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三十六章:江湖三两事

  “主子,你中了琼花毒?”双手无意间摸到海兰珠的耳根处黑中带紫的斑点,急忙把了把海兰珠的脉搏,“脉象平缓而急促,刚柔不济。”
  “而且主子的脸色苍白如纸,面额上浮现不健康的桃红。主子,最近是否沾染过桑菊花?”飞影一脸沉重的盯着海兰珠道。
  海兰珠见飞影如此庄重行事,必定是出了大事。一闻声便怔在了当头,“没有,最近一直昏迷足足半月有余,根本无暇估计其他事。不过半月前道是喝了几杯桑菊茶……”海兰珠停顿了下,望着飞影二人的脸色瞬间冷峻而起,“莫非是桑菊茶出了问题?”
  “飞影也不知,只是对熏香有些了解。”飞影想了想又问,“主子既是昏迷了半月有余,那半月以前是否有闻到过奇香?会令人产生飘渺虚拟境界,不仅会做些奇怪的臆梦,还会产生昏昏欲睡的欲望。”
  海兰珠回忆了下国王的片段,想起封妃时那日的奇香和桑菊花,依稀记得那日饮了杯茶后,似乎是闻到了一种莫名的奇香后边混混而睡,当时她也没觉得哪里不对,还当是寝宫里换了另一种熏香,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不对劲。
  “嗯,是有怎么一回事!飞影可是想到了什么?”海兰珠蹙了蹙眉,坐回床上淡淡的问道。
  拱了拱手,飞影俯身面无表情地道,“是的,主子。若是飞影记得不错的话,这奇香该是桑竹香,此香清新淡雅,初闻即有凝神安眠之效;而桑菊差也是医中圣药,即可清润咽喉,也可清肝明目,有助于全身经络循环。只是此两种医药若是相处,便是水火所不容造成剧毒,此毒无色无味,初时只是嗜睡犯浑,毒物倾入五脏六腑会导致耳根处软骨腐化,最后,毒物倾入心脏,最后中毒者只有身亡这个结局,因为这毒物乃是蝶谷药王造就,天下解药只有三颗,全在蝶谷。但是……”
  飞影一口气说完,途中听罢后舔了舔干燥的唇线,盯着海兰珠的耳根和面色,不解地问,“但是飞影很好奇。主子中了琼花毒,为何一月不到便安然醒来?”
  海兰珠听到这儿,脸色稍变,“你就那么希望本宫永远不醒吗?”
  “不,不。飞影不敢。”海兰珠鹰眼般犀利隼厉的双眸危险的眯起,带着无尽的压力威慑在飞影的身上,令她不寒而栗的打了个颤,“飞影只是奇怪这琼花毒,常人都是一触便是昏迷一年以上,醒后又是一次生死大战,险种求生的。但是主子却不费吹灰之力解了毒,主子定是有高人相助?”
  海兰珠瞪了眼飞影,眼底闪过肃杀,“本宫如何解的读,还有不得你管。”
  “此事先搁在一边,我等稍后再做分析。这次你等二人进宫既是向本宫汇报宫外的进展,那你等二人还不速速道来。”聊了一大堆,海兰珠竟发现正题儿都还没上来。
  “是,主子。”飞影瞥眼望了眼身后的飞煞,飞煞莞尔轻笑,“主子,两月前你吩咐我等二人去宫外办事建立情报,杀手,青楼等会所,我们都依照您的吩咐办好,情报会所……”
  飞煞大致的介绍了下宫外的组织情况。海兰珠粗略的整理了下,也是大概的明白了宫外的设想图。
  灵月阁,专门以为江湖、朝廷人士私密事件而创立的,宗旨:掘其人所不知,盗其人所不晓的私密情报。
  暗影宫,宫如其名,既然是以暗影自居,宫中之人必是江湖中所不容的影杀组织,宗旨:有钱能使影血煞,无金无银刃修罗。只要你出得起本钱,只要你符合暗影两大要求【不杀妇孺】【不杀青天】,吾们便为您血刃诸国誓死不休。
  醉梦居,如其名一座别致的青落小居,梦幻飘渺,亦真亦幻,真真假假兜兜转转,只为红尘醉亦红尘了,宗旨:暗影宫外的另一个情报组织,为暗影而不惜生命代价。
  背依靠在床沿上,海兰珠闭眸聆听着飞煞汇报着宫外的事。
  话毕后,飞煞站在一旁静静地守候着,内屋里突然一片安静下来,海兰珠紧闭着红唇没有说话,飞煞二人也不敢发有任何声响。
  睁开双眸,海兰珠的眼底爆发出熠熠的光芒,盯着飞煞二人,“你们做的很好,只是本宫很好奇才短短的两月,你们是如何将【灵月阁】、【暗影宫】以及【醉梦居】做到如今的程度的?”
  思前想后,海兰珠怎么也不敢置信才短短的两月有余,飞影飞煞不过是中等高手的水平而已,是怎么凭着自己给的那些银子在宫外独树一帜的。
  说是没有暗中人捣鬼,她怎么也无法相信。
  “主子,您这话是在怀疑我们吗?”飞影闻声,面色僵硬,带着阴郁的眼神注视着她许久,毅然地取下腰间的圆月弯刀,跪倒在地,“主子,既已对飞影二人不再信任,我们也无言苟活于世。请主子赐死。”
  飞煞闻声,也决绝地跪倒在地,手捧长剑抵到海兰珠身前,“请主子赐死。”
  “别以为本宫不敢杀你们。没有你们在宫外办事,本宫照样可以在宫外风声雨起。”海兰珠眉宇含厉,凤眸森然地傲视着飞影二人,提起飞煞手上的长剑,狠戾地夹在她的脖子上。
  “飞煞不怕死,只是一条贱命死了不足为奇,但是可惜了主子的玉体受了琼花毒的侵蚀,虽然已的了高人相助,但是没有真正的解药来彻底的根治琼花毒,不出半月主子可能会导致中毒身亡。”飞煞的眼里闪过惧色,挣扎了片刻眼里才恢复平静。
  “你这是在威胁本宫?”海兰珠的脸霎时间变得铁青,本身就苍白的脸颊又白转青,手下的长剑刺了进去,鲜红的血珠顺着剑身丝丝滑下。
  飞煞吃痛的倒吸了口气,脸上依旧淡然如水,只是语气变得不再那么恭敬:“飞煞不敢,只是在宫外的时刚好搭救了个大师,为了报答飞煞的救命之恩,特以琼花毒解药相赠。当时飞煞也没多想,却不曾想到飞影会医术,竟发现了您身上的琼花毒,飞煞这才……”
  飞煞的语气顿了顿,刚要继续,到了嗓子口的话却在半中央被打断了。勃颈上的利剑又向身体内刺进了半寸,脸色逐渐的失去了血色,惊恐地瞪着海兰珠手里剑一步步地逼向自己。
  她以为今日便会是自己的忌日,闭上双眸,勃颈上却久久没有传来预料中的疼痛,睁开眼,一双凤眸如月牙似笑非笑地目视着她,海兰珠的唇角划出了浅浅的弧度,“很好,你们并没有因为脱离了皇宫,而变的物是人非。不愧是本宫特定选出的人,看来本宫当初的抉择并没有错误。”
  海兰珠扫视着飞影和飞煞,意欲不明地轻笑出声,“哈哈,你二人已通过了本宫对你们的测试,本宫很欣慰在经历了两月之久,你们依旧对本宫忠心不二。这样本宫才会放心将重大的担子交给你们。”
  听海兰珠说不再赐罪与自己,飞煞紧悬半空的心落回了地,踏实舒了口气。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