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三十二章:邀请清瑶

  兜兜转转,瞬间,天即黑了。
  游清瑶站在关雎宫大门口朝着海兰珠主仆几人挥挥手,微笑着就准备离开了。
  海兰珠突然拉起游清瑶得手:“清瑶看着天色已晚,你就在本宫宫中住宿一晚吧。”又对着身旁的某个宫女挥了挥手,“你去范先生府邸吱一声,告诉他清瑶姑娘在本宫这儿,估计今晚会在这儿过夜的,让他莫要担心了。”
  那位宫女应了声,就出门了。
  “清瑶不会怪本宫自作主张,留你在关雎宫吧?”
  游清瑶看海兰珠一脸尴尬的歉意模样,不像是装模作样的,爽气的摇了摇头:“怎么会,清瑶高兴还来不及,就怕做错了什么,让娘娘生气呢!”
  游清瑶笑容清爽怡人,像六月的荷花美丽耀眼,站在身旁的海兰珠也不禁被她的笑颜影响到,心里顿觉开朗许多。
  来到自己的寝屋内,海兰珠借着天晚了是时候用完膳,将杵在一旁的几个宫女太监打发了出去,两人静静地坐着好半天,也不见谁先打开了话匣子。
  “清瑶姑娘,若是不嫌弃,今晚就与本宫一起就寝可好?”盯着游清瑶好半天,海兰珠才笑着问道。
  “什么?和娘娘一起睡?”这话不说还好,说了还真就吓了游清瑶一跳,能和大清娘娘一起睡这是福还是祸,“娘娘,这不好吧?”
  海兰珠看着游清瑶一脸不可置信的呆愣的模样,故意绷着脸,一本正经的将她带到床上坐下,“这有什么不好的,本宫准许你和本宫一起就寝,又有哪个人敢忤逆本宫?”
  游清瑶被海兰珠一脸紧绷地脸,不像是说谎。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紧张的跳了起来,小脸也爆红起来,“这个不好吧?娘娘?”
  “呵呵……”
  游清瑶听到海兰珠的笑声,这才舒了口气,感情娘娘是作弄她呢,小脸恼火地鼓起,碍于对方是娘娘,又泄了气,“娘娘,别再吓清瑶了,清瑶胆儿小的很。”
  “好,本宫不吓你了。”海兰珠用手帕整了整笑得出了眼泪的凤眼,“不过本宫邀你与本宫同寝,并不假。轻咬可愿意?”
  被海兰珠紧盯着的游清瑶,光是被看着就不敢说不了,“好吧!”
  “主子,该用膳了。”屋外响起敲门声,不久苏嘛喇姑和几个小宫女的身影就走了进来。
  苏嘛喇姑将膳食一一安置在桌上,又喝退了一旁进来的宫女们,这才回到海兰珠身旁侧身道,“主子,邀月被带回来了,身上的其他伤口还好,只是脸上的伤口恐怕……”
  海兰珠听出了苏嘛喇姑话里的意思,抬起双眼对着苏嘛喇姑:“难道宫里的太医都治不了月儿的脸?”
  “…是…”苏嘛喇姑说着这话时,双眸中含着晶莹的泪光。
  还有五年,等月儿满了25岁即可离宫嫁了人去的,可是今时今日的邀月毁了容,他年离宫让她怎么活?
  海兰珠眯起双眼,冷静异常地盯着苏嘛喇姑,“好好照顾月儿,尽可能的用上好的良药治好她。”
  “是。”苏嘛喇姑听完就准备离开,却又被海兰珠叫住,“苏嘛喇姑,记着收了月儿屋子里的镜子,莫要让她看到了,伤心。”
  “主子……”泪水终于决堤,苏嘛喇姑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望着海兰珠平静出奇的容颜,“主子,奴婢谨听主子吩咐,不会让邀月看了去的。”说完,捂着脸跑开。
  顿时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可这次却不似适才那般了无话题,只是某人心疼酸涩,心情不平静。
  “清瑶,尝尝看这‘糖醋排骨’!”夹起桌上的菜肴到游清瑶的碗里,海兰珠拾起容颜,平静的说道,“莫要因了刚才的小事儿闹得不平静,你尝尝看这宫里的菜香,还是宫外的可口。”
  海兰珠的平静让空气里都凝聚了严肃的气氛,游清瑶从刚才他们主仆二人话里便明白了海兰珠心里的难受,“娘娘,那个叫邀月的宫女一定会好的,你也别担心了。”戳戳眼前的美味佳肴,各式各样的看着都让人流口水,“这么好的菜,咱们也别浪费,浪费粮食可是可耻的哦。”
  “是啊。浪费粮食是可耻的。”笑笑抛却刚才的愁闷,“清瑶,尝尝呢,你还没告诉本宫这宫里的饭菜与宫外比起来哪里的好?”
  “当然是宫内的山珍海味好呢!”游清瑶看海兰珠终于有了笑容,拿起银筷子就去夹菜,美美的放进嘴里,砸吧砸吧小嘴,意犹未尽的又去尝试。起初还有点淑女味,不久就囫囵吐枣起来。
  海兰珠被她的吃相,逗的发笑,“清瑶,吃慢点,即使好吃也要慢慢咀嚼。”
  两人正吃得欢,屋内却突然飘起一股梨花香,充溢着整个屋子,海兰珠警觉得用手帕捂住嘴唇,身旁的游清瑶奇怪的看着她,嘴巴张口就要问,身体突然热的说不出话来,欲要询问的樱唇出声时竟成了呻吟。
  莫名其妙地盯着海兰珠,海兰珠皱了皱眉,“好像是春、药之类的东西!”
  “嗯??”春、药?
  “嗯。”海兰珠应了声,捂着脸打开门,只见地上躺着位昏迷的宫女,回屋拿了杯冷茶径直地倒在那宫女脸上,片刻宫女便醒了,“主子?”
  “弄点冷水给里面的清瑶姑娘沐浴更衣。”海兰珠快速的吩咐了声,就窜出了屋子,偌大的关雎宫海兰珠绕了半天也不见可疑人,拉着突然经过的小太监,“你在这里又看到什么可疑人经过吗?”
  “没有,主子。”回答的声音低沉,略带刻意的沙哑。
  “没有就算了,你先走吧!”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