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一章:兵王归来

  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角落,望着窗外青翠的山坡,楚鹰心中思绪万千。
  离家的十六年,前十年在山上接受那老家伙地狱式的魔鬼训练,后六年满世界征战,当年的雏鹰已经蜕变成搏击长空的雄鹰。
  但雄鹰也是鸟,倦鸟知还,于是楚鹰便放弃过往的一切,只身返回这个朦胧记忆中的家乡。
  “噗……”一股臭气从后排散发出去,逐渐弥漫在大半个车厢。
  “谁这么没公德心,连放屁都带拐弯儿的!”车上乘客无不掩鼻臭骂,神色不善的朝后排望去。
  紧挨楚鹰坐着的是一个颇有姿色的三十余岁少妇,听见其他乘客的埋怨,身子不自然的往外侧了侧,面露愠怒,目光厌恶的望着楚鹰,少妇的表情,无疑是在告诉乘客,那个始作俑者就是这个“犀利”的小子。
  楚鹰穿了一件皱皱巴巴的T恤,那上面“Armani”的标志已经褪色,显然不知从那淘来的地摊货,发白的迷彩裤上带着几个洞眼,裤脚直接被拉到了腿弯处,露出下面的陆战靴,这身打扮在她看来,颓废中带着一丝不羁,骨子里散发出浓浓的潇洒,确实跟犀利哥有的一拼。
  “这小子长的倒挺帅!给老娘当会替死鬼也够格。”少妇心中暗忖,那短短的碎发,深邃的眼神,冷峻的面孔,微抿的嘴唇,这些搭配起来,只能用“性感”两个字来形容。
  “以后少吃点地瓜,就不会放屁了!”楚鹰朝少妇淡淡一笑,目光又转向了窗外。
  少妇大为羞怒,上车前她的确吃了个烤地瓜,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本想转移乘客的视线,没想到被这小子一语道破。
  但她怎能承认这种丑事,怒道:“乡巴佬你说谁呢?老娘像是吃地瓜的人吗?”
  为了与过往的一切划清界限,楚鹰从中东返回华夏之时孑然一身,除了身上的这套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带,一个月尘仆仆的赶路,形象可想而知,被人当成乡巴佬也不为过。
  而少妇则穿金戴银,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暴发户,就是个小三儿,这种人是很少光顾烤地瓜这种小摊的。
  对这种贼喊捉贼的人,楚鹰懒得理会,望着窗外的目光丝毫未动。
  少妇心中暗喜,你不反驳就代表默认了,口中继续喋喋不休,让人真的误以为那个屁就是楚鹰放的。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纵然楚鹰修养再好,此时也有些吃不消了,刚要动怒,“吱呀”一声,大巴车颠了几下,忽然停了下来。
  五个头戴丝袜,手中拿着刀片的大汉破门而入,为首的大汉喝道:“打劫,谁也不许动,谁动谁死!”
  说着话,手中的刀片闪着寒光,在众人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这一幕,众乘客无不噤若寒蝉,那个少妇更是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骂,双手不自觉的放到屁股下面,屁股扭动,显然是想暗中摘掉手上的四枚钻戒。
  “哥几个只劫财,各位识相的话,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拿出来,咱们好聚好散,谁他妈敢耍心眼儿,就别怪老子手中的刀子没长眼了!”为首的大汉说着,向后点了点头。
  那四个汉子会意,两人一组,每组的两个人一个拿袋子一个那刀子,从司机开始,向后搜刮。
  乘客何时见过这等阵仗,不待劫匪威逼,便主动将身上值点钱的东西全都放到了那两个袋子里。
  “到你了,快拿出来!”袋子伸到楚鹰的面前,另一个劫匪拿着刀子在楚鹰面前晃了晃。
  楚鹰笑了笑,缓缓起身,双手举起,道:“两位大哥看我像有钱的样子么?”
  不待劫匪开口,楚鹰指着那少妇道:“这位小姐一看就是有钱人,打劫也要选对目标啊!”
  “你胡说,老娘哪里有钱?”少妇勃然大怒,心急之下霍然起身,目光怨毒的盯着楚鹰。
  “咦,那是什么?”楚鹰指了指少妇座位上的那两个闪闪发光的钻戒,惊呼道。
  “臭娘们,滚一边去!”匪头这时也走了过来,一巴掌将少妇扇飞,从座位上拿起那两枚钻戒。
  众匪大喜,本想着抢个几千块就行了,没曾想在这里遇到了大鱼。
  “还敢骗老子,这是什么味儿......好臭!”匪头准备把钻戒拿到眼前仔细端详,可一股臭味从戒指上散发出来,匪头忍不住破口大骂。
  少妇脸上阵青阵白,到现在谁还不知道那臭屁的主人是她?众人无不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她手上还有两个呢!咦,脖子上也有!耳朵上也有!”楚鹰嘿嘿一笑,提醒那个匪头,这娘们儿泼辣蛮横,东西的来路肯定不正,便宜谁都一样。
  少妇心中暗恨,刚才她情急之下只取下了两枚,另外两枚怎么也取不下来,气急道:“我摘不掉!”
  匪头淫笑两声,道:“我帮你!”
  话音未落,少妇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众人看时,只见少妇脖子上的项链不翼而飞,耳朵上鲜血淋漓,耳钉也不见了。
  “戒指是老子帮你取呢,还是你自己取?”匪头拿着刀子在少妇手上比划了两下,看样子这娘们若是再不配合,他不介意“杀鸡取卵”。
  “我,我自己取!”少妇现在还哪里有心思怨恨楚鹰,忙不迭的点头。
  匪头望着少妇那起伏不定的胸脯,隔着丝袜的双目中射出狼性的绿光,奸笑道:“大毛,二毛,你们两个带她下去慢慢取,不用着急,我要劫个色!”
  “是,老大!”从匪头身后走来两个汉子,在少妇的惨叫声中,将她拖到了车下。
  匪头望着楚鹰道:“到你了!”
  楚鹰耸了耸肩,淡淡道:“我什么都没有,不信的话你随便搜。”
  匪头指了指楚鹰脖子上的吊坠,道:“老子哪有时间,把你脖子上的东西摘下来,快!”他的确没有时间,车下还有个娘们儿等着他去临幸呢!
  楚鹰目光一冷,道:“这个不能给你!”
  吊坠其实只是普通的玉石,但却是爸妈留给楚鹰唯一的东西,每当想念二老时,楚鹰便会轻轻抚摸,使得吊坠看上去晶莹剔透,里面那个展翅翱翔的雄鹰图案更加的栩栩如生,不知道的人定会将其当成宝贝。
  “这可由不得你!”匪头冷笑一声,刀子朝楚鹰的脖子刺去,他目的自然不是杀人,只是要割断吊坠的绳子。
  “你找死!”楚鹰眼瞳中溢出一抹寒意,在刀子离他不过咫尺之遥时,闪电出手,抓住匪头的手肘,轻轻一翻,刀子划过一道弧线,旋即传来匪头的惨叫声。
  匪头的脸上,从眼角到嘴角,划出一道恐怖的口子,顿时鲜血飞溅,血肉模糊。
  “杀了他,给老子杀了他!”匪头怒声喝道。
  既然已经出手,楚鹰嗜血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

108人打赏,最高打赏10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