然自然,小主没有什么吩咐,奴才就先回去复命了,”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把那些东西收起来,话本全都拿到内室来,”指挥着人,“天气炎热,每人赏五两银子,仔细中暑了。”
  “奴婢/奴才谢小主赏赐。”
  古代,一两银子是一贯铜钱,相当于后代的天朝300元人民币,这些宫女太监一个月的月银也就两三两银子,当然,这是品级最低的。
  “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苏静翕端着一杯茶,拨动茶盏。
  喝了一口,清香醇厚,芝兰之气,果然是好茶。
  听瑶给她打扇,“回小主,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动,似乎都挺安份的。”
  美人的份例并不多,夏日里的冰块都紧着那些位高得宠的人用了,苏静翕也只晚上睡觉的时候才用。
  “看着安份也不一定真的安份,现在时日还短,你且看着吧,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奴婢明白。”
  这夜,苏静翕还在想着皇上会不会再来她这里,却传来了皇上宿在了灵常在处的消息。
  不仅如此,皇上一连好些天都没有来醉云坞了。
  苏静翕有些纳闷,按理说,皇上对她应该没有厌倦吧?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失了宠,请安的时候,除了时不时的出言刺她几句,大部分的矛头都指向了新得宠的赫连灵雨,只是她们到底不敢做的太过,毕竟人家爹可是肃勇侯。
  当然,除了上官湄,已故长公主的女儿,太后的外孙女儿,“灵妹妹可真是朵解语花呢,听说昨儿个妹妹与皇上闲聊到二更呢。”
  底下的人一时停止了嬉笑嘲讽,私下里探听皇上的行踪乃是大罪,更惶论探听皇上行事呢。
  “好了好了,祺贵人不懂规矩,罚抄十遍《女训》吧,”皇后打着圆场。
  虽然长公主与皇帝不是一母同胞,只是毕竟太后还健在,太后的亲外孙,她不能罚的太过。
  上官湄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哼了声也没说什么。
  “参见皇后娘娘,我家娘娘今日早起身子不太舒服,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特派奴婢前来告罪,还请皇后娘娘恕罪,”一个宫女走进来,跪在地上说道。
  苏静翕知道这是舒贵妃身边的宫女,怪不得人到现在都没有来。
  皇后脸上笑容未变,只是目光冷了许多,“舒贵妃可要紧?可有请太医了?”
  “回皇后娘娘,奴婢出来的时候,皇上已经派太医过来了,舒贵妃还让奴婢叩谢皇后娘娘关怀,”青绮磕了一个头,回答道。
  苏静翕暗暗点了点头,好一个聪明的宫女,既把意思传达到了,又点明了舒贵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让皇后挑不出理来。
  苏静翕注意到皇后的笑容僵了僵,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只是手却紧紧拽着帕子,泛白的手指出卖了她。
  “既如此,那就让你家娘娘好好休养吧,本宫那里还有一支百年老参,带回去给她补补身子吧,”皇后摆了摆手,自有宫女前去取。
  青绮接过盒子,“谢皇后娘娘赏赐。”说完退了出去。
  这一茬过后,皇后明显也没有心思再听她们几个在这里拈酸吃醋了,示意她们都退下。
  苏静翕照常走在后面,慢慢的往醉云坞的方向走,她必须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有哪里惹到皇上了,而自己却不知道?
  御花园,“代曼,怎么走这个方向了?”
  刚才没有注意,竟然走了另外一条路。
  “小主,刚刚你自己走过来的,奴婢以为小主想来赏赏景,”代曼有些懊悔。
  自家小主往这边走,她应该提醒的,只是她看她似乎不太高兴,只以为她想来散散心。
  “算了,来都来了,只是没有下次,”苏静翕甚少踏足御花园,潜意识里觉得这里是个事故高发地带。
  代曼连忙应是,小心的扶着她走。
  御花园,顾名思义,确实有很多漂亮的花,现在虽是夏日,不仅六月雪盛开,还有培育的早菊,海棠,更有许多苏静翕叫不上名的花。
  “呦,苏妹妹也来赏花了?我还以为苏妹妹只待在醉云坞不出来了呢,”背后传来声音。
  苏静翕连忙转身,见是月影轩的常婕妤和杜宛如,“婢妾给常婕妤请安。”
  要说这位常婕妤,也是一位以没脑子著称的奇葩,王府的老人了,入宫后就她只是一位婕妤,其他都是正三品以上。
  只是杜宛如和她在一起,先不论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只是今日她应该遇到麻烦了。
  “本嫔瞧着苏妹妹的规矩似乎不太好呢,”说着围着她走了一圈。
  “苏妹妹当真是一个美人,弱柳扶风,姣花照水呢。”
  苏静翕依旧保持半蹲的姿势,额头已经渗出细汗,她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弱柳扶风,反而比起郁洵美来,她显得有些丰腴。
  “只是皇上似乎不怎么喜欢呢。”
  苏静翕知道还有后招,只是她实在蹲不下去了,腿微微打颤,“皇上不喜欢婢妾,是婢妾福分浅薄。”
  但皇上也不喜欢你啊,你比我更浅薄!
  常婕妤轻笑了一声,“看来苏妹妹很有自知之明啊,不如就在这里罚跪两个时辰吧,也好反思反思。”
  苏静翕跪了下来,“婢妾遵旨。”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还是铺的鹅卵石,跪两个时辰,估计她这双腿要废了。
  常婕妤心满意足的走后,“主子,奴婢陪你,”代曼也跟着跪了下来。
  苏静翕皱了皱眉,“别,快起来,我等会还得靠你回去呢。”
  她跪在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知道苦肉计管不管用。
  坤宁宫
  “娘娘,苏美人被常婕妤罚跪在御花园了,已经跪了一刻钟了。”
  皇后扶了扶头上的步摇,“是吗?”
  金麽麽想了想,“娘娘,要不要去……”
  “哼,”皇后冷哼,“皇上也有好些日子没有去她那了,咱们先看着吧,能不能做颗棋子还不一定呢,本宫可不想要个无能之人。”
  “娘娘,你现在让人帮她一把,不正好可以收服她么?”金麽麽有些不解,帮她一把对于皇后而言,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皇后轻摇了摇头,“先看着吧,本宫知道麽麽的意思,只是即使帮她,本宫也不想抱养她的孩子。”
  “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本宫的二皇子死的有多惨,麽麽不是不知道,抱养别人的孩子,本宫始终不甘心,”皇后面露痛苦之色,每每想起那个夜晚都心如刀绞。
  “娘娘,只是苏美人位份低,家世也不显……”
  “麽麽不必再说,容本宫再想想吧。”
  紫宸殿
  苏顺闲听完小太监的话,愣了愣,又看了看里面,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一直以为皇上对那位是不同的,只是又突然晾了那位这么久,摸不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就试这一次吧。
  “什么事?”宗政瑾正在画画,见他进来,依旧专注在自己面前的这幅画上。
  苏顺闲行了一礼,“回皇上,苏美人被罚跪在御花园,已有一刻钟了。”
  说完头伏地,静静的等待上头的人的反应。
  “嗯。”
  君心难测,苏顺闲见他似乎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正准备退出去,就听见,“你说谁被罚跪了?”
  “回皇上,是醉云坞的苏美人。”
  “摆驾御花园,”手里的朱笔掉落在画上,点点墨迹迅速晕染开,一副快要完成的画立刻被毁。

2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