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即代表同意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政策》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五十八章:暴风雨的前奏

  飞影一身黑衣紧身,直直地站在海兰珠的身前,扫了眼屋外的动静,低头唤道,“主子。”
  “昨晚的事情,你可有气恼?为难了你啦。”瞥眼看了她脸上因为昨晚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红色手印,眼里愧疚地不忍心再看的脸。
  飞影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卑躬下身,声音淡淡地,“主子做事,定是心里有过一番思量才会去做的。飞影不敢生气。”
  “飞影……”看着飞影忠恳的模样,海兰珠轻声地呼唤着。若不是你昨晚忍下了那一巴掌,故意让那藏身在树后的人误会。我们的计划都要打破了。
  谢谢你。这三个字即使没有说出口,但彼此都是心意相通。只是一个眼神,她们都能读懂彼此的心。
  “飞影,你这几日在宫里可有发现什么?永福宫和凤凰楼内的那几个女人可有什么动静?”掩下心底的伤痛,海兰珠收拾了心情,打探地问着飞影。
  想到那叶赫那拉氏和庄妃二人,眼里泛起慑人的寒意,看的飞影胆颤心惊。
  “这几天飞影一直暗处观察着凤凰楼和永福宫,其他事道是没发现什么,不过是在凤凰楼内的某处发现了这个。”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一小包黄色的包裹,飞影神情凝重地递给海兰珠。
  疑惑地打开黄色的包裹,淡淡地熟悉地梨花香沁入心脾,海兰珠脸色微变,“琼花毒?”
  “是。”飞影点了点头,“这是无意间在伊尔根觉罗氏屋子里发现的,里面还有几包,飞影借机拿了一包来。”
  “哼!”一掌击在桌上,震的桌上的茶具都颤动了一跳,“果然是这伊尔根觉罗氏,本宫与她鲜少打交道,可谓是无怨亦无仇,她却几次三番加害本宫,是为何意?若是再不出手,还真当本宫是软弱好欺负的主?”
  “飞影你继续回去监视着布木布泰和叶赫那拉氏等人。有什么动作立即想本宫禀报。我要时时刻刻掌握后宫里的任何大小动静。”
  “是。”
  侧过脸,海兰珠心里打着小九九,嘴角突然扬起一抹似非似笑的笑意,嘴里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你说,本宫美吗?”
  听到海兰珠突然而至的问题,飞影扫向她如月般皎洁如斯的芙蓉面上,那抹似非似笑的笑靥妖娆又勾魂,直晃了她的眼。
  愣愣地竟是说不出话,只是痴痴的看着,眼里流露着连她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情愫,像一粒播种不久的种子渐渐地在她内心生根发芽。
  海兰珠道是看到她傻愣的模样,芙蓉面上巧笑如花,“飞影,你那呆傻的模样可是在默认本宫,其实也是可与西施貂蝉般媲美?”
  说着无意,听者却是有意,将她的话落入心湖,凝视着她一双剪水般柔情的凤眸,“美,比之古时的西施貂蝉,有过之而不及。”在我眼里,即使是四大美人也没有你一丝美艳如姬。
  扫到海兰珠双眸中泛起的丝丝寒意,飞影才惊觉自己跃矩了,才升起的情愫被遏制在了摇篮里,恢复一派的清冷模样,忙跪在地上,“主子,飞影跃矩了。请主子责罚。”
  紧紧地盯着那抹不卑不亢的身影,仿佛刚才在她眼里扑捉到的不明情愫是自己看错了般,无影无踪。
  心里暗道自己是被皇太极给气糊涂了吧,竟觉得飞影对她会有那种不一般的情愫,她可是女人哎。
  晃了晃头,海兰珠又是一笑,“好了,飞影。本宫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水眸流转,“不过,既然你说本宫能与四大美人媲美,是否在指明若本宫也能似她们般也可有媚惑君王,淫乱朝纲之能?”
  “主子?”飞影不是傻儿,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的含义,抬眼不可置信的盯着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可是她接下来的回答,却让她不得不承认心里的答案。
  “给本宫准备几套薄如羽翼的金缕纱衣和红色的丝带,以及几件能发出脆耳铃声的手镯和脚链子过来。”打开门,海兰珠望着空空如也,没有一丝人气的冷宫大院,低低的声音悠悠地响彻在整个院落,“快到三十了,宫里也该是到了置办过年的宴席了。朝鲜使臣都还留在宫内,皇上必定会邀人御前表演的。若是本宫出现在宴席上,你说皇上是惊艳还是会大惩本宫?这真是让人期待呢!”
  “……”看着她背对着自己萧然寂寞的背影,飞影感觉自己已不再认识眼前的女人,她变了,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后宫争宠的女人该有的模样了。
  “有人来了,你快走。”扫眼到不远处的徐徐而来的人影,海兰珠回身吩咐着,但是回过身,哪里还有飞影的身影啊。
  正惊叹着飞影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手,适才送走苏麻喇姑的老太监就提着食盒子进了院子。
  “娘娘,该用膳了。”老太监已是白发苍苍,到了皮肤褶皱的年纪,弓着身子行了个礼,起身的时候闪了腰,差点将手里的食盒打翻。
  瞧了瞧已过晌午的日头,海兰珠这才发现这一早上竟然就怎么碌碌无为的过去了。
  看到老太监吃痛地扶着老腰,发了善心扶起他进了屋子里的凳子上坐下。
  “多谢谢娘娘。”刚才还觉得海兰珠无情无义的抛弃伺候多日的宫女,现在发现这娘娘一点也没有一个主子会有的自持过高的骄傲,对着他也是温柔有礼。
  暗道自己来这里伺候这位过气的娘娘,也不竟然是坏事。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