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六章 请安

  苏静翕故意伸舌头舔了舔他的薄唇,引来他的眉头紧蹙,有些紧张,但还是决定继续做下去。
  只是还没待她继续,他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口腔,苏静翕微微回应他,不到三秒,立刻被反客为主。
  起初有些生涩,不过随即立刻掌握了技巧,触类旁通,其天赋果然异禀。
  宗政瑾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忽然想吻她了,二十几年来,每每有妃嫔侍寝,他从来不会吻她们。
  脸上妆容虽然精致,满脸脂粉,让他看着虽觉得赏心悦目,却觉得很脏。
  他不会去想今晚这次例外是因为什么,只当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睫毛轻颤的人很干净。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良久,放开她,见她频频喘气,胸脯一起一伏。
  动作到底放轻了许多,明明只有十四岁,只是该长的地方还是长的很好。
  苏静翕听他的话,就知道他应该对她还是满意的。
  “皇上也是气宇轩昂,神明爽俊,气宇不凡呢。”
  没有谢他的夸赞,反而也跟着夸了他一句,果然有趣。
  身下动作频动,手下动作也不停,“如此,爱妃就好好感受一番吧。”
  苏静翕秀发早已散乱,额前碎发也被打湿,闻言露出了一个明晃晃的笑容,“翕儿一定好好感受。”
  说完更加努力的回应他,强忍着身下的不适,嘴里也不时的冒出羞人的呻|吟声。
  宗政瑾大笑了一声,“一定让你满意。”
  作为君王,他杀伐决断,果敢勇毅,作为男人,他所要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床上能让他如此尽兴,竟有微微沉沦之意,面前的女人一点也不同于其他大家闺秀一般,没有一点木讷恭顺的意思。
  她的默契的配合,她的青涩的回应,都让他忍不住持续这场欢爱。
  殿内红烛摇曳,帐内激战正酣。
  屋外苏顺闲抬头望了望天,都已经三更了,屋里还是时不时的传出声音。
  作为从小伺候的贴身太监,他自然知道这位君王有多严于律己,凉薄冷性,只是今晚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
  看来,这位苏常在,今后必有大作为啊。
  宗政瑾发泄出来,见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叹了口气,似乎体力不太好。
  “进来,”随意的穿了一件衣袍,想了想,又拿被子给她盖上了。
  几个太监动作迅速的抬了水进来,眼睛也不敢随意乱看,放下东西又连忙出去了。
  宗政瑾清洗回来,床铺已经重新收拾了,人也被擦拭干净了。
  上床,安寝。
  苏静翕睡了一会,就醒了过来,脑袋虽然迷糊,但到底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动了动,准备起身越过睡在床外的人,“干什么?”
  应该是妃嫔睡在床外边的,为了晚上方便随时伺候皇上。
  “时辰到了,婢妾该回去了。”
  如她品级这么低的人,是不可以彻夜留宿在这里的。
  宗政瑾揉了揉眉头,“算了,睡吧。”
  苏静翕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乖乖的重新躺回去,闭眼不出几个呼吸就睡着了。
  宗政瑾听见她绵长的呼吸声,睁开了眼睛,饱含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一睡至天明,宗政瑾醒来的时候,极其不舒服,腰上搭了一只手,灼热的呼吸声也喷洒在他的脖颈上。
  皱了皱眉,动作轻柔的把她的手移开,嘴唇蠕动了几下,到底没有醒来。
  “进来吧,声音轻点。”
  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在这偌大的宫殿里,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其训练有素,可想而知。
  苏顺闲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依旧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人,心思转了几回。
  这还是第一个早上没有起床伺候皇上的人呢。
  苏静翕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瑶,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已经辰时初了,皇上交代了,小主不必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听瑶早在她昨晚没有回醉云坞的时候,就来了朝露殿。
  苏静翕眨了眨眼睛,强忍身上的酸痛,“伺候我梳洗吧。”
  虽说皇上体谅她,不必去给皇后请安,但如果她真的敢这么做,恃宠而骄的名声应该不久就会传出来了。
  那她,离死也不远了。
  好在听瑶过来的时候,已经给她带了好几套衣服并首饰过来。
  挑了一件烟霞银罗绣花绡纱换上,乐游髻并几支钗子,简简单单,既不出挑也不失礼。
  用过早饭后,就带着听瑶往皇后的坤宁宫走去。
  品级太低,没有轿撵,只能靠走,每走一步,都加重了一分要往上爬的决心,起码得混到有交通工具的地步吧。
  好在朝露殿离坤宁宫不远,远远的就看见几位妃嫔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走过来。
  行礼,“婢妾给娘娘请安。”
  “呦,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常在啊,”淑妃尖笑了一声。
  苏静翕依旧是半蹲着,闻言也不恼,“回娘娘,正是婢妾。”
  淑妃看了一眼站立在旁边的杨嫔,心里冷哼,也不想和她计较,“起吧。”
  “走吧,给皇后娘娘请安迟到了就不好了。”
  苏静翕和杨嫔皆应是。
  苏静翕静静的跟着他们往坤宁宫走去,努力减少存在感。
  当今圣上,名为宗政瑾,年二十六岁,六年前登基,守国孝三年,之后又已国库空虚为由,暂停一年选秀。
  又三年,刚好轮到了苏静翕。
  年十三至十七的正七品以上的官员家眷才有资格参与选秀,选出来的自然是风华正茂的女子。
  太后并非皇上生母,自小抚养皇上长大,二人之间的情分似乎很深,只是她长年居于慈宁宫念佛,不理后宫诸事。
  虽然皇上没有大规模的组织选秀,但是宫里的妃嫔也并不少,十余人。
  大部分都是跟随皇上从王府出来的,年岁都已大,自然比不过苏静翕这些新进宫的。
  只是,她们有根基,有经验。
  后宫之中,隐隐分为两大派系,分别以皇后和舒贵妃为首,还有一些明哲保身,或是没有恩宠的。
  皇后先后育有二皇子,大公主,二皇子三岁夭折,其父是当朝宰相。
  舒贵妃两度怀孕皆流产,原因不明,至今没有子嗣,其父为正一品太师。
  两人父亲在朝堂上也早就是水火不容,分别为两大派系之首。
  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前朝后宫从来都是一体,妃嫔与母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恍惚间,跟随着淑妃进入了坤宁宫,金麽麽出来,“给几位主子请安。”
  苏静翕却不敢实受她的这个礼,皇后的奶麽麽,其身份虽只是个奴才,可是目前看来,比她的能力大多了。
  “金麽麽快快请起,”淑妃伸手虚扶了一把,即使她是舒贵妃的人,却也不敢真的得罪金麽麽。
  金麽麽脸色未变,坚持行完一礼才起来,“主子娘娘们厚爱,奴婢却是不敢不规矩。”
  “皇后娘娘还在用早膳,还劳烦各位主子前往偏殿等候。”
  说完行了一礼,才退下。
  苏静翕跟着她们走进去,只是是走在偏后的位置。
  楚周国妃嫔等级极其严格,初次选秀,最高封的也不过是良娣,皆为从五品以下。
  后宫等级更是森严,五品是一个坎,五品以上可居于一宫偏殿,称本嫔,而不是如苏静翕现在自称的婢妾。
  找到自己的末首位置坐下来,闲闲拨动手中的茶盏。
  “难为苏妹妹起的这样早,前些日子,阮妹妹伺候皇上可是迟迟没有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呢,”湘婕妤看了一眼她,又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阮美人。
  一句话看似是在挑阮美人的刺,不懂规矩,却也是在给她拉仇恨。
  没办法,谁让她昨晚侍寝了呢。
  苏静翕放下茶杯,“姐姐说的是,只是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妹妹的福分,即使皇上体恤,妹妹却不敢推却。”
  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规矩,即使皇上体谅,来不来,依旧在个人。
  “湘婕妤这是在质疑皇上了?”湘婕妤是皇后的人,淑妃一向是逮着错就不放。
  淑妃曾孕育大皇子,只是八个多月的时候生下了一个死胎,从此再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多少恩宠。
  但好在她爹是从一品太傅,皇上亦对她有几分同情,给了她淑妃的位份。
  仗着位份,在这后宫很是刻薄,只是皇上不计较,也就没有人敢拿她怎么办。
  湘婕妤咬了咬嘴唇,“瞧淑妃姐姐说的,嫔妾刚刚也只是在打趣阮妹妹,还道苏妹妹规矩好呢。”
  话音才落,还没待其他人反应,贤妃就陪着皇后从一侧走过来。
  “给皇后娘娘请安,”众人皆行礼。
  皇后快速的扫了一眼下方的众人,皱了皱眉,看见苏静翕,又轻笑了一声。
  “都起来吧,”顿了顿,“皇上今早还派人来说,苏妹妹昨晚伺候累了,今日可以不用来请安,没成想,妹妹却来的这般早。”
  苏静翕走出来,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婢妾给娘娘请安是婢妾的福分,还望娘娘恕罪。”

2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