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三十四章:醒来

  “小珠,小珠……”额哲拍了拍海兰珠昏迷的小脸,心跳落了一节。
  抱起昏迷海兰珠进了内屋,刚将人放置在床榻上,屋外就响起了脚步声,额哲皱了皱眉,不舍地望了眼床上的人儿,最终还是跳窗离开。
  “主子,主子……”宫里打更的都敲了三下了,都到了三更天的,怎么主子的屋里还亮着灯?
  邀月和苏嘛喇姑查房归来行至海兰珠房门前,见屋内亮着灯,邀月心中称奇便呼声推门而入,却见屋内的水桶里外两侧躺在两具一男一女的尸体,惊呼一声,“啊~~”
  “邀月,大黑夜的你叫个什么劲?这都几更天了?娘娘都安寝了的,还不给我熄了灯回去…嘶…”后来入屋的苏嘛喇姑听到邀月那大惊小怪的模样,骂骂咧咧地出声责怪道,抬起头刚说了一半的话,在看到面前的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时又被生生地吞回了喉间。
  邀月惊慌的看着苏麻喇姑:“苏嘛喇姑姐姐,这是怎么回事?主子她……”
  “啊,主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惊愕了的苏嘛喇姑听到声音,才从血色的画面脱出,想到海兰珠,拔腿就往里屋内走。
  待看到屋内一脸惨白毫无血色的海兰珠静静如同羽化了的谪仙般飘渺地躺在床榻上,苏麻喇姑二人又是一惊。
  还好苏麻喇姑不再是以前那个形式莽撞无能的蛮野丫头,不到一会儿冷静下来,倾身探了探海兰珠额前并没有发烧的迹象,紧悬着地心放了下来。
  “姐姐,看,主子的耳根处!”邀月又是一声轻呼,苏麻喇姑放下的心又悬在半空,仔细的检查了下海兰珠的耳根处,的确耳根处的软骨下一寸都似染色般半黑半紫。
  苏麻喇姑眼神忽明忽暗,抬头看看一脸焦急的邀月,嘴巴欲张又合,最后还是打发了邀月,“主子可能是操劳过度,缺乏了休息,所以才会累倒了的。邀月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明日再看看吧。”
  苏麻喇姑却不知道,她这话说的轻巧,却没想到海兰珠这一昏迷就昏了半个月,连皇太极那里都惊动了,太医院把脉指出海兰珠竟是被下了毒,还是种无色无味的琼花毒,本身琼花是芬芳有味无毒沁脾,但是参合了类似于梨花香的桑竹香就会导致人物中毒,轻则会昏迷不醒,如中风般间断性抽搐不止,重则当场死亡。
  皇太极一听,眉宇间皱起,冷眸斜视着在场的太医:“众位爱卿,可有解毒之法?”
  众位太医听完,面面相觑,却是冷汗连连一句话一个大气也不出。
  这琼花毒虽是在医书上略有记载但是却只是粗略带过,具体解毒之法却是只字未提,支支吾吾了半晌,却还是没有人上前。
  皇太极看着面前几个庸医,倾身每人赐了一巴掌,怒喝,“庸医,什么太医,全部都是废物,都给朕滚,滚啊!”
  “兰儿,朕对不起你,枉朕一代乱世雄鹰,竟连自己女人都救不了。”看着海兰珠越来越惨白青黑的脸从耳根泛滥到脸上和胸前,皇太极满腔的愤慨积累的无处可发,一拳又一圈的击打在墙壁上,累了又在书桌上拟了张谕旨,冲着屋外喊道,“来人!”
  “皇上,奴在呢!”一直守候在门外的太监小哈皮听到皇太极的声音,忙赶着进来。
  “小哈皮,去将我的传国玉玺拿来,朕要即日在紫禁城外粘贴皇榜,谁能救得爱妃者,赏金一万两。”
  “喳。”
  “皇上,您的大印。”
  在白纸上重重的落下传过大印,“小哈皮,速去将谕旨表彰起来,拿到城外去。一有消息就跟朕汇报。”
  “喳。”
  昏昏睡睡,迷迷蒙蒙,身体一会儿火焰般弑烧侵蚀着,一会儿冰冷如冰窖般寒冷彻骨,渐渐地身体冷汗连连抽搐不止,一股痉挛而起,海兰珠双眸半眯,眼前白光闪过只觉刺痛地难受,又重新闭上眼,忽冷忽热的感觉又接着锥心般的痛感刺激着她的皮肉,忍不住红唇微启,轻吟出声:“嗯~”
  脑子里只觉得一股脑的发懵又躺了下去。耳边隐隐约约地听到几声细语轻言。
  “你们先下去吧。现已是正午,小人要为娘娘针灸治疗了。”温润如玉的声音择地有声。
  “是。”两个一高一低熟悉的声音轻应了声就消失离开。
  海兰珠躺在床上,心不由地一阵发紧。身上的衣带突然低松懈,空气中阴冷的凉风吹袭在她的娇躯上泛起一阵冷意,刚要拉起锦被过着娇躯时,一只冰冷如寒玉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海兰珠神经紧绷起,双眸猛地睁开带着狠辣的眼神,安放在锦被两侧的手伸起突然地掐住那只手的主人。
  “淫贼,竟敢连本宫的身体也敢肖想。”海兰珠盯着眼前青衣袍修身的男子,眼里一片森然。
  但是眼前的男子却望着她并不做反抗,俊美的容颜上依旧是淡然如水,轻笑,“难道宸妃娘娘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救命恩人?”听闻是救命恩人,海兰珠露出了迷蒙的表情,但是随即又脸色一变,“你说是恩人我就得信?若是恩人,那你适才的行为又作何解?”
  海兰珠凤眼圆睁,一眨不眨地直直的瞪着眼前的看似宛如仙人之姿,内心却是道貌岸然的男人,脸上尽是怀疑之色。
  “娘娘,你莫不是误会小人了!”青衣男子轻挽衣袖露出袖子里的银色长针,暴露在空气里的细针大喇喇的摆在海兰珠面前,“小人这是再给娘娘针灸治疗。希望娘娘能体恤小人的苦心,莫要治罪小人的无礼冒犯。”
  男子说的满脸诚心诚意,言语谦卑而恭敬,但是他的脸上却无一丝起伏波动,无欲无求平静地如仙人之姿出尘典雅。
  听闻是为自己针灸而来,海兰珠愣了愣没有说话,只是手底的动作慢慢松开回归到锦被的两侧。
  “原来是大夫,本宫适才失礼了,多有冒犯,望您莫要气恼责怪。”浑浑噩噩的昏迷多日,虽然是在梦里度过春华,但是对待自己的病情海兰珠隐约间也知道了个概念。歉意的望着青衣男子,脸上微红,“本宫的病,麻烦大夫照料了。”
  乳色亵衣羞人被她缓缓脱下,红赧着脸露出体内桃花色绣有金莲的肚兜,一双裸露在外如同初生莲藕般水嫩白皙的玉手,接触到阴冷的空气泛起了丝丝不协调的红润,妩媚亦动人。
  青衣男子片刻的失神,待回过神来,又轻摇了摇头自嘲地笑着自身的不自量力,执起银针针灸而起,良久才拔掉海兰珠身上的银针。
  拿起身侧的药箱,男子微微俯身,“娘娘,今日的针疗已结束,小人告退。”翻身挥袖而起,不带走一片云彩,男子迈着轻盈的脚步萧然洒脱的离开了寝宫。
  海兰珠紧紧地盯着男子离去的背影,思绪翻飞,凤眸眯起,眼底翻起汹涌的浪涛:这个大夫,真的是一个普通的大夫吗?迈步轻盈如风,言语出尘而雍贵,说他是普通人家,他的行为却又步步不再昭示着他的不平凡。
  “他会是什么人……”海兰珠低低低呢喃着,没有发现里屋内的珠帘被人轻拨晃动,低垂着眼睫,似喜非怒。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