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六章:朝鲜使臣(一)

  皇宫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宫女太监们都换上了大红旗服,文武官员携着家人女眷,大清番邦皇孙贵族、各国使者都闻声赶来祝贺。
  申时末,海兰珠没做什么打扮就领着邀月和苏嘛拉姑等宫女去了崇政殿。
  “姐姐,你来了。”路上,布木布泰咧着嘴和她的宫女铃儿就朝着她走来,“今日姐姐真漂亮,柳眉淡扫似新月,朱唇不点已销魂。”
  “妹妹妙赞了,比起妹妹的姿容姐姐算不上什么。”海兰珠随意的应付着,撇到她紧抱地肚囊,“妹妹,你这事跟皇上说了吗?”
  布木布泰抱着小腹,面露慈祥,“还没,我准备今日趁着盛典再喜上加喜。”
  “咿,这不是关雎宫的宸妃和永福宫的庄妃嘛!二位可是好福气,不晓得是用了什么手段,你们一姑两侄三人可都是做了后宫的主啊!我得好好恭喜二位呢!”尖酸刺耳的女音忽然插入。
  海兰珠不用猜就已知道又是那个伊尔根觉罗氏,今日的她穿的花枝招展,似是要在今日大展拳脚,全省上下华丽花哨,挂满了金银首饰,脖子上的金项链耀眼的晃得海兰珠眼的疼了。
  移开眼,没有去搭理那满嘴醋味的女人,淡淡地朝着她扯了扯嘴皮,算是打过招呼了。这种人多说无益,还不如装聋作哑。
  伊尔根觉罗氏将这抹敷衍当做了海兰珠对自己的不屑,气愤地面红耳赤,“海兰珠,你那表情是何意?是对本宫的藐视吗?”
  海兰珠盯着她依旧是笑着,没有回答。心想若是再紧逼不让,她也就不客气了。
  “你,你居然无视本宫!”
  “娘娘,您误会了,主子不是这个意思。”邀月一看情势不对,不等海兰珠回答就跪在伊尔根觉罗氏道歉。
  “月儿,站起来,她不值得你跪。”海兰珠扶起邀月,睨视着面前的女人,“本宫若是对你不屑,你认为你还有能力站在本宫的面前?你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庶妃,本宫愿意搭理便搭理,不搭理你认为你还能趁什么能?本宫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蝼蚁一样轻松。”
  “主子……”邀月轻摇了摇海兰珠的衣角。
  “月儿,无碍的。看着时辰,估计宴会即将开始了。我们先入座吧。”海兰珠安慰性地摸摸邀月,“伊尔根觉罗氏,本宫过去不跟你斗,不代表本宫无能,而是你连与我较量的资格都没有。”
  “你,海兰珠就你还有资本?除了那狐媚的脸蛋,你……”伊尔根觉罗氏被气得口不择言,布木布泰怒瞪了他一眼,“伊尔根觉罗氏,注意你的德行!”
  “哼,你们是姐妹。自然帮着自个人,莫要让我逮到机会,如若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好啊。本宫等你!”海兰珠眼里精光闪闪,嘴角笑得无邪。
  “姐姐,你和伊尔根觉罗氏的恩怨恐怕是难以解开了。”布木布泰但心地看着海兰珠。
  海兰珠轻笑,“妹妹挂心了,宴会即将开始,我们还是进去吧。”
  刚踏入崇政殿的范围,站在殿外招呼百官的太监们就朝里头大呼:“宸妃、庄妃、庶妃到!”
  这太监一叫,殿内的人都朝着海兰珠她们看,踩着正门前的红色地毯,海兰珠处变不惊地感受着大殿两侧的目光洗礼,被殿内掌事的宫女引到了首席龙椅右侧两侧的目光才渐渐消散,可是海兰珠却仍然感受到从不同方向射来的两道灼热的视线。
  顺着视线,海兰珠顺着其中一对视线探去,却感叹宁可没有去看。
  今日的范文程一身儒雅淡装,山水折扇轻抚胸前,依旧是气宇非凡的外表,只是身边却坐了一位靓丽洁净不失为美人的旗装女子,两人坐的很暧昧,海兰珠几乎以为她们真的是恋人。
  心像掉入了万丈深渊,空荡荡的。马上移开眼,看到额哲探究地看着她和范文程,又慌忙地闪眼。
  “皇上、皇后驾到!”又一声太监独有的尖细声,海兰珠这才冷静下来,跟着文武百官都跪下迎接皇太极。
  “哈哈哈~~众爱卿平身!”人未到,声已到殿内。
  皇太极一身明黄色龙袍从殿外迈进,身后也是一身明黄凤妆的哲哲,两人如同天界龙凤驾临,接受这众人洗礼坐在龙凤椅上。
  这椅子还未捂热,殿外一太监匆忙赶来,“皇上,朝鲜国使臣罗德宪、李廓等人拜访。”
  “朝鲜?”听到朝鲜,在座的各附属国官员使臣都一脸凝重的望着首位上的皇太极。
  皇太极本来还春光满面的脸上,阴沉了下来,“宣。”
  “宣朝鲜国使臣罗德宪、李廓等人进殿!”
  怎么大家都突然安静下来了,气氛很是不对,难道朝鲜来的很不是时候?海兰珠望向殿前,只见刚进殿两个穿着朝鲜蓝色朝服,头戴黑色长条顶帽,满脸络腮胡的男人迈步稳重地走到殿前,身后是两个穿着棕色高帽的侍人一人拖着一托盘。
  大义凌然地跪倒在殿上,齐声,“朝鲜国使臣罗德宪(李廓)拜见金国国汗,祝愿金国永垂千古。”
  罗德宪二人这话一出,在座的人都大气不敢出望向皇太极,很久,皇太极坐在龙椅上凝视着殿上的四人,一言不发。
  “哈哈……”突然皇太极大笑出声,“朝鲜国使臣真是幽默,可惜朕的文武百官可不喜欢听笑话!”这话皇太极说的极冷,冷到震颤了每个人的心。
  “金国国汗,我们并没有说笑。”罗德宪、李廓为了证明没有说笑,字字铿锵有力。
  “哦,是吗?”皇太极冷凝这二人,“朕的大金早在三日前就已改为大清国,二位在出使路上多日,难道就不曾听闻。”
  “大金国改成了大清吗?那大清国皇上我们十分真诚的道歉,在我们的记忆中只有大明帝国,所以并不曾听闻。”两位朝鲜使臣看似道歉的垂头,语气里却没有丝毫悔悟。
  “哈,连吾国时政都不知晓也敢前来,二位使臣也不怕失面子,可见其脸厚如城墙。”左侧坐在第一位的多尔衮调笑的推搡了身旁一黑衣着身的男人,“岳托小侄,平日你常说自个脸厚如墙,今日一见,你还是薄得很啊,哈哈!”
  多尔衮身旁的岳托听了,嘴角不自禁地微微抽搐,他什么时候说他脸皮厚了?他怎么就不知道?皇叔说话怎么还是那么没大脑!
  “哈哈哈……”两侧的使臣官员闻声拍桌大笑,就连身旁的家人女眷也矜持地捂嘴轻笑。
  稍微年轻点的使臣罗德宪,忍受不了耻笑,鲁莽的就要反击,却被身后的托着托盘的侍人拉了拉宽大的衣袖,海兰珠是场上唯一一个没有全心全意的人,因此他们的小动作她看到了。
  果然那自称是罗德宪的男人合上欲要张开的嘴巴,不满地无声蠕动了嘴唇,最后还是平息不动。
  “大清皇上,我为起先的不礼貌向尊贵的您道歉。”朝身后拿起一托盘,李廓谦逊翻开上面的红布,递上,“此物乃是我朝鲜国王陛下特意贡奉给贵国的大礼之一——九龙蓝玉杯,这是我国王陛下特别以贵国的风尚礼俗打造的蓝玉杯,杯身以蓝田玉助阵周围环绕金色腾龙,意寓龙腾九霄,一统天下。并且此物还有个特点凡是倒入此杯的液体都会变成美酒。”
  李廓得意的看着大清百官炙热垂涎的眼神,又翻开另一托盘上的红布,“而这‘美人嬉水’图……”故意吊起众人的口味,李廓摊开托盘上的画卷,两个绝色佳丽似嗔似怒地互相扑水,身上都是一袭单薄的明朝服饰,溪水洒落在身上,露出胸前隐约的娇羞浑圆,“……乃是国王陛下用‘上等’画卷亲自作出的,耐火耐水,即使刀枪也不可使之破坏。”
  “嘶~”即使大清美女如云,在座的男人也看的欲、火胸中烧。身旁的妻子小妾嫉妒地都眼冒火星了,男人还是纹丝不动。
  这时,刚才那两道火热的视线突然转变成了三条,海兰珠惊讶的发现除了范文程、无赖额哲,就连龙椅上的皇太极也是赤‘裸裸’的眼神望着她,好像那画卷里的女人就是她一样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隐约的好像有两道赤热的火光在里面跳动。
  海兰珠吓得忙移开眼,额哲和范文程她可以理解,为什么连皇太极也如此了。他不是该看着他的新宠妃淑妃——特玛•璪。莫名地思及皇太极的怀里抱着另一个女人,身体不自在的想要抗拒。
  “国王陛下的礼物,真很喜欢,小哈皮还不呈上来。”
  “是。”小哈皮一眼小眼弯弯地准备下去。
  “大清皇上,您就怎么容易收下吾国陛下的两份大礼?这恐怕不妥吧?”李廓忽然态度一转,“小臣曾在明朝游历听闻大明有句俗语‘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所以皇上想要得到这两样宝贝,我们是有条件的!”
  李廓这话一出,殿上马上冷场,“李廓、罗德宪你们什么意思?一个才巴掌大的小国也有胆与吾国谈条件?莫非你们此次根本就是来者不善。”坐在右侧第二位的长相颇蛮壮的男人,粗声挥起大手,“来人,拿下这几个朝鲜使臣。”
  闻声,殿外腾腾腾地脚步声有序不乱地赶来,手拿利刃搁在殿上的四人脖子上。
  “放手,都给我退下。”皇太极收回在海兰珠身上的视线,怒视着殿上扛着利刃的队伍。
  “阿巴泰,今日是吾国庆祝大清成立的好日子,莫要大开杀戒,见了血光就不吉利了。”哲哲适时地温声劝解那个蛮壮的男人,海兰珠这才记起来他是上次在御花园和皇太极谈事被她撞到的阿巴泰。
  “多谢皇上不杀之恩。这位实慧大体的女子该是大清的皇后吧!李廓(罗德宪)感谢皇后千岁。”突然造访的军队离开后,两位使臣感激朝着哲哲俯身道,“不过,还是先前的话,欲得吾国二宝,小臣希望大清皇上能满足了我们的条件。
  大清泱泱大国,必定是人才济济,小臣想皇上应该不会胆小如鼠辈吧!”
  赤‘裸裸’的强塞强卖,海兰珠只听见身旁‘咔嚓’声脆响的同时,皇太极朗声的笑意跃出,“朝鲜国使臣如此谦卑要求,朕泱泱大国怎么能拒绝你们的好意,就让你们好好看看朕的大清是人才皆备,比之你们朝鲜高于千倍万倍,是你们无法比拟的。”
  “好,皇上如此豪迈,那我等就不再推搡。若是大清国子民能解出我以下的提出的两大疑题,我们就将这二宝赠给大清国皇上并且附送画中的两大美人。但是如若答不出……”李廓环视着殿上的众人,狡黠地眼神定格在首位上的皇太极身上,“我们将要贵国反赠朝鲜国一个巴掌大的疆土。”
  当李廓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海兰珠耳边又是两声‘咔嚓咔嚓’脆响,撇过头,原来皇太极心里怒火已不是憋着就能解决了。龙椅上的坐垫上,三个金色龙头被扳掉了。
  “好。”最终,皇太极还是面不改色的从容坐在决定。
  “皇上。”范文程刚才就在想李廓和罗德宪怎么可能只要一个巴掌的疆土,这样连人都站不住,但是若是在地图上,那巴掌大该有多大……
  “范先生不必再劝,朕心意已决,朕相信大清是人才济济。”皇太极撇开头,“使臣,出题吧!”
  “好。”李廓和罗德宪得逞地奸笑张狂的露在脸上,“金溰,还不出来出题,哈哈!”
  “其实此题已在刚才的两件宝物中,尊贵的大清皇上。”被称作金溰的侍人跨步向前,“大清皇上请听好小人以下的两道题目:
  都说只要进入九龙蓝玉杯内的液体都能化成甘甜的美酒,那么小人却要问,什么液体的东西进入了此杯不但不会成酒,反而会凝固?
  ‘美人嬉水’图耐火耐水,即使刀枪也不可使之破坏,那么请问如此至尊的宝贝用什么东西能使它毁损?”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