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八章:竟然被妹妹陷害了

  “妹妹慧心巧舌,姐姐们真是难以比拟。”使臣四人走后,场面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最后还是哲哲打破了这局面。
  “是啊,娘娘的七窍玲珑心真是吾国之大幸啊。”听哲哲这话,底下的文武百官各附属国属臣都连连称赞。
  反而皇太极目视着海兰珠的眼神越来越耐人寻味。
  “皇上,今日是庆祝大清成立举国欢庆的宫宴,莫要因这几个突然造访的人破坏了该有的气氛。”范文程适时地出面道。
  “嗯。”皇太极轻应了声,饮下身旁小哈皮刚倒的酒。得到了皇上的准许,殿上的场面又热络起来。宫女太监们也渐渐地端来各式各样的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珍馐穿梭在人群中,御前表演的舞姬也扭动着婀娜的身姿舞动在殿上。
  “姐姐。”海兰珠正百无聊赖地欣赏着御前表演,酌一杯美酒时,身旁的布木布泰推了推她的手。
  “妹妹,怎么了?”海兰珠回过头,看见布木布泰捂着肚子难受的样子,“是不是想孕吐?”
  布木布泰艰难地点了点头,海兰珠心想反正待会也没什么事情了,扶起布木布泰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崇政殿。
  御花园
  “呕……呕……”
  “妹妹……”海兰珠皱起眉头,看到布木布泰因为怀孕而吐得一脸惨白兮兮,心里也起了疙瘩。
  原来怀孕得人,怎么痛苦,看布木布泰吐得连胆汁都快吐出来。
  吐了半天布木布泰才搀着她宫女铃儿的手转过身擦了擦嘴角。
  “姐姐,让你见笑了。”布木布泰难为情地低垂着他。
  “哦,没事的。”突然看到不远处耸立的三里亭,“咦,这亭子是什么时候建的怎么今天,我才发现?”
  “呵呵……”铃儿听到海兰珠的疑问,扑哧地就掩嘴笑起来,“娘娘,怕是您是不常来这御花园东面吧,这三里亭其实早就有的。是皇上特意为赏花的娘娘们建造来休息的地方。”
  “哦,是吗?”为了掩饰尴尬,海兰珠于是提议去亭子里坐会儿。
  坐在亭子里,两人也觉得傻坐的挺无趣的,就让铃儿去膳房拿些食物来,借着光赏赏花,赏赏月的也好。至少海兰珠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回殿里肯定又是一阵无聊。
  月光下亭前的树影晃动,一白影走出。
  “谁?”海兰珠警惕地看向来人。
  “是我,是我,游清瑶。”白影走出来,友好地牵起海兰珠得手,“娘娘今天多亏了你帮忙,不然刚才的御前答题,我是有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游清瑶自来熟的动作,弄得海兰珠哭笑不得,“不必感谢,即使本宫不出手,其他人也会帮你解决的。毕竟这是关乎大清的威严。”
  “嗯,说的也是。这皇帝的事情,那些个大臣什么的估计是拍着马屁也要去帮的。古外今来都这样。”见海兰珠不在乎,游清瑶自顾自地坐在她们的身旁,嘴里不停地念叨,“对啦,两位娘娘不在殿里看表演,为什么都出来了?”
  海兰珠见过不怕生的,还没见过这么不怕生的,才不过第一次见面,就跟老熟人了一样,盯着游清瑶半天没说话。
  “清瑶姑娘,你既然问我们为什么出来,那你为什么又出来?殿里的舞蹈不好看吗?”布木布泰和善地笑了笑。
  这会儿铃儿也端着吃的回来了,游清瑶拣了块酥糕就往嘴里扔,“娘娘,清瑶不想骗你们,你们的舞蹈看着也太乏味了。”说着还夸张比了比手,“我看过蔡依林的辣舞,看过周杰伦的DJ舞,看到韩舞,印度舞,街舞等等,还没看过那么无聊的古代舞。天呢!我可是个追求时尚的现代女性。古代舞早就OUT了!”
  说完游清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上嘴,惊颤地瞪着张水剪似的大眼。
  原来刚才她没猜错,她真的和她一样,穿越时空的少女。
  “DJ?韩舞?印度舞?街舞?”布木布泰挺着肚子,满脸好奇地望了望海兰珠,又转向游清瑶,“大清,哦,不,你们汉人还有这舞蹈?本宫怎么从未听说过。”
  “啊哈?啊哈哈……娘娘,这个那个,您常年住在宫里能知道就好了。等什么时候有空,清瑶带你们去看看哈。”
  海兰珠低低地偷笑,这布木布泰常年不出宫,你怎么唬她也不知道。
  “清瑶姑娘,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本宫是无缘再有出宫的机会了。”布木布泰可惜的悠悠叹了气,“出来好一会儿了,也该回殿里了。”
  “这么早?”海兰珠看看天色,连亥时都未到。
  “是啊,娘娘,现在还很早呢,在我家乡,这会儿估计还在上网冲浪。”
  “上网冲浪是什么?清瑶怎么老是说些奇怪的话。不过本宫还是回去的好。”布木布泰坚持己见地搀着铃儿就要离开。
  海兰珠也不好在待在三里亭跟着也准备走。游清瑶也不落下。
  回去的路上,游清瑶新奇地这朵花儿摸摸,那朵花儿赞赞,乐不思蜀。走到湖边,游清瑶借着今晚明亮的月光稀奇地盯着湖里的鲤鱼,“这皇宫里鲤鱼就是不一样,看着都新鲜。”
  “清瑶要是喜欢,就常来宫里走走吧,看今晚范先生都将你带到了宫里参加宴会,估计这先生是对你上了心的。”布木布泰不经意地调笑,却令海兰珠心瞬间跌倒了谷底。
  怪不得他今晚会带清瑶过来,原来是喜欢上人家了。可悲的是自己对他居然还有念想。
  游清瑶脸蛋羞臊地粉扑扑地,扭捏地跑开了,“娘娘……”
  “哎,怎么又看到你们俩姐妹。真是人倒霉起来,散个心也能撞到两个晦气的人。”伊尔根觉罗氏踏着花盆底鞋,腾腾地感到海兰珠们面前,“也不知道今日御前表演是不是先前遇到了你们两姐妹,竟弄得皇上龙颜大怒,怪我涂得满身金玉良器,奢侈了这后宫。”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伊尔根觉罗氏出了名的奢侈败坏,宫里的人又不是不知道。”海兰珠心情不好,说出的话也带了针眼,这能怪她自己倒霉撞枪眼了,拉起布木布泰的手就要离开,“妹妹,你不是说想回殿里吗,姐姐也不就留了,将这地方就好心地让给有些人吧!被皇上骂了,也怪是可怜的,咱是想让换上怪责也是难的。”
  “海兰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的本宫好像很可怜似的,本宫还需要你来施舍?”伊尔根觉罗氏紧紧地追着海兰珠步伐,也怪她自己霉运,哪里不好走,非得走湖边还踏着青石板,踩上板上的苔藓一滑溜就载在了湖里。
  这湖水的冰冷海兰珠是尝试过的,冷的人是只掉鸡皮疙瘩。
  “扑哧扑哧”伊尔根觉罗氏白了张脸,在那湖面上摇着白色的帕子,“救命……咕噜咕噜……救命……啊……”
  “啊~”布木布泰身旁的铃儿吓得嗓子的卡在喉咙里了,好半天才呼救,“救命啊~救命啊~庶妃娘娘落水了,庶妃娘娘落水~~~”
  “姐姐,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呢?”布木布泰站在湖边张望,一张笑脸吓得也是一阵铁青。
  海兰珠盯着那湖面,却没有动弹,“这伊尔根觉罗氏,是该好好惩罚惩罚,喝口水,待会会有人救她的。”
  “姐姐,你怎么这么冷血呢!好歹是条命呢!”布木布泰嗔怪地瞪了眼,站在湖边干着急,她怀着孩子也不好下水的。
  海兰珠被布木布泰念叨着,耳朵都快出茧子,瞧远处人影无几,这宫里办事的可真慢。暗暗低咒了声,就准备下水,才走到布木布泰身旁准备跳下去救人,布木布泰居然扑通地落水了。海兰珠一时惊愕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铃儿不可置信的怒视着自己。
  “宸妃娘娘,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主子,主子对你亲如姐妹……”
  海兰珠这才反应过来,被陷害了。下水准备自救,突然脑袋昏昏沉沉地倒在地上。
  昏倒前,海兰珠迷迷糊糊地看到张奸计得逞的笑脸,以及晃眼间出现的一双温柔而深邃的黑眸,黑眸的主人怜惜的抱起她的身子,她才安心地倒在了他怀里,嘴角勾画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