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四章:祭天,改元称帝

  凤凰楼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凤凰楼外,伊尔根觉罗氏掌掌狠毒地打在身边的宫女身上。
  其他宫女们瑟瑟地低着头,跪在一旁,一言不发,主子又发脾气了。
  “哼,这宫里有科尔沁来两姑侄,我就够委屈了,这下又来了个海兰珠,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主……主子……奴婢只是个宫女……这主子之间的事情……奴……奴婢……”被打的宫女挨着墙壁不停地抽泣。
  “好你个真儿,还该反抗。”
  “啊……啊……主子不要……”真儿不停地躲闪,最终还是逃不了被打的鼻青脸肿。
  “住手。妹妹!”
  “叶赫那拉氏?”伊尔根觉罗氏见是侧福晋,踢了把真儿,俯身,“侧福晋吉祥。”
  “妹妹,得饶人处且饶人。”叶赫那拉氏拉起真儿的手,“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放过她吧。”
  “好,今日妹妹就放过这个贱婢,来人走吧。”
  “谢谢,侧福晋。”真儿懦懦地俯了俯身。
  “好真儿,你受苦了。”叶赫那拉氏怜悯地望了眼真儿,忽然抬眼看天悠悠地叹了声气,
  “宫闱深院锁清秋,
  琼楼玉宇断心魂。
  曾经沧海情比坚,
  朝花夕影释金兰。”
  东宫
  穿过朱红高墙,还没踏入宫门,小哈皮和邀月就赶了出来。
  “哎哟,我的福晋哦,你可来了,可把奴才给盼坏了。”小哈皮看到海兰珠,高兴得合不拢嘴,“可汗让奴才给您带消息,明儿个清早准备准备祭天的事儿。”
  “祭天?”海兰珠蹙眉深思,祭什么天呢。
  “哦,这个啊,奴才也不大知晓,好像是为另外传国玉玺的事儿!”
  “好了。奴才的话也带到了,就不久留了,奴才告退了。”
  小哈皮离开的不见踪影后,邀月才贴近海兰珠,“主子,你先前没出什么事儿吧?”
  海兰珠看邀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里鞭子,扔到大厅里的椅子上,“没事。”
  邀月听了长嘘一口气,这忐忑不安地心总算是平缓了,“主子,你先前是怎么了?怒气冲冲地朝大政殿跑,可把月儿吓得半死,幸亏您没事。”
  “对不起,月儿,下次我不会那么鲁莽的。”海兰珠这话也不知是为了让邀月安心,还是讲给自己听,静静地垂下眼帘喃喃自语,“一切都过去了。”
  “对啦,月儿,早上我出门的那会儿,咱宫里的人是不是去通知其他福晋了?”想起花园里突然出现的布木布泰、哲哲以及各大宫内的福晋,这件事不可能那么简单,不然怎么可能自己前脚刚走,她们一帮人后脚就跟上了。
  “主子,是我们去说的,我们以为您……”邀月的声音越来越低。
  “算了,这件事我这次就不再追究了。不过以后我宫内的事不得再汇报给其他人。”
  “是。”
  “咦?月儿,这是什么茶水?”海兰珠拿起厅内的一杯微凉的茶,呷了一口,清醇淡雅,味道甘甜。喝下去人也精神不少,不禁好奇地问。
  “哦,这是早上您离开前,小玄子妹妹送来的桑菊茶,见您不在就搁在这了。”
  “桑菊茶?”
  “是啊,桑菊,听宫里的老嬷嬷说桑菊喝多了还可以清热解毒,清肺润喉,清肝明目。”邀月见海兰珠有兴趣,兴致勃勃地为她介绍起来,“主子要是喜欢,我可以再让玄子弄一点。”
  “这桑菊味道着实不错,去要点来也好。还可以调节心理。”海兰珠越喝越上瘾,情不自禁多喝了几口,满杯下肚整个人飘飘欲仙,两双眼皮乏的都合上了。
  “月儿,我困了,晚膳的时候再唤我。”海兰珠说完这话,整个人都摇摇晃晃地,步履艰难地回到自己的屋内。
  邀月留在大厅内,奇怪主子回来的时候还精神抖擞,说话也洪亮有声,怎么现在又说困了?算了,主子的事,还是不管了。
  第二天清早,苏嘛喇姑和邀月就唤起了还睡在床上的海兰珠,拖着就上了梳妆台,也不管她还是迷蒙地睁不开双眼的样子,在她的头上大弄特弄,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往身上挂,全身红彤彤挂满金银首饰。
  等苏嘛喇姑两人折腾好后,海兰珠瞧见便是这副累赘的模样,不习惯地撤掉了身上的金银首饰,擦掉了脸上的绯红。
  “主子,您这样是对上苍的大不敬,可汗会责罚我们的。”邀月瞧着一身轻松的海兰珠,欲哭无泪。
  “那我这样总可以了吧。”海兰珠无可奈何地捡了样最轻的一只翠绿通透的手镯,朝着邀月摇了摇,缩手就往门外走。
  “苏嘛喇姑!”邀月见主子说不通,可怜巴巴地盯着苏嘛喇姑。
  苏嘛喇姑摊了摊手,一副我也不知道的痴笑着离开了。
  大政殿前,文武百官以及金国八旗子弟,各部军士队伍浩浩荡荡地跪倒在地,殿上皇太极一身明黄色装备,大红裘袍意气奋发地随风舞动,王者之气尽显于人。
  身后站着的也是一声正装搭配的后宫佳丽,海兰珠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如此盛景。
  “可汗。”海兰珠领着苏嘛喇姑二人朝着皇太极俯了俯身,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下站在了皇太极的左侧,右侧当然是哲哲。
  人都来齐了,皇太极朝着众人扬手一挥,朗声,“传国玉玺降于大金,实乃皇天浩荡,天命所归。只是此物非凡物,必要得到上苍的眷恋,我们大金才能永享千年。因而此次祭天大典,只需成功,不许失败。众爱卿可有异意?”
  “没有。”殿下几十万余人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
  “好。那我们就去往天柱山。哈哈哈~~”皇太极像俯瞰众生的高位者,俯视着殿下的八旗子弟们,难以掩饰的争夺天下,睥睨世人的豪迈笼罩了整个大殿。
  随着皇太极这话落下,海兰珠被苏嘛喇姑二人带领到下坐到一顶八抬大轿中,紧接着大鼓唢呐等乐器随着行进声声响彻在天际,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隆隆,海兰珠知道他们已经出发了。
  坐在轿子里也有半个时辰了,闷热地感觉让海兰珠热不住撩起轿帘,帘子才露出一道小小的缝隙,海兰珠却惊悚地目视到一双带着浓浓地掠夺意味的双眸。
  惊地一把放下了轿帘,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皇太极的学士兼军师吗?怎么会骑在自己的轿边。
  轿子突然停下,海兰珠身子不稳从轿子里摔了出去,一青一紫的人影快速的掠过,最后她被他抱在了怀里,四目相对,是相思,是愁怨,还是都不是呢!
  身后一道灼热的目光盯地海兰珠四肢发颤,淡然地从范文程怀里起身,微凉的冷风吹袭,吹散了因为相拥而发热的脸颊,“谢谢范先生搭救。”匆匆说完,就离开了他的视线。
  “范文程?你就是金国的军师范文程?呵呵……”额哲地目光对上范文程的温情,一闪而过的妒忌出现在眼底,片刻即逝。
  “你是?额哲贝勒!”双眼看向额哲,脸上的温情瞬间消失,疏远的淡笑柔柔地出现在他的脸上。
  “范先生,仪表堂堂,气宇轩昂,果然是有傲人的‘资本’呢!”额哲笑得妖艳一片,抛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就朝祭天台上走了。
  徒留范文程站在原地,木然。
  祭祀的地方是在天柱山,顾名思义四面环山,葱绿的山林夹着细水泠泠。皇太极领着众后宫登上了山顶,其他哥八旗子弟,仪仗队等人都站在了山腰上仰视山顶上的大典。
  “主子,这香拿好。”苏嘛喇姑将三炷点燃的香放到了海兰珠的眼前。
  海兰珠瞧了瞧四周各福晋也拿着三炷香跪在地上的坐垫上,依样画葫芦地也跪了下去。
  祭天的仪式很是漫长,皇太极在山顶上跪了半个时辰,她也一并跪了半个时辰,手里的香都燃了一半了,然后三拜九叩,对着面前的祭祀物念念叨叨完后,皇太极才站起身,小哈皮宣布,“众福晋们起身。”
  “可汗,这祭天大典即将结束,漠南也已被我们大金统一,先祖遗命‘诛袁崇焕,智统漠南’,我们已大致完成,如今传国玉玺已归附大金,故臣弟望国汗能独当一面。”多尔衮跪在下首,不卑不亢地仰头,突然说道,一字一句响在云霄,“改元称帝。”
  “可汗,漠南一统,改元称帝。”
  “改元称帝!”
  “……”云云众人随着多尔衮的话,仰头高声,气势宏大。
  “不行。”皇太极一口否决,“改元称帝,实乃大事,不可随意决定。”
  “可汗,当初您不肯改元称帝,道是玉玺未归。睿亲王、大贝勒等人就为您谋得玉玺,今日玉玺已归,为何迟迟不肯成就大业?您就忍心太祖遗命付之春水?”范文程带领一干汉家大臣一并跪倒在皇太极身下。
  “父汗……”豪格也带领着八旗子弟嘶声劝解。
  “金国可汗……”额哲等人。
  “可汗……”后宫众人。
  “你们……”皇太极怨念的叹了口气,许久后才妥协,“好,今吾大金承蒙皇天浩荡,一统察哈尔等漠南一族,即日起改元称帝,封号吾国为大清国。”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