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二章:怒火,风波起

  翌日,皇太极已经离开了。邀月这才揉了揉红肿不堪的眼,捧着刚煎好的药进了里屋。
  昨晚的药冷了,不能再喝,为了让主子早日康复,邀月一晚的没合眼,大清早就跑到太医院将守院的苏太医唤了起来,重新开了敷药才回来。
  苏嘛喇姑看着眼里心疼紧,揽过了盛药的碗,“邀月,回去休息会儿,大格格有我照顾。”
  “不要。”抢回碗,邀月倔强地不肯回去,“我要看着主子喝下药,我才回去睡。”
  进了里屋,邀月轻轻地呼唤着海兰珠,“主子,主子,该起来喝药了。”
  睡梦里,海兰珠梦见昨晚在御花园湖里的与范文程落水的场景,紧张着他的生命流逝,愤怒着他对她的羞辱,期盼着他的信任。眼角不知不觉地落下晶莹。原来不知不觉她已对他用情,不知道是那晚的花园相遇,还是亭中的再次相逢,还是在他落水的那刻起,她的心已为他跳动。
  听到邀月低低而急促地声音,海兰珠睁开水雾迷蒙地双眼,“月儿?”
  “恩,主子,月儿在这里。”捧着碗药,邀约不能抱着主子的手,只能担心地望着主子主子,无意间看到主子露在被子外的香肩,青一块紫一块的暴露在空气中。
  这国汗,怎么这么粗鲁,一点也不疼惜主子。邀月暗暗地骂了声那高高在上的皇太极。放下手里药。吩咐屋外的小玄子去给主子拿点蒸鸡蛋给主子敷敷。
  海兰珠环视四周,还是熟悉的建设,想起身,身体却突然沉重地不能动弹,身下的像是被车裂了一般毫无知觉。这感觉好熟悉,就好像第一次来时被皇太极给……
  不好的预兆出现在海兰珠脑海,不敢相信地按住异常昏沉地头,用力摇了摇,身上的被子被轻易地晃了下来,身上的凌乱不堪的痕迹,惊地大叫,“月儿,月儿……”
  “主子,怎么了?”邀月急忙地跑进来。
  “昨晚是你把我扶回来的?”用尽全力,海兰珠才能理智地压低自己浮躁的声音。
  “是啊,主子。”
  “那我的衣服……”
  “哦,那是国汗来的时候给主子你换的。”原来主子问的是这个啊,邀月见没什么大事,随意的答道。
  却没有想到海兰珠的反应会那么大,愤怒地火焰燃烧着整个屋子,海兰珠拉着床沿上紧挂着幔纱,牙缝中发出暴戾地声音:“那么,昨晚国汗是不是在我的屋里过的。”
  “是……是……”邀月从没看过主子这么可怕的一面,吓的一时说不出话。
  “呲~”幔纱被轻易撕破碎,绕着天际炫舞,然后落地。
  “没有我的允许,他怎敢碰我!”
  “月儿,更衣。”忍着身体上的剧痛,毫无温度地眼神射向邀月,这才发现邀月红肿的像桃核一样,“算了,我自己来。”
  “大格格,你这是要去哪里?”
  外屋的苏嘛喇姑这才刚起来,就瞧见海兰珠一脸的红晕,混身却散发着生人勿进地戾气,手里拿着根长鞭,从屋子里走出。
  “主子,你还没喝药呢。烧都还没完全,怎么可以乱走。”邀月从屋子里跑出来,边跑边喘。
  “别像只苍蝇一样跟着我,否则,一鞭子要了你们的命。”长鞭应声霹雳地响在屋里,苏嘛喇姑两人惊地不动了,突然想到邀月红肿的眼,心里一软,回头又瞪了眼邀月,“回去给我好好休息,要是回来,你还是这副德行,就给我滚出东宫。”
  “可是……”苏嘛喇姑心里忌惮着长鞭的威力,没有再动弹,但是邀月却心里记挂着主子的身体,虽然被主子恐吓地有点胆怯,但是她相信主子不会伤害她。
  “主子,你的身体不方便外出走动,等病好了再走好吗?”小脸上起了水珠子,可惜现在的海兰珠根本没有那个心去怜惜。
  “无碍事。”
  说完这句,海兰珠拿着长鞭,杀气腾腾地直往皇太极早朝的地方——大政殿。
  “苏嘛喇姑姐姐,邀月姐姐,福晋怎么了?”第一次瞧见主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小玄子带着一帮东宫院里的宫女太监们,探头探脑地摸索着进了屋内。
  “还能怎么了,还不去告诉大福晋和各宫内的大小福晋,出了事儿唯你们是问。”苏嘛喇姑重重地敲了敲小林子二人的头。
  没有人瞧见屋角的一侧人影,在看见海兰珠一脸煞气冲出东宫时,那人嘴角露出的似有似无的笑。
  西次宫
  “哦?是吗?她居然敢拿着鞭子只身去大政殿,可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胆敢挑衅国汗的权威。”说着这话的布木布泰摸着还不明显的小腹,一脸的得意,“看来我这突然降临的孩儿,还是有一定福色的。竟给额娘带来了如此大的好消息。哈哈哈……”
  站在一边的黑衣人,眼里闪过了不忍,她待自己虽不是最好的,但是从不亏待自己,有好吃有好玩的总不会忘了自己。若是知道它是卧底,会不会伤心的难过。
  “你这是什么眼神?”看到自己谋士眼里不忍,布木布泰暴怒地一掌拍向它的脸,“不要忘记了我们的初衷,当初皇太极无情将我从心爱的人身边抢走,我就发誓一定要让我的孩儿坐上他的地位,取缔他的位子,然后报复他毁掉他的江山。”
  “主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了,为什么你还是忘不了他?”
  “你让我怎么忘记他?当初十四在科尔沁追上赶着烈马的我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已经给了他。”
  遥记得那一年她还是个少女,意气奋发地骑着烈马在广阔无际地草原上,身后追着是科尔沁众位青年勇士,等追着她与她敖包相会娶她入门,可惜她偏偏看重了那个来自于金国的勇士多尔衮,当年的他雄姿英发,犹如天上展翅的雄鹰闯入了她的视眼,永远永远不能移开。
  回忆起当年的场景,饱经风霜的秀脸上露出了难能可见的红晕,即使过了近十年,她还是忘不了他。
  可是,皇太极却为了从科尔沁谋取利益,一个姑姑还不够,还硬要拉她入他的后宫,最后连姐姐也不放过。想到那可怜的死了丈夫的姐姐,她就越恨拆散了她的皇太极。
  姐姐,不要怪我,怪只怪,你妨碍了我的大业。皇太极已经太久没进妹妹的宫了,若是让他爱上你,我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布木布泰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海兰珠根本就不想与她夺权,只是想好好地待在宫内,平安地度过一生,可惜这小小的要求也只是个奢望。
  与此同时,中宫的大福晋哲哲与其他宫里的侧福晋、小福晋都纷纷地赶往大政殿。除了哲哲一脸担忧,其他都抱了一瞧好戏的态度。
  中宫,哲哲烦闷地站在大厅内来回走动,站在亚馨儿也只能静静地站在一旁,干着急。
  “你说这个兰儿,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呢?先前去查迎月的事情,就已经吓得我半死,现在又拿着鞭子跑去大政殿闹事。”哲哲一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不解气地又指着亚馨儿,继续嚷道,“她难道就不知道皇宫内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指不定那些个宫里的福晋都在等着看她笑话呢!”
  “唉~不行,好歹是侄女,不能看着往火坑里跳的,还是去看看才好。”出了这事,哲哲再也坐不住了,领着亚馨儿就要出门。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