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五章:崇德五宫

  在祭天仪式上改元称帝后回到皇宫,各大宫内的福晋太监宫女们也各自的忙碌了起来。为了庆祝大清的成立,皇太极特下诏书,举国同庆,免税三天,与此同时宫中设宴三天三夜不停息。
  话说当初哲哲对皇太极也举荐过称帝之时便是五宫萌发之时,第二天宫内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皇太极突然要娶囊囊太后,后宫之内也多了争夺五宫之位的人。
  第三日,皇太极下下诏书赐封大福晋哲哲为皇后,中宫改为了清宁宫;赐封阿霸亥博尔济吉特氏•娜木钟为贵妃,西宫改为麟趾宫,身份位居第三;特玛•璪(囔囔太后)为淑妃,东侧宫改为衍庆宫,位居第四;而西侧宫布木布泰被赐于庄妃的名号,西侧宫改为永福宫,位居第五。其他小福晋们一概被赐封为庶妃,其他媵妾’、‘婢妾’等人无称号。
  当众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位居于皇后之下的妃子会是谁的时候,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东宫的海兰珠。
  “圣旨到!”小哈皮的声音大清早地就从宫门外传来,海兰珠纳闷地从床上起身,匆匆地领着东宫一干人等跪在厅内听旨,自从改元称帝后清朝的繁文缛节也逐一显现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福晋海兰珠,柔明之姿,贤淑之德,敬慎持躬,树芳名于宫。人品贵重,性资敏慧,训彰礼则,幽闲表质。是以赐号为宸妃,其宫改为关雎宫。赐奴婢10人,太监10人,年奉白银1000两,另赐黄金100两,白银100两,金银珠宝10箱,玉器20件,珍珠60串,滋补药材2箱。钦此。”
  小哈皮这圣旨一念完,全东宫除了海兰珠,其他人都愣的说不出话来。
  “主……主子。您被封为关雎宫宸妃了。”邀月小心翼翼地瞪着眼睛,问。
  “恩。”能被赐封宸妃的事,海兰珠早就知道,崇德元年海兰珠被授予崇德五宫之一宸妃,位居五宫第二。
  虽然早就知道,可是当真的变为事实的时候,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成妃了不就意味这自由越来越远了?
  “呵呵,奴才知道您高兴,可娘娘还是要接旨的。奴才还要回去回复呢。”小哈皮将圣旨递到海兰珠面前。
  “臣妾,谢主隆恩。”满心愁绪地接起圣旨。
  “对啦,奴才差点忘记了,今晚为庆祝改元称帝,全国上下举国欢庆,皇上特于崇政殿设宴以及款待各国使臣。晚上的事尤为重要,宸妃娘娘莫要忘了。”说完,小哈皮也不急着离开,胆大地朝着海兰珠的方向磨蹭了双手。
  邀月明白的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十两银子递给小哈皮,小哈皮得了便宜直夸邀月懂事,这才离开。
  离开后,被赐予的宫女太监二十人纷纷前来报道,紧接着一箱的一箱珠宝首饰送了进来。
  “主子,您总算熬出头了。”苏嘛喇姑和邀月都朝着海兰珠俯身道喜。
  “赐封为妃,你们觉得是福还是祸?”海兰珠突然目不转睛地望着二人。
  两人一愣,“主子,能被赐封为妃,当时是福啊!这可是宫里的女人求之不得的。”苏嘛喇姑笑呵呵地说。
  “是福?我却觉得是祸的开端。”留下这句话,海兰珠困地只想回屋睡觉,最近她越来越瞌睡了。
  回到屋里,海兰珠喝了杯桑菊茶,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不到一会儿就睡得不省人事了。一人影从窗外跃进来。
  痴迷的双眸盯着床上的熟睡的人儿,伸手突然探向床上的小脸,空气里却突然闻到怪异的奇香,男人的身体里像是被火烧一样,盯着她的桃花眼渐渐泛起了血色。
  屋外人影晃动,男人迫不得已压抑着内心的萌动,跃出窗外。
  “什么人?”苏嘛喇姑推门进来,看到一人影跃出窗外,拔腿就让身后新来的太监去追。
  “苏嘛喇姑姐姐,怎么了呀?”一个可爱小脑袋探头探脑地从苏嘛喇姑身后伸出来,看着里面好奇地眨着眼。
  “哦,没事。”苏嘛喇姑转过身,见是新来的小宫女,朝她竖起食指,“夏荷,轻声点,主子在睡觉,莫要打扰到主子了。”
  “睡觉?!”小脑袋又朝里面望了望,瞧到一个正在酣睡的人影,又缩了回来,用手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夏荷不说话的。”
  “呵呵……”苏嘛喇姑被她的动作逗的发笑,曾几何时她也是如此纯真朴实。笑容慢慢地飘移。
  “苏嘛喇姑姐姐!”刚才追黑影的太监从窗外跳来进来。
  “夏荷,你先走!”
  “小德子,追到人了吗?”
  “小德子无能,没有追到!”
  “连你也没有追到?”虽然很少接触小德子,不过宫内的人都知道小德子武技不好,但是轻功却是最好的。
  若是连他都追不到,那那个人的轻功不是到了仙人之境了?
  “小德子,你怎么了?脸怎么红?”
  “苏嘛喇姑姐姐,奴才觉得房里好香,香的整个人都飘飘欲仙!”小德子说着这话脸都绯红地像个苹果似的。
  苏嘛喇姑扬鼻嗅了嗅,什么也没有啊!
  “呼!还好奴才已非完人,不然说不定会对姐姐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突然小德子低声地说道。
  苏嘛喇姑惊地瞪大眼睛,“小德子,你这话什么意思?”
  “啊?没没没……奴才啥也没说……”小德子窘迫地绕着苏嘛喇姑一溜烟的跑了。
  “这小德子,说话也不说全。”苏嘛喇姑低低地咒骂了声,也离开了屋子。
  苏嘛喇姑双脚一出屋子,床上的人儿突然睁开眼,眯起凤眸瞪向她离开的方向,眼底闪烁着肃杀。
  “咕咕咕”窗外鸽子声响起。
  海兰珠翻身而起,走向窗前,从鸽子脚上取出竹筒,然后放飞。
  “一切顺利。”竹筒里一封信,简短地四个字。
  海兰珠看了面色轻松一笑,一把飞刀从屋顶上射来,身子向里倾斜,飞刀射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刀上是团蹂躏的纸团。
  摊开‘小心香气。’也是同样的四个字,海兰珠却露出不一样的表情,神色凝重地望向屋顶,什么也没有,连个缝隙也没有。
  到底是谁射来的飞刀,告诫她小心!还要刚才新来的小德子奇怪的话‘还好奴才已非完人,不然说不定会对姐姐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
  莫非屋子里有什么女人闻不到的味道?
  凤凰楼内
  伊尔根觉罗氏带着铃儿等宫女气呼呼地推进叶赫那拉氏的宫内。
  “气死我了,姐姐!”伊尔根觉罗氏推开门,就掏出怀里的手帕嘤嘤地哭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妹妹,怎么一进来就哭哭啼啼的。”叶赫那拉氏正吃着膳房里新制的水蜜酥糖,听到她的哭声好奇地问。
  “这皇上突然娶囊囊太后为妃,妹妹也不多说了,毕竟他也是名声在外的一国太后。可你知道这位居皇后之下的那位妃子是谁吗?”
  “恩?是谁?”
  “是东宫的海兰珠,那个小蹄子。”说这话的伊尔根觉罗氏故意拉高声音。
  叶赫那拉氏果然申请不再漠不关心,忙放下手里酥糖,“是她。”
  “对啊,姐姐是不是没想到,我也没想到啊,这个海兰珠还没有你我来的早些,尽然先于你我被国汗赐为关雎宫宸妃。真是气死我了。”
  “姐姐,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伊尔根觉罗氏站起身,怨恨地指着关雎宫的方向,“要不我们找人杀了她。”
  “妹妹,怎么可以!姐姐也是嫉妒她,可是这都是命啊,我们不能有何怨言的。海兰珠虽然得宠,但是谁让她长得比我们更妖艳动人,体态优美呢?这岂是我们能比的。”
  “哼,她不就是有些狐媚的手段吗?要是妹妹有,还不把将皇上手到擒来。”伊尔根觉罗氏冷哼一声。
  “妹妹,诶,我们还是想想今晚的宴会吧,姐姐两天前特意选了支舞,希望能让皇上眼前一亮,能恩赐于我。”
  “你说今晚宴会啊?妹妹不会跳舞,选了会前歌一曲。呵呵……”
  “呵呵……”叶赫那拉氏赔笑的勾了勾唇.
  没有人知道阴谋正在今晚拉开了序幕。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