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即代表同意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政策》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五十章:大扫除

  翌日,小哈皮带下皇太极的口谕来了宸宫内,海兰珠对着铜镜梳理着妆容,瞥见镜子内花容依旧的倾城容颜,摸了摸白皙如肌的凝脂,自嘲地笑了笑。
  过了夜,心也没有昨夜那般起伏不定,此时的她忘却了皇太极的无情与冷言。静默地收拾了下行李就去往了冷宫。冷宫不似宸宫可以有许多日度收拾伙计的太监宫女的。海兰珠只是领着苏麻喇姑一人去了冷宫。
  冷宫顾名思义,冷若如霜降,只是站在门口看着那匾额上清清冷冷地两个朱红大字‘冷宫’就足以冷彻了她的心扉。
  跨入冷宫庭院,一片荒凉无景,现已经是冬至春季里斗长的杂草藤芽都萎焉在了一旁。宫内的屋舍不多,因为过往被打入冷宫的死的死,散的散,空旷的内院里竟连个人气也没有,阴风徐徐地直教人打颤。
  小哈皮受不了宫内的氛围早早的就完事离去了。
  苏麻喇姑打开了屋舍,还没进门,一只诺大蜘蛛挂在了脑门前,近的几乎就以为它就要爬到身上了一般寒碜人。
  海兰珠紧蹙着眉宇袖,袍下的柔荑握了握又松散了开,淡淡地道,“苏麻喇姑,以后我们也不是什么主仆关系了,我也只是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妃而已。这屋子看似破旧褴褛,只要打扫打扫下就能住人的。你若是不喜欢这地,大可离开跟了其他的主子便是。”
  海兰珠说完就用手撩开了门前悬挂的蜘蛛网和那诺大的蜘蛛邻居。
  苏麻喇姑听了海兰珠清冷无度的声音,心惊地没有再言语,起身就跃过海兰珠先进了屋内。
  屋内长久不开门见光,煤炭腐朽的味道浓郁地充斥着整个屋子内,苏麻喇姑捂着鼻子就掏出绣帕朝着屋内粗略地整理了下。
  看到海兰珠要进来的样子,苏麻喇姑箭一般的飞奔到她面前,拖住她身子,“主子,别进来,待苏麻喇姑打扫好,你再进来!”
  海兰珠扫了眼屋内陈旧腐蚀的味道,胃里翻滚作呕,柳眉皱起,却还是强忍着屋内的作呕感,踏入了屋子内。
  “苏麻喇姑,我说过,我已经不是娘娘了,以后你也不用再以主子相称了。唤我为兰儿便好了。”双眸扫到苏麻喇姑手里乌黑的疑似绣帕的东西,海兰珠又看了看屋子内的建设,挑了个疑似木桶的东西就出了屋子,“我去打水,这屋子太久没见阳光,屋子里全是灰尘,没有水你就是打扫了也是一样闻着难受。”
  “主子,您别去,让我去就成了。”苏麻喇姑毕竟是做了奴婢惯了的人,突然让她改变等级观念还真有点难。海兰珠听到她叫自己主子,沉了沉脸,“苏麻喇姑,要唤我为兰儿了,再听到你叫我主子,你就离开这宫内。”
  “主子……不……兰……兰儿……”苏麻喇姑被海兰珠一记冷眼相视,不得不憋红着小脸改了措辞。
  “能拥有如你般没有身份架子的主子,我苏麻喇姑何其有幸遇到了你。”苏麻喇姑感动地看着海兰珠,眼角哧哧的落下泪水。
  海兰珠轻笑了声,心里的忧伤减轻了不少,“哭什么,我有没出什么事,看你哭的跟泪人儿似的。”
  “不说了,再不去打水清理屋子,天都要黑了,要是天黑了,我们就没床可睡了。”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