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六章 策马而归

   夜殇看着怀中露出甜甜笑容的小女人,那抹微笑似乎带有魔力一般,让他心情莫名的很温暖,好心情的他嘴角也微微地翘了起来。
  “不用轻功是为了给你留下能走的路!只是最后还是…算了,抱紧本王!”
  说罢,夜殇也不管钱沫沫是否听明白,运起轻功唰地一下穿过水帘,向下飞去。如你所猜,这水帘的外面就是百尺深渊。
  “什么啊?我都没有听……啊!~~~”
  那句话也是等钱沫沫很久以后才反应过来是说地宫甬道里的事情,不过眼下受到惊吓的她也只会发出凄厉如鬼的叫声了。
  瀑布的下面是一个深水潭,而此时夜殇早已落在水潭有一会儿了,可是闭着眼睛紧紧抱住他的钱沫沫即使掉入水中,从水里露出脑袋的瞬间也没有忘记停止尖叫。
  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四名九王府暗卫与一名青衣男子,看着主子怀里尖叫的女子,以及主子若有似无的浅笑,纳闷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到底了!”
  夜殇见钱沫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低头在她耳边轻声提醒着。
  “啊~啊?!…”
  在钱沫沫几个变调断档的“啊”字之后,她才明白过来!刚睁开眼睛,肚子就咕噜噜地又叫了起来!估计刚经历完高空坠落的刺激后,又马上能因为饿而肚子咕咕叫的也就她了。
  夜殇再次破功,哈哈大笑起来!母妃为他招来的这位圣女真的很…嗯!很特别!找不到比这个更合适的词了。
  旁边站着的几人哪里见过主子这般开怀大笑,一个比一个嘴张的大,以往的主子可是连嘴角都极少翘起过的,今天却为怀中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如此开怀,他们受到惊吓了,强烈的惊吓!
  发现还有别人看着她的钱沫沫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有些恼羞成怒地吼道:“笑!笑什么笑!就你牙白啊!你试试两天不吃饭!你肚子也会饿的咕咕叫!哼!”
  你以为她想啊,穿越过来前,她一天都在惦记着那部电视剧,根本没什么心思吃饭还工作了一天,来到这里应该有一天了,她能不饿么?
  想到自己来到这里后受到的惊吓与意外失身,还有可能以后都无法继续追的剧,以及眼前这个嘲笑自己外加喜怒无常的男人,钱沫沫越想越憋气。
  忍不住眼底慢慢升起水雾,“哇”地一声痛哭出声。
  人有的时候其实就是这样,只要没有发泄口永远都忍得住,一旦找到了发泄口就怎么也停不下来。
  在场的六个男人全都被这惊天动地的哭声石化了,最可怜的就是那四位暗卫了。
  从主子的开怀大笑,那位女子的大胆怒喝,到最后震耳欲聋的哭声,他们四个早已经彻底大脑当机了。
  看着怀里痛哭流涕的女人,夜殇带有笑痕的脸立即黑了下来,整个人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哭声与眼泪让他心如刀绞,难道这就是吸食了她血液的缘故?手足无措的他只好点了她的睡穴来停止这种痛。
  “西蒙!”
  “是,王爷,惊雷已经在林外等候!”身穿青衣的男子上前一步拱手躬身回答。
  不在理会众人,夜殇阴沉着的脸犹如千年寒冰,抱着钱沫沫大步流星向林中走去,刚走出两步,又站定身形头也不回的说道:“把刚才看到的忘掉!”
  “遵命!”
  身后的五人齐声躬身回答。
  抱着怀中安然沉睡的女子,夜殇在密林里左右穿行,显然这座树林里是布了阵的。
  盏茶时间,夜殇便从树林里飞身而出,身后紧跟着四名暗卫,其中两人还架着名曰西蒙的男子。
  没有多余的命令,没有多余的动作,夜殇等人与守候在林外的士兵汇合后,在夜殇的带领下齐声上马,动作惊人的一致,足见平时的训练严格。
  几十人策马扬鞭的场面不是一个现代人能轻而易举见到的,钱沫沫就是这样,这么恢弘的场面她却在夜殇怀中沉睡着错过了。
  即使睡着的她,睫毛上的泪珠也不曾离去,在阳光的照耀下犹如钻石一般耀眼,深深地刺痛了马背上的另一个人。
  一路风驰电掣,尘烟滚滚。众人在黄昏时间终于回到了九王府。
  “鬼…鬼啊!啊!…”
  当夜殇翻身下马抱着钱沫沫走进王府大门的那一瞬间,本来平时就畏惧他的门房此刻看到刚下葬不久的他,立刻鬼叫着向内院跑去。
  顺着那门房跑出去的路线望去,地上明显有一种液体延伸过去。
  夜殇看看被吓尿的门房眉头又紧三分,头也不回地说道:“西蒙,九王府何时有这等胆小如鼠的下人了?”
  “是,臣,立即去办!”可怜的门房就这样丢掉了自己的饭碗。
  随着夜殇向内院的前行,陆续不断的鬼叫声震耳欲聋。而夜殇的周遭则已冰冷的能结出冰碴。
  因为惧怕别的皇子知道九王爷可以复活,而从中作梗打断计划,所以除了夜殇的母妃湘妃,西蒙以及四名暗卫外并无他人知晓,这才导致府里的人有如此反应。
  “西蒙,命人去把李太医请来,她的脚受伤了!还有,让厨房准备一桌好菜!”
  夜殇轻轻地将钱沫沫放到床上,向身后的西蒙吩咐。跟随他们回来的四名暗卫,早已隐入角落,一般人是不会发现他们的。
  “是,王爷,臣这就去,王爷,隔壁已经为您准备好了热水,您可以先去沐浴!之后还要先进宫去见湘妃娘娘。”
  “嗯!”
  西蒙见王爷虽已答应人却不动,也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去办王爷吩咐的事去了。
  不是夜殇不动,而是抱了一天钱沫沫的他双臂早已麻木,没有任何知觉了,将钱沫沫放到床上后,便运功来疏通有些阻塞的经脉。
  看着床上的人儿,夜殇突然感觉自己的怀中有些空落落的。甩甩已经无碍的双臂,夜殇对着空气命令道:“朱雀,你留在这里,不要让后院那三个女人靠近她!”
  “是,属下遵命!”
  也没见夜殇离开屋子,就突然的消失在了空气中,转瞬他便出现在隔壁。
  看看身上的丧袍想到多日躺在地宫里的身体,夜殇并没有脱衣服,而是直接用内功将衣服震碎,迈步滑入了汤池之中。
  夜冥王朝,本王又回来了!
  一抹精光从夜殇那双酒红色的眸子里一闪而过,嘴角微翘的他接着闭上双眼,享受着片刻的惬意。

4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