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三章 初次进宫

  车外驾车的两位小厮疑惑地看了对方一眼,那意思同样是问对方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王爷也会这样笑?
  马车一转弯拐进了繁闹的大街,车外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听的钱沫沫心里痒痒的,一心想坐到车窗边去看看吧怎奈却被夜殇紧紧控制在他怀里,自己又不好开口,怕他笑她没见过世面。
  钱沫沫烦躁不安地扭动着身子,刚动了没几下她便感觉夜殇的呼吸有些不对劲了,而她的身下好像也有什么东西起了变化,生生顶着她。
  钱沫沫立即停止动作,四肢僵硬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怎么不动了?沫儿不是意在诱惑本王么?本王不在意在这里......”
  夜殇沙哑着嗓子轻轻地在钱沫沫的耳边呢喃,那声音带着容易让人沉迷的引诱。
  “谁…谁诱惑你了?别乱…唔呜…!“
  慌乱中钱沫沫本打算使劲推开夜殇贴着她耳际的下巴,谁知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夜殇的薄唇给堵了回去。
  一张带着情欲的薄唇在她的红艳上辗转旎嫙,脑后的大手让她躲都没地方可躲。
  “嘶!你居然敢咬本王!“
  夜殇伸手摸了摸已经出血的嘴唇,他做梦也没想到钱沫沫胆敢咬自己,平日里哪个女人见了他不是死缠烂打地粘着他的,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是个例外!
  欲擒故纵么?夜殇的唇角飘起一抹邪魅,不达眼底的笑意让钱沫沫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看什么看!咬你怎么着?你自找的!”
  钱沫沫就像个纸老虎一般冲夜殇发狠,可惜颤抖的话语早已出卖了她,整理一下衣服钱沫沫坐到了离夜殇最远的地方,还时不时地偷偷瞟他一眼,防备之意不言而喻。
  坐在一边的夜殇看钱沫沫如此防备于他,便也没了兴致。正襟危坐地闭目养神起来。
  马车又走了一段路,钱沫沫见他也不曾睁眼瞧她这才稍稍舒了一口气,注意力很快便又被车窗外的叫卖声吸引过去了,几次抬手她想掀开窗帘瞧瞧外面,可又怕惊动了夜殇。
  最后,钱沫沫咬咬牙刚拿定主意要去掀开窗帘瞅瞅,被夜殇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打断了,那小心脏扑扑直跳,感觉都有可能负荷过大停跳的危险。
  “方才你为何不肯踩小喜子的背上车?”夜殇眼都没睁冷冷地向钱沫沫抛出一个问题。
  “啊?什么?”
  被吓到的钱沫沫一时间根本没意识到夜殇问她的是什么,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什么问题,而夜殇似乎也很有耐性依旧闭目养神。
  “我为什么要踩他的背上车?就因为他是奴才?呵呵...真替你们悲哀!奴才怎么了?奴才也是人,也是爹生娘养的!”
  “难道就因为他出生的家庭不好就活该是奴才?谁又想天生就做奴才?你不就是有个身世好点的爹….嘛!”
  钱沫沫这话一开头就收不住了,仿佛想要将对夜殇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出来一般。直到她说的最后一句成功将夜殇激得睁开双眼,这才打住。
  其实夜殇也只是微微地睁开眼轻瞟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想要活命就管好你自己的嘴,有些时候本王也不一定能救得了你!”话毕又闭上了眼睛继续养神。
  一瞬间,钱沫沫被夜殇气的坐在一边使劲地缴着手中的帕子。虽然知道对方这是好意提醒自己,可钱沫沫就是看不惯他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越想越生气的钱沫沫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她那小暴脾气,使劲一拍身边的座位,大声道:
  “我说错了吗?明明可以借助死物做的事情,为什么偏偏要让人去做?难道在马车后面带个凳子上下车就那么让你这个九王爷丢脸?没人性!”
  钱沫沫越说夜殇的脸越黑,仿佛罩了一层黑纱一般吓人。良好的修养让他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骨节都泛着白光。
  猛然睁开的双眼怒火早已将他的双眸再次染红,眸子里倒映着钱沫沫的身影,而这身影也正处于这怒火之中。
  “主子,到了!”
  马车外,小顺子和小喜子齐声说道。他们之所以敢这个时间说话,一是感觉钱沫沫在王爷眼里应该是特殊的,这要换别人早死几个来回了。二是为钱沫沫不嫌弃他们是下人,为他们下人说话而从心里喜欢她。
  在外面驾车的他们早就将车内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大概,只是作为下人,他们能帮钱沫沫只有这么多。
  马车内,夜殇狠狠地瞪了钱沫沫一眼猛地起身用力掀开车帘,越过跪在地上的小喜子,一个纵身跳在了地上。
  身后的钱沫沫瞧夜殇气的那个样子,心里早乐开了花。心说道:“瞪吧瞪吧!小心眼珠子掉地上去,你就使劲瞪,反正我身上也不会少一块肉。”
  心情愉悦的钱沫沫完全忘记自己脚上的伤了,也想学着夜殇的样子潇洒地下车。
  岂知一脚踏出钻心的疼痛便顷刻袭来,本来准备一跃而起潇洒落地的她直直地向车下的大地扑去。
  “啊!……”
  刚下车抬步就准备走的夜殇被突然的一声尖叫外加身后异常的气流涌动定住了脚步,第一时间转身接住了下落的钱沫沫。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尴尬。彼此仿佛像触电了一样,相视的目光一下子同时跳开。
  夜殇假意咳嗽了一下说道:“小喜子,以后在马车后面放张矮凳,人凳之事即日废除,九王府所有人一视同仁。“
  说完,夜殇便转头向皇宫走去。一身紫色面料暗修苍鹰的衣服将他修长的身形修饰的更加挺拔,剑眉凤目,薄唇微泯,逼人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刚才….谢谢你!还有….还有你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那么多人看着呢!“
  钱沫沫不好意思地低个头喃喃道,微红的双颊似是熟透的苹果一般香甜诱人。看的夜殇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似乎都是她身上的香甜,淡淡的,不似那些女人一身的脂粉味。
  “你今晚想住在宫里?“夜殇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开口。
  “啊?不想!我可不要住在宫里!这地方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钱沫沫立即使劲地摇头,让夜殇感觉这宫中好像有怪兽一般。不过,他也不喜欢这,亲兄弟之间就像千古死仇,毫无亲情可言。只是他却又觉得只有掌握这里才会将那种不喜给抹灭。

4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