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四章 古墓老猫

  文化所的那份工作一直以来都令左登峰引以为傲,母亲也一直是他最大的牵挂,丢掉了工作,失去了母亲,这双重打击令左登峰痛苦而失落,加上往返途中受了风寒,回来之后左登峰就病倒了,病的很重,接连几天都没下炕。
  在此期间巫心语一直在细心的照顾他,虽然巫心语经常将米饭做成稀饭,将玉米饼子烙的半熟,左登峰仍然感受到了她那份贴心的关怀。男人在伤病期间总是很失落,谁在这段时间照顾了他会令他感念至深,因此等到左登峰三天之后从炕上爬起来的时候对巫心语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层,这是一种相濡以沫的感情,平和而厚重。
  下炕之后左登峰发现巫心语正坐着蒲团在灶下烧水,锅灶旁的地上放着一只母野鸡。
  “起来啦?”巫心语抬头微笑。
  巫心语甜美的笑容令左登峰心神一荡,这几天的卧床休息令左登峰休养了过来,再次有了亲近的想法。不过这种想法一经浮现便被心中的丧母之痛压制住了,虽然母亲已经去世很久,但他是近日才得知的,按理应该守上三七以尽孝道。所以左登峰打定主意,三七之内不会碰巫心语,不然会在自己心中留下无名的阴影。
  “哪儿来的?”左登峰抬脚踢了踢那只野鸡,发现野鸡还没有完全僵硬,这说明它死去的时间并不长。
  “十三叼回来的,它会打猎了。”巫心语伸手指着猫窝里的十三。
  左登峰转头看向十三,发现十三正安静的趴在窝里看着巫心语,十三感受到左登峰的眼神,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将目光又移向了巫心语。
  左登峰疑惑的盯着十三,十三的体型很大,这种体型完全可以捕杀野兔甚至是狍子,可是野鸡是会飞的,十三是如何逮到它的呢?
  带着满心的疑惑,左登峰拿过那只野鸡,检查过后发现野鸡的颈部一直到下腹有着几道深深的伤口,这一发现令左登峰很是吃惊,野鸡致命的伤口在下腹就说明十三并不是趁野鸡没起飞时捕捉的,而是在野鸡起飞之后自下而上发起攻击的,母野鸡体重较轻,飞行速度和飞行高度都优于公野鸡,十三能捕捉到它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十三反应速度很快,在野鸡没有飞高之前将其抓了下来。另一种可能就是野鸡是在飞行的过程中被十三抓下来的,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野鸡的飞行高度大约在三到四米,十三体重不轻,应该蹿不了那么高。
  这个问题令左登峰很感疑惑,不过随之又有一个新的疑惑泛上了他的心头,那就是一般的动物在抓到猎物之后都会当场进食,十三怎么会将猎物带回来?
  “十三,这是你抓的吗?”左登峰拿着野鸡冲十三开了口。
  十三闻言抬头看了看左登峰,随即将视线移开了。十三跟寻常的猫很不一样,它很安静,很少发出喵喵的叫声,它从不乞食,也不愿运动,沉默而安静。
  “它又不会说话,你让它怎么回答?”巫心语舀出热水从左登峰手中拿走了野鸡。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左登峰疑惑的盯着十三,十三并未与之对视,而是安静的盯着巫心语手里的野鸡。
  “你看你,一只猫能有什么来头。”巫心语摇头微笑。
  左登峰闻言不再说什么,撸起袖子接替了巫心语的工作。在热水之中将野鸡羽毛扒光之后,左登峰发现野鸡腹下的骨头已经断了,断裂的位置恰好在那几道伤口的内侧。本来将野鸡剖腹需要用刀的,此刻直接用手就能撑开胸腔。
  “你来收拾,我看看十三的爪子。”左登峰将那只还没有处理完的野鸡递给巫心语,转而走向猫窝抬起了十三的前爪,十三见状微微用力想要收回前爪,左登峰强行抓住了没让它缩回去,十三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不再试图挣脱,任凭左登峰仔细端详它的爪子。
  十三的爪子也有爪鞘,这是猫科动物的特征,但是十三的爪鞘和缩于爪鞘里的爪子都是红色的,这与寻常家猫的灰白色迥然不同。左登峰以拇指和食指捏出了十三爪鞘里的爪子,发现它的爪子弯曲的幅度比家猫要小,但长度要长很多。此外,爪子的色泽很娇艳,这说明这些爪子是近期才长出来的。
  “它以前的爪子被磨光了,这些是近期才长出来的。”左登峰放下了十三的前爪。
  “十三的爪子这么硬,怎么会磨光呢?”巫心语掏出了野鸡的下水放在十三的食盘里,十三见状离开猫窝过去进食。
  左登峰闻言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脑海里整理先前的一些细节和今天的发现。刚开始发现十三的时候,它身上附着了厚厚的灰土,这说明它先前在某个密闭的环境中呆了很久。那时候它的身上还没有御寒的绒毛,通过这一点可以得知它所处的那个环境相对温暖。还有就是发现它的时候它极其瘦弱,这就说明它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进食。此外它脖子上的项圈上刻着的十三阴阳四个字,阴阳一般与玄学挂钩,有生死之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十三本身,左登峰从未见过它这样的动物,这就说明十三这个物种在现代已经灭绝了,综合所有线索,左登峰得出了一个令他寒毛直竖的结论.
  “十三是从一座古代的坟墓里爬出来的。”左登峰冲着巫心语正色开口。
  “为什么这么说?”巫心语闻言大感意外。
  “它在坟里待了很久,所以身上才会有大量的灰土。坟墓里温度较高,所以它的身上才没有过冬的绒毛。咱们发现它的时候它很虚弱,那时候它应该刚从坟墓里钻出来。它红色的爪子异常锋利,甚至能抓断坚硬的野鸡骨头,这么锋利坚硬的爪子都被磨光了,说明它先前挖掘了很长时间的硬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在它挖洞离开古墓的时候磨光的。”左登峰出言解释
  “十三好可怜。”巫心语女孩儿心性,听完左登峰的解释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同情。
  “我先前说过埋怨它的话,它立刻就离开了,咱们把它找回来之后我喂它兔子头它都没吃,这说明它生气了。咱们一直照顾它,它感激咱们,所以在我生病的时候才会外出抓捕猎物。这些都说明十三很聪明。”左登峰虽然在跟巫心语说话,但是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正在进食的十三。且不管十三是从哪里来的,单凭它带回野鸡这件事情,左登峰就能判断出它本性不坏,因为它懂得报恩。
  “你看你,说的它都不吃了,快吃吧。”巫心语抚摸着十三的脑袋。
  “十三,我知道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我如果说对了,你就冲我点点头。”左登峰看着十三正色开口。
  左登峰说完之后,十三并没有反应,而是低头缓慢进食。
  “你说了那么多,它怎么能全听得懂啊。”巫心语接口说道。
  “它脖子上的项圈至少也有三千年的历史,这说明十三至少也活了三千年,活了这么久,肯定非常聪明。它刚从古墓里逃出来的时候可能听不懂咱们的话,因为古代的语言跟现在有很大区别,所以咱们之前说话的时候它才会过去听,它听的目的就是熟悉并了解咱们的语言。现在咱们说话的时候,它已经不过去听了,这就说明它学会了。”左登峰分析着说道。
  左登峰说完这番话,十三停止了进食,转身抬头直盯着左登峰,眼神之中透着强烈的不安。
  “十三,你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吗?听得懂就点点头。”巫心语探手抚摸着十三的脑袋。
  十三并未抗拒巫心语的抚摸,目光也没有从左登峰的脸上移开。
  “我们是好人,我们不会害你的,也不会把你的秘密告诉任何人,你如果愿意可以一直跟我们住在一起,如果不愿意可以等到天气暖和了之后离开这里。”左登峰冲十三开了口。
  “十三,你如果听得懂我们的话,你就点点头吧。”巫心语随之开口。
  左登峰和巫心语说完之后,十三一直没有动作,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犹豫和疑惑,许久过后眼神逐渐变为信任和柔和,随后竟然真的冲二人点了点头。
  尽管二人先前早已经猜到十三听得懂人话,但是见它真的点头了,还是大感惊讶。
  “你真的是从古代的坟里逃出来的吗?”巫心语率先反应了过来。
  十三闻言再度点了点头,这次没有犹豫,这表示它对左登峰与巫心语已然有着绝对的信任,这份信任并不盲目,而是经过了它数个月的观察才做出的决定。
  “你是猫吗?”巫心语好奇的抚摸着十三的脊背。在巫心语眼里十三就是一只猫,她也不希望它是别的动物。
  十三听到巫心语的话后犹豫了片刻,随之摇头发声“喵。”
  “十三到底是不是猫?”巫心语疑惑的看向左登峰,十三摇头表示它不是猫,但是发出的却是猫的叫声,这把巫心语搞糊涂了。
  “我哪知道,你就当它是猫吧……”

11人打赏,最高打赏8888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