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三十章:情未起,恩先断

  “大格格,大格格!”苏嘛喇姑推门进来。
  “怎么了?苏嘛喇姑。”海兰珠抬起迷茫地双眸看向她。
  苏嘛喇姑脸色凝重地俯身,“范先生来了!”
  范先生,范文程?他怎么了啦?
  “让他进来,你和月儿先出去在门外守着,有什么事再通报。”皇太极才前脚刚走的,他怎么也来了。
  “海兰珠。”一声大喝,银光在眼前闪过。海兰珠侧身躲过,“范文程,你这是做什么?”
  范文程拿着银剑的手微微一颤,最后还是被眼底的血腥抹灭,“我没想到你会怎么狠毒,连自己的妹妹都要出手。”
  “什么?”看到范文程眼底的不信任与狠绝,心里对他最后的依恋也渐渐消散,冷呲一声鼻,“你认为是本宫下手让她流产的?”
  “难道不是?那为何她的宫女铃儿说是你推的?”范文程讶异地愣了神,不过一会儿又出剑指在海兰珠脖子上,“兰儿,不管是不是你下手的。我希望你都不要对庄妃下手,她曾经救过我,她对我有恩。”
  “有恩?范先生,她对你有恩,你就来找本宫?”紧握的双愤怒地打在范文程的脸上,“如若本宫想害她,早在今早皇上留在本宫宫内时就先她一步告状了,还等到现在让你指着骂?”白皙水嫩的脖子擦过利刃,点点血丝渗透了剑身,很痛可惜海兰珠却觉得心更痛。
  比起皇太极,他什么都不是。
  看到海兰珠擦伤的嫩肤,范文程慌乱地扔掉银剑,疼惜地摸着她的嫩肤,却被海兰珠冷漠地甩开,“范先生,请自尊。若是再敢对本宫毛手毛脚,本宫就砍了你的手。”
  “兰儿,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警告你莫要伤害我的恩人。伤到你,真是我无意的。”
  “无意不无意,与本宫无关。后宫乃是重地,范先生您好歹是我大清学士,莫要做出有辱身份的事情。今后本宫希望你莫要再来了。”咬着泛紫的嘴唇,冷硬地甩下这句话,海兰珠背过身不再说话。
  或许他的到来,是让她更坚定对皇上的感情。动摇了怎么久是该有个结局的。
  静静地注视着海兰珠的陌生地背影,范文程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还想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地流逝,拖着身体退出屋门。暗暗低咒,他怎么会怀疑她会害庄妃呢?只是听到宫女传言,就对她的感情产生动摇。
  低垂着眼帘,长而浓密的睫毛顺着眼帘轻轻地晃动,突然屋顶上射来一道黄晕的光落在范文程身上,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还不得他反应,随着屋顶上射来的飞刀,海兰珠正转身看到这一幕,扑向范文程。
  “该死。”屋顶上传来男人低低低咒骂。目视底下抱在一起的两人嫉妒的眼神都要喷出火了。
  屋里四目相对,没有倾心的电光,只有冷情的一瞥,海兰珠就匆忙地起身,“屋上的‘贵客’,既然来了,为何藏头露尾的不现身?”
  屋顶的男人起身的脚搁在了缝隙里,桃花眼快速的溜转,艳唇划过魅意,“都说是‘贵客’了,自然是不好现身呢,免得扰了你们的好事,不是吗。哈哈……”
  暧昧不清的笑从顶上飞过,人影就不见了。
  “兰儿。”身后传来范文程沉闷的喑哑声。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不然你不会回身救我的。”以后入手,范文程坏绕住海兰珠纤腰,揉进自己的怀里,春水柔情的双眸融进海兰珠的肩上,嘴角带着喜意。
  “范先生,马上,立即给本宫出去。”海兰珠被说的心咻的发悚,推开范文程,“月儿,月儿……”
  “主子,主子,月儿在呢。”邀月本身就没有走多远,听到主子呼唤,推门就进来,“范先生,你又伤害了主子。”
  入目瞥到主子脖子上的擦伤和地上的银剑,邀月像老母鸡护小雏鸡一样,拦开范文程,“范先生,当初在御花园你伤害了主子让她整整发烧了一夜,奴婢也不与你计较了,为何今日你又一次伤害主子?”
  “若是你是对主子抱有非分之想,奴婢劝你早日罢手,主子是皇上的女人可不是你能肖像的,宫里有宫里规矩,你若是有点情意。就不该再来伤害我主子。”忆起当日在御花园看到主子单薄如尘的身影,邀月就一阵后怕,当初他就看出了这男人是看上了她主子,可是她主子其实他能垂慕的。
  “邀月,我并不想伤害……”
  邀月再一次打断他的话,“奴婢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还是假,奴婢只知道你来后宫对主子的名誉不好。而且奴婢若是没猜错,你昨日既然带了那清瑶姑娘来必定是对人家上了心吧?宫廷宴会是不准让家眷以外的人来的,既然你对她有情,就该本分点……”
  邀月的话字字像把千金重的铁锤捶打在范文程的心上,盯着海兰珠的柔情,逐渐的弥漫起隔阂,“微臣,越轨了。宸妃娘娘。”
  范文程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关雎宫的宫门的,等到意识到时候,冷风刮破了好不容易立起的防护罩,一点一点的破碎。
  脑海里突然出现与清瑶初见时,她那调皮可爱的小脸在戏耍到街上恶棍时的顽皮,被他追打后的惊慌失措,是那么的俏皮又逗趣。
  转而画面出现了麝香花海里佳人出拳时的英姿飒爽,跳入湖内寻找自己时的担心与凄凉,诸如此类让他感动的画面让他难舍难弃。
  他到底喜欢谁?
  “主子,你别想了,想那男人做什么?还不如庄妃的事,今日我听永福宫的铃儿说娘娘流产了,着实吓了我一跳……”邀月皱巴这小脸,一脸气愤地抬起双拳,“那铃儿也不知是抽的哪儿的风,一直污蔑主子你推的庄妃,是你害她流产,简直是污蔑……”
  “月儿,若说真的是本宫推的,你信吗?”好笑的看着邀月像个小鸟一样在面前叽叽喳喳个不停,海兰珠早就忘了先前的不快,反正都准备放弃这段不可能的情,没什么好想的。
  邀月果然听到海兰珠怎么不信任自己,鼓着腮帮子,瞧着小嘴,“月儿才不信,主子的为人如何,别人不知道,难道我月儿会不清楚吗?自月儿来关雎宫起,主子对谁都是一味以和谦让的,当然除了那专门找人麻烦的扎鲁特和伊尔根觉罗氏,他俩的脾性连我们这些奴才都看不下去了。”
  真想不到,她只是懒于应付那些娘娘,月儿居然认为她是谦让,若是她知道她的本性会否会离开她?这个念知让海兰珠不好受,岔开话题,“对啦,月儿,你可知道近几日本宫的饮食起居是何人安排的?”
  是时候查查她中毒的事情了,她可不会让自己白白地挨了这毒。
  “主子的饮食起居吗?一直都是我安排的,怎么了?主子?”邀月不解。
  “是你?”她倒不会怀疑月儿会害她,“除了你还有谁动过我的膳食?”
  “嗯,主子的膳食除了我是没人动过了的。”邀月想了想回答。
  没人动过了!那她是怎么被下毒的呢?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