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四十二章:燕窝汤里的秘密

  海兰珠手揣着那块淌血的绣帕,扶着高墙步步艰难地向前挪动着,绣帕上的血顺着墙壁划出长而细密的痕迹。
  就在她走后的下一刻,皇太极从另一侧的墙角踏着的积雪盈盈的青石板路走到那带满血迹的墙侧。
  “原来让朕离开,就是为了见那个男人吗?”温柔而忧伤的触摸着墙上的血痕,心疼的来回流连着,想到海兰珠适才让她离开宸宫一会儿,后脚就去见了那自称为昭显世子的男人李溰。
  眉峰凝聚,愁眉不展,眼里流露着一瞬而逝的妒火。手掌接着重重地抬起又落在墙壁上,“兰儿,朕对你好失望!”若不是他半路折回看到她与李溰暧昧的一面,他还真以为兰儿与他一样情愫暗定,至死不渝了。
  狠狠地甩袖冒着漫天的白雪,皇太极悲戚地踩着原路离开了。身后来迟了的小太监小哈皮喘着粗气追上皇太极,路过墙根处,触目到墙上的血痕和深深的顺着血迹而连绵凹陷的地方,小心肝惊漏了半拍。好半天才蹬蹬蹬地朝着皇太极离开的方向跑去。
  回到宸宫,海兰珠才想起飞影飞煞离开时留下的琼花毒解药,吩咐了声苏嘛喇姑去端了碗茶水。
  这才坐在圆桌上借着茶水饮下了解药,喝完无意间瞥到窗外天渐黑的模样,疑惑地朝着苏嘛喇姑问,“苏嘛喇姑,月儿可是回来了?怎么还不见她身影?”
  “嗯?”苏嘛喇姑闻言吃了一惊,微愣地张起小嘴,“主子,月儿刚才不是和你一道离开宸宫的吗?怎么不是和你一起回来的?”
  “没回来?”海兰珠端茶的手一顿,想着中途定是出了什么是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站起身就要离开屋子,这脚刚踏出门,飞雪飘落了整个身子,风雪中竟发现了邀月摇晃不定的朝前而来的身影。
  扶着脑袋昏昏沉沉地就要跨进门的邀月,迎面就撞到了海兰珠的身子,浑浑噩噩的抬起迷蒙的双眼,揉了揉才睁大双眸,“主子?你怎么在这?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是回了宫了。”
  看到邀月一脸昏沉跟没睡醒一般无精打采,海兰珠沉闷着脸,走回了屋内,坐回了圆桌旁,神情不恼不怒的却已是威严聚在,单手双击敲打着桌面,语气却很平静的道,“月儿,说,你刚是去了哪里?说是找本宫,为何本宫在衍庆宫外流连许久,却不见你身影?在不经过本宫的允许,怎可私自擅离岗位!看来是本宫平素你太过宠溺于你了。”
  “主子,月儿是因为……”邀月紧张的想要解释,但是海兰珠压根就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来人!”
  “娘娘。”一直守在门外的小玄子闻声进来。
  海兰珠的眼里闪过不忍心,却又决绝的撇开脸,狠心底扔下桌上的茶杯,红毯地上溅去了微落的水花,紧随着发出了刺耳的瓷器破裂声嗵地落地。
  “贱奴邀月,在职期间私自闪离岗位,追究其过错竟还不知悔改,欲要推卸责任。小玄子将邀月带下去,重大二十大板,以儆效尤。”海兰珠眯着双眼沉痛却又不得不吩咐道,月儿,为了本宫的大事,只能又一次的伤害你,事后本宫定会向你赎罪的。
  见小玄子听命后,足足地愣了一盏茶的时辰,却始终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海兰珠佯装恼怒地斜了眼他,“小玄子,莫非你向为贱奴邀月受着二十大板。”
  “啊?不不不!奴才这就带她下去。娘娘可别真将小的屁股打开花啊。”
  回过神来,小玄子的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边要还边对邀月眨眼打着眼色,眼尖的海兰珠扫到这一目,厉声斥责道,“小玄子,若被本宫发现你徇私枉法,本宫定让你受这十倍之苦,并扣除你的一年的俸禄。”
  “是是是,奴才知道,奴才定不会徇私。”小玄子怕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狰狞无情的一面,连多日近身侍奉的邀月都被其严惩,他若做不好必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应了声就要带邀月走,邀月却嘤嘤落泪,一双俏脸梨花带雨,“主子,月儿这次会擅离职守,是因为……”
  “小玄子,还不将她拉下去。本宫瞧到她那一脸哭丧的表情就心烦。”脸部隐忍着不耐,海兰珠背过身也没去看身后哭的伤心欲绝的邀月。
  “主子,你为何如此对待月儿,月儿并没有做什么错事。”看着梨花满颜的邀月一脸无辜地被带出门外,苏嘛喇姑想了想还是问了出声。
  “苏嘛喇姑,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过是个奴才宫女的身份,也改质问本宫,难道你想跟邀月那贱奴一样,杖打二十大板?”
  “诶。主子,苏嘛喇姑不知道您是为何会变得如此无理取闹,但是苏嘛喇姑真觉得您变了,变得已不再熟悉。”苏嘛喇姑留下这意味深长的话,转身落寞地离去。
  这苏嘛喇姑前脚刚走,尼古拉就拖着托盘进了里屋,朝着海兰珠盈盈而来。
  “你怎么了?是伊尔根觉罗氏让你来的?”本来就因为邀月的事而心烦意乱的海兰珠看到进门的是伊尔根觉罗氏手下的贴身宫女尼古拉,脸色阴郁的看着她托盘里冒着香气的东西,心神微动,脸色却不见山水。
  尼古拉因为上次在海兰珠这儿吃了一巴掌的亏,这次本是打死也不愿来宸宫,却中途又不得不来宸宫,刚踏入大门就听到邀月叫的撕心裂肺的嘶喊声,走前才知道邀月被海兰珠杖罚了,心里偷着乐,一路欢喜的踏入屋内,却瞧到海兰珠阴沉不定的脸色,又苦了张脸,想了许久才依言道,“宸宫娘娘,这,是我们主子让我给你送来的燕窝汤。说是您近日昏迷好不容易醒来,特意为您熬一碗燕窝汤给您调养调养身子用的。望娘娘笑纳。”
  尼古拉说着这话的时,语气浮尘不定,匆匆说完了一句,又是看一眼她的脸色,神色慌张不定却又故意装出一片好心好意的样子。海兰珠淡淡地扫了眼,口气冷淡地喝退了她。
  等她离开屋子后,海兰珠又一次看了眼屋外那抹黑影冷笑了声,却又故意假装看不见端起燕窝假意地咕噜咕噜几声喝掉碗里的燕窝汤,随后还故意做了几个吞咽的动作。
  直到再次回身看到空空如也的屋外时,才真正的端起放有整碗的燕窝,倒入窗台的花盆中,不到一盏茶时间原来还葱绿枝茂的植物顿时打焉了似的,由绿转黄,干枯了,仔细一看还可以看出黄色干枯的枝叶上冒着点点的有毒气泡。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