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三十五章:再见影煞

  “兰儿……”轻挽珠帘,皇太极迈入屋内,一身明黄色龙袍傲立在海兰珠的眼前,看着她满脸的柔情溢水。
  她已是昏迷了整整半月有余,皇太极心疼的注视着她又惊又喜,纵有千言万语,他也只得放在了了心头。紧紧地缠抱着海兰珠纤细瘦弱的娇躯,怜爱的搂在怀中:“兰儿,你终于是醒了。”
  海兰珠放下心里的疑虑,柔顺地依偎在皇太极的怀里,心里升起一股股的暖流回旋地游走在全身,靠在他胸前,玉额轻仰,“皇上,妾身让你担心了。”
  “不要再让朕担心了,好吗?”皇太极的声音带着点嘶哑地闷声低喃着,“朕再也受不了你脆弱地倒在朕面前,像个断了翼的雨蝶簌簌地零落,仿佛一个眨眼你别飘然离我而去。”
  “短短半月,朕竟觉得恍若隔世,让人心痛欲卒。”皇太极低头自嘲地摇了摇头,怀抱的双手渐渐地加紧,“你说朕是不是被你下了什么迷魂药,对你如痴如醉,无法自拔。”
  满心酸楚无处诉,一片痴心为红颜。他的爱恋与痴迷,叫她如何可以忽视呢?
  海兰珠眼底升起了氤氲的水气,皇太极怜爱的抚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珠,沉声地叹了口气,“朕又不是真的怪罪于你,你怎么就哭了呢?”
  “谁说妾身哭了的?”海兰珠娇羞地推开皇太极,侧过脸,“是沙子进了眼。”说这话的海兰珠,眼角还带着水气愈发的弥漫。
  皇太极眉角轻扬,他怎么会听不出她是在装腔找借口,温柔地望着心爱的女人媚态尽显的样子,他心里莫名地涌起一道柔畅暖流,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兰儿小女儿家的姿态了,每每相遇,不是争锋相对,便是擦肩而过。
  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皇太极难得好心情地调侃着眼前的人儿,“哦,原来是沙子进了眼呢!那你就是怪朕瞧走了眼咯?”
  “哪有!”海兰珠听皇太极故意地戏弄自己,嘟起小嘴嗔怒地瞪了眼他,“您是皇上,妾身哪敢怪您瞧走眼,就怪那沙子不识趣的碍了妾身的眼。”
  “呵呵,朕还道是兰儿再怪朕呢!”皇太极这话说的正经,眼底却挂着璀璨的笑意,海兰珠是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正在这时,苏嘛喇姑端着药进了屋。
  “主子,该喝药了。”苏嘛喇姑端着药走到海兰珠面前,皇太极一手就接过了汤药,一口一口喂给海兰珠。
  海兰珠心里泛甜,苦涩的汤药灌入喉间竟如同吃了蜜饯似的,爱不释手。
  “苏嘛喇姑吩咐下去,让小哈皮将朕书房的奏折一道搬过来,下午朕留于宸宫批阅奏章,没有朕的允许闲杂人等不可入内。”药碗空了,皇太极才抬起头吩咐着身旁的苏嘛喇姑。
  苏麻喇姑应声离开后,海兰珠不解地探向皇太极,“皇上,您留宿宸宫,皇后那儿可曾交代过?”
  “朕堂堂天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何须交代他人?”皇太极不悦地皱起眉,很明显他不想再继续下这个话题,转眼望着窗外,“嗯?现已过秋临冬了吗?怎么这么早就下雪了?”
  海兰珠闻声也看向窗外,原来在不知不觉间窗外竟飘起了皑皑白雪,鹅毛般的雪花簌簌的飘落,风轻轻地吹拂,三三两两的雪花自窗外飘进来,也不知是不是芸芸中自有,伸出手,雪花落在了海兰珠的掌心,冰冰凉凉的感觉贴近手心瞬即化。
  “妾身也不知晓,现才是十一月中旬,怎么就下雪了呢?”话说完,窗外咻的刮起一阵冷风吹入室内,海兰珠的头贴在皇太极的怀里拱了拱,才道,“皇上,皇后那边还是吱一声的好,而且您若是整日在妃嫔宫内留宿,表象你是为了评阅奏章处理朝中大事,但是背地里也不知那些妃嫔、大臣们会如何咀嚼些什么难听的话。兰儿不想做个诱惑迷醉天子的奸妃,为了兰儿,皇上还是回书房的好。”而且,她还有事是不能让皇太极发现,现在必须要做的。
  果然,皇太极的脸色逐渐的阴沉,冷睨着双眸,松开了怀抱着海兰珠的双手,起身道:“你就怎么希望朕离开吗?难道朕彻夜不眠的照顾你半月有余,在你的眼里也是一文不值吗?你还是要将我推开?”
  皇太极的眼中本来就有些薄怒神色渐渐泛起了波澜,隼厉的眼神一眼不眨的凝视着海兰珠,看到她一阵发慌,眼里飘忽不定的闪了闪神,“皇上,您若在意妾身,就允了妾身吧。”
  “你……”
  “算了,你既然如此赶朕离开,朕岂有不走之理!”皇太极拗不过,阴郁着脸甩下衣袖就起身准备离开,瞥眼间扫向海兰珠如小鹿般湿润的眸子,心软地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回身吻了吻海兰珠粉嫩的樱唇,留恋着芳唇许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海兰珠抿了抿适才的缠靡而润红的樱唇,仿佛唇上还有他的余香,浅笑一声,但却在看不到皇太极的背影后,笑容瞬间即逝。
  “既然已经来了,还不速速显身于本宫。”海兰珠平静地扫视着空无一人的室内,突然盯着房梁冷声道。
  两个黑衣人闻声从梁上跃了下来,跪在海兰珠的面前,漠然同声道:“主子!”
  海兰珠冷然地扫射着眼前的二人逐一的摘下面上的黑纱,露出两个皎好的容颜。
  “飞影,飞煞,本宫好像并没又让你们进宫。”海兰珠危险地眯起双眼,一道狠厉的光芒从目中闪过,“你们可知道没有本宫的允许,私自进宫会有何结果?”
  “飞影(飞煞)并没有违背主子的诺言。”单膝跪在地上的飞影和飞煞,依然如往昔般不卑不亢的对视着海兰珠阴隼的双眸,“主子,当初在锦囊中您就交代过,每过两月就要往宫中向主子您汇报下宫外的进度。”
  海兰珠眼中流光滑过,凝眉深思,貌似真的又怎么一回事。真没想到,两月竟那么快就过去了。
  “嗯,既然是本宫的吩咐,此事就算了。来了也好免去了本宫再飞鸽传书召见你们。”
  起身要下床,双足刚踏在地上,冰凉的温度透过脚心直流串到膝盖,站起身片刻又酥软地往前倾斜。
  “小心,主子。”飞影、飞煞见状,运功接住了海兰珠单薄的身躯。
  “主子,你中了琼花毒?!”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