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九章:皇太极的情愫

  “皇上,你快去休息吧,您都一宿没合眼了,莫要熬坏了身子?”
  “朕没事,兰儿中毒一直没醒来,你让我怎么回去休息?”
  “可是,皇上……”
  “你先下去吧,待会有事,朕会叫你的!”
  “是。”
  睡梦中,海兰珠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皇太极与邀月的话,紧闭的双眸颤了颤,想要睁开眼,眼皮子却跟千金重一样怎么也抬不起来。
  貌似自己好像中毒了吧?可是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兰儿。”露在被外的手突然被一双温暖的大掌呵护在掌心,“为何你还不醒来,可知道朕真的好担心。”
  一滴冰冰凉凉地液体滴落在她的手上,顺着手臂滑落,像是滴落在海兰珠的心田,划出了浅浅地深沟。那是他为她落的泪吗?
  “……知道苏太医说你中毒的时候,朕的心有多慌吗,突然看到你没有一丝血色孤单单地倒在湖边,朕以为你会离开朕了。”亲吻了下她冰冷的手指,“当初朕的额娘也是突然倒在地上,朕哭着请求她别离开朕,结果她还是撒手抛弃了朕。那时朕才13岁,在父汗眼里也只是个资质平平阿哥,朕不是嫡长子所以很多人都暗地里欺负朕,那时朕真的好狠额娘。”
  原来他的身世也是如此的凄凉,被握住的手轻轻地握了握,皇太极以为佳人要醒了,激动地看向海兰珠,结果还是张紧闭的小眼,只是那嘴唇上的深紫黯淡了许多。
  “……自额娘死后,朕便发誓超越所有的阿哥一定要得到父汗的宠信,不是嫡长子无关系,只要朕为金国立得军功,在军队中立得威让他们拥戴朕,真相信朕能做上下一个汗王的位置。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朕在历尽种种的挫择终于坐上了汗位,即使这路途中沾尽了多少族人兄弟的血,最后朕还不是在漠南称霸了……”
  轻轻地揉着海兰珠的平静的睡颜,皇太极柔情脉脉地继续着,“朕戎马一生,常年征战南北,即使是娶妻生子也只是为了政治利益、延续后代。朕以为这一生都会如此,可是偏偏遗漏了你,第一次瞧见你是在科尔沁的草原上,那时的你骑马跑在大草原上美丽的格桑花一样,让朕痴迷。所以朕不顾众人反对去了你进门。可是你的行为却让我又惊又痴……”
  “洞房那天,你居然光是盯着朕都差点昏了过去,等云雨之后果然你还真的昏了,却不曾想过你再次醒来居然睁着双小鹿般迷雾的双眸盯着朕,好似不认识朕。”轻盈地吻落在海兰珠的额上,“ 那时的朕还以为你跟后宫里的女人一样欲擒故纵,甩袖赐了你‘落子汤’!可是赐给你后朕就后悔了。第二日返回你宫内,没想到竟能看到你如此可爱的一面,把那漱口的水当成了茶喝了。因为朝政上总是忘不了你的倩影,朕便早上花园里练拳散心,想不到还是能遇到你,真故意躲起来,却没想到会有黑影人欲要行刺你,刚想出手你居然自己动手解决了,可惜你武技精湛内力却无,最后昏倒还是朕救得你。而那‘月魂引凶’‘整改后宫’时等等你所触及到的事儿,完美的处理都令朕对你难割难舍,若是你只是个普通女子,安分地享受着朕的宠幸,或许朕就不会对你如此上心,如此心痛……”
  “这话朕从未与人说过。”温柔如水地盯着床上的人儿,皇太极轻轻地呢喃。“也只有面对你,朕才会如此无以控制的吐露。”
  没有预料的,海兰珠居然发现自己能睁开眼,触入眼帘一双低垂着眼帘忧伤红肿地黑眸,再看到她睁眼时,他的眼里突然迸起道灿烂的亮光。
  “你……”张口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只剩下,“躺臣妾这儿睡会儿吧!”说完默默地翻开被角,朝里面挪了挪。
  “你醒了,昏迷了一宿,终于是醒了。”像是在说给海兰珠听,又似是喃喃自语,紧紧地揉住她的娇躯,像是要深深地融入自己的身体内永远不放开。
  强而有力的臂膀探向自己的腰间,海兰珠的头突然被他锁在身下,倾躺在床上,温柔又霸道地吻融进了她的朱唇,似是要允干她唇里的蜜汁,吻得心都痛了。
  “叫朕的名字!兰儿……”唇齿相切处,流溢出皇太极几近呢喃地声音。
  “太极,极……”
  海兰珠顺从应着,闭上眼抱着他的双臂,没有再挣扎只是想好好享受这难得依恋。
  “皇上……”邀月进来时瞧见这香艳的一幕,羞得脸都红了,可心里又为这事开心不已。
  “嗯……”海兰珠听到邀月的声音,挣扎的从皇太极怀里脱身而出,女儿气的红着张脸嗔怪地斜了眼他,被滋润的发红的红唇轻启,“皇上……”
  酥麻甜腻的情人声,好似发情的小猫在皇太极心里挠着一样,痒痒地撩人。
  皇太极憋着一身的欲、火,瞪了一眼没有眼见得邀月,“若是没有什么能让朕信服的好理由,朕就赐你死罪。”
  邀月被他一双欲求不满的眼神瞪得颤了颤,“皇上,永福宫的庄妃昨夜流产了。”
  “什么?”听到布木布泰流产了,皇太极不可置信地站起身,“庄妃怎么会流产的??朕竟不知她有怀孕?”
  “皇上,妹妹怀孕的事,臣妾知道。”海兰珠皱起眉,她可没忘记她昏迷时她们的嘴脸。妹妹吗?指不定再怎么筹划着她死呢。
  后宫如刑台,不是被杀死,就是反抗诛杀掉刽子手。这个道理她一直都懂。
  “兰儿,布木布泰流产,朕不能不管。”抛下这句话,皇太极理了理衣裳就赶着去了永福宫。
  海兰珠盯着皇太极走远的背影,凝视着久久不语。也不知将这颗孤寂依旧的心落在这座帝王冢,是对还是错。
  回忆起梦里听见的耳鬓私语,或许是对的,毕竟她是真的对她用情了。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不知这亘古不变的定律是否会为了海兰珠创造出的奇迹呢!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