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四章 入宫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苏氏静翕,性行温良,秀外慧中,特封为正七品常在,赐居关雎宫醉云坞,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苏家众人皆跪在地上,齐声高喊。
  苏书砚从地上起来,给宣读圣旨的公公塞了一个荷包,却也不打探消息。
  那公公不露声色的掂了掂,塞进了袖子里,对苏静翕客气道,“按照小主的品级,是可以带一个丫鬟进宫伺候的,还请苏小主好好准备,随后随咱家进宫吧。”
  果然从宫里出来,个个都是有脑子的。
  “烦请公公稍等,”苏静翕低眉敛眼,一副温顺之态。
  那公公行了一礼,“不敢不敢。”
  苏静翕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又重新梳了一个发式,和她娘稍稍拜别之后,也不敢多待,直接去了前厅。
  有外人在场,话也不好多说,重要的话昨天已经说过了,微微点头,苏静翕转身上了一顶轿子。
  从此,她的四尺天地就只在这深宫里了。
  正红朱漆大门的顶端悬挂着一块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提着三个大字“关雎宫”,再往里走去,正殿遥遥可望见那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和玉石堆砌的墙板。
  苏静翕跟着公公从一旁的一条石阶小路通往后方的醉云坞。
  “苏小主,这便是醉云坞了,”领路太监停在了一侧,微弯身说道。
  苏静翕使了一个眼色,听瑶立马塞了一个荷包给他,“还请公公指点一二。”
  “不敢不敢,”领路太监也不推却,接过荷包,“这关雎宫目前只有苏小主一个人居住,早间也不必去请安了。”
  这算是卖她一个好了,初入宫廷,是否得宠,都不得而知,广结善缘总是没错的。
  “关雎宫后有一片桃树,只是如今已经过了花期,不过莲花湖离这里也不远,苏小主有空可以去看看。”
  “有劳公公了,”苏静翕闻言点点头。
  等领路太监行礼退后,苏静翕才抬腿迈进了醉云坞。
  从殿中省分过来的奴才已经到了,见她进来,连忙跪倒在地,“奴婢/奴才给小主请安。”
  苏静翕也不急着叫他们起来,坐在桌子旁,接过听瑶倒的一杯茶,也不喝,轻轻拨动着茶盏。
  底下的人也知道她这是在立威,皆大气不敢出,头低垂,看着地面。
  半响,“都起来吧,”苏静翕说完就去了内室,也不说让他们怎么做。
  听瑶跟着她进去,“小主,你就这样啊?”
  “先这样吧,看看再说,”苏静翕打量了一下自己以后的房间。
  四尺宽的木床,床上是捻金银丝线滑丝锦被,攒金丝弹花软枕回纹云锦华帐,一旁有一张湘竹榻,并一套黄梨木雕花桌椅,以及同式梳妆台。
  东西不多,但是也不少了,区区一个常在,却也可以用到这么多好东西,果然,皇家出手就是不一样。
  “以后这内室,暂时只有你可以进来。”
  听瑶闻言福了福身,“奴婢遵旨。”
  “好了,你我主仆,自然不同于其他人,你要记住,不论我今后对谁如何,与你总是不一样的,”苏静翕自知有些话还是应该说清楚,不必要的误会有时候就是因为把话憋在心里才产生的。
  听瑶又福了福身,“奴婢知道。”
  “好了,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必那么多礼,”苏静翕看着她这个样子都觉得累。
  “奴婢……”
  “行了,跟我出去看看吧,”苏静翕及时打断了她。
  出去外厅,已经只有两个宫女和一个太监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其余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奴婢/奴才拜见小主,”三人皆行礼。
  苏静翕没再为难他们,“起来吧,其他人呢?”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其中的一个宫女站出来福了福身,“回小主,小福子去御膳房给小主拿点心了,小顺子去外面洒扫了,春兰去给小主摘花瓣了。”
  “你们呢?”苏静翕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随意的扫了扫他们。
  夏兰却觉得炎炎夏日从脚底冒出一股凉气,稳了稳心神,“回小主,奴婢们在此等候小主的吩咐。”
  “不是怕我怪罪你们?”
  “奴婢/奴才不敢,”三人连忙跪下。
  苏静翕双眸微抬,“行了,起来吧,他们回来了,让他们皆在外面罚跪半个时辰吧。”
  不理会他们惊讶的眼神,苏静翕转身进了内室,“我想歇息一会。”
  听瑶伺候着她净了脸,待她上了榻,跪在一旁给她打扇。
  苏静翕才刚进宫,一些份例还没有送过来。
  “不用了,把窗户开开吧,你去歇会,”苏静翕眼睛未睁开,说了一句。
  听瑶应了一声,她知道她需要的最基本的就是服从。
  苏静翕眯了一会,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午时一刻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如果不是陡然发现周围环境的变化,她差点以为她还是在家里。
  摇了摇头,收拾好自己走了出去,那三人依旧在这里,门外是另外三人在跪着。
  向听瑶使了个眼色,待他们三人进来,依旧跪在地上,“你们知道错了?”
  其中的一个太监磕了一个头,“奴才不知道错在哪,还请小主明示。”
  “有谁能告诉他错在哪了?”苏静翕拨动茶盏,喝了一口,不算上好的龙井。
  “奴婢们不该擅做主张,”春兰有些紧张,但还是开口说道。
  苏静翕轻笑,“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出去?”
  “奴婢……奴婢只想讨小主欢心,”春兰有些害怕,还是决定说真话。
  “那你觉得你讨我欢心了吗?”
  “奴婢……奴婢不知……”春兰冷汗直冒,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看来之前打探的消息都有误。
  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跟着一位厉害的主子,也不愿意跟着一位无能的主子,敛了敛心神,“奴婢该死,以后一定听从小主的吩咐。”
  苏静翕把杯子放在桌上,弄出了一点声响,在这房间显得很突兀,“你们还有人有话说吗?”
  等了片刻,“奴才知错,以后一定尽心服侍小主,”小福子说道。
  随即,其他人纷纷表态。
  “好了,以后小福子就是咱们醉云坞的首领太监,该做什么你都清楚,至于小顺子和小安子就跟着你,记住,出了什么事我都会先找你的。”
  “至于你们三个,分别叫代曼,代青,代夏吧,”指着改名为代曼的春兰,“你跟着听瑶一起伺候我,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
  说完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把你们以前是在哪个宫的,跟过哪个主子都写下来,还有你们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家住哪里全都登记造册,就由小福子和代曼负责吧。”
  “记着,只有我好了,你们才能好,我即使再不济惩罚惩罚你们还是可以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连坐了,你们想做什么还是掂量好了。”
  底下跪着的六人皆头冒冷汗,他们卖身进宫,就是为了家人,尤其是太监,如今唯一的念想也只有家人了。
  这个主子,真的忍不起啊。
  坤宁宫
  金麽麽给皇后端了一杯茶,将刚才发生在醉云坞的事当作一个笑话讲给了皇后听,“果然是年纪小不懂事啊。”
  “年纪小么?”皇后接过茶喝了一口放在了桌上。
  “她这样做,到底是震慑住了下面的人。”
  “娘娘不用担心,苏常在只是一个刚进宫的,娘娘想惩治她易如反掌,”金麽麽安慰道。
  皇后随即想到什么,“是啊,她只是个刚进宫的,本宫真正的威胁是乔静姝,皇上昨晚又宿在了她那里。”
  乔静姝,舒贵妃,爹是当朝正一品太师,从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两个人在王府开始争宠,至今早已是不死不休。
  “娘娘不用急,舒贵妃再得宠终究没有子嗣,也终究会老去,到底是比不过这些新进宫的姑娘们。”
  “麽麽说的是,本宫该给皇上提个醒了,雨露均沾才是,”皇后扶了扶头上的步摇,笑道。
  紫宸殿
  苏顺闲站在下首,缓缓给皇上报告今天上午后宫发生的事,说到醉云坞的时候。
  “苏常在?”宗政瑾继续翻着奏折,头也未抬起。
  苏顺闲伺候了他这么久,自然知道他的脾性,不说七分,三分总是有的。
  当下也不含糊,“回皇上,正是苏常在,就是翰林院侍读苏书砚苏大人之女,今天上午刚入宫。”
  “她这一招使得不错,”宗政瑾倒是想起来她是谁了,他可没有忘记她临走前看他的一眼。
  有趣。
  苏顺闲有些猜不透他的意思,顺着他的话,“可不是,既震慑住了下人,又知道哪些人暂时可以用,让人不敢生出反叛之心。”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这招很好?”
  苏顺闲连忙跪下,“奴才不敢。”
  妄议后妃也是大罪。
  宗政瑾提笔在奏折上写了几个字,扔到一边,“行了,起来吧。”
  “谢皇上,”苏顺闲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皇上,如今是越来越喜怒难辨了。

2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