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章:落水

  晚上,海兰珠用完膳后,穿了件青蓝色的旗服,整整了装,就带着苏嘛喇姑和邀月准备去崇政殿,出门却遇到了正走来的范文程和一名从未见过的太监。。
  夜里的范文程一袭黑色紧身马褂裹身,手里拿着把画有青山绿水的纸扇,像个儒生一样彬彬有礼地站在门外,身边是弯着腰的太监小哈皮。
  “小哈皮见过福晋,愿福晋吉祥。”小哈皮眼尖地远远就看见海兰珠一伙人,抚了抚袖,朝着海兰珠恭敬地行了个跪拜礼。
  苏嘛喇姑和邀月听到小哈皮的名字,暗暗地偷笑了起来,这怪名字的,可真够逗。不过两人被小哈皮一瞪眼,也就乖乖地朝着范文程俯身:“奴婢见过大学士,大学士吉祥。”
  “你们怎么来了?”海兰珠不解地问着范文程。
  小哈皮一脸狗腿子先于范文程回答了海兰珠的疑问,豆大的眯眯眼弯起个月牙儿,“福晋,是国汗让奴才来接您的,至于范先生是刚好在路上碰到奴才,顺道来了场东宫的。”
  “哦,那我们走吧。”既然是顺路,她也不好说些什么,带着苏嘛喇姑二人也就跟着范文程一起走了。
  路上范文程一直朝着小哈皮使眼色,又瞄了眼海兰珠身后的苏嘛喇姑二人。小哈皮看着他,小眼睛滴溜地直打转,突然静止不动,再看向范文程时,眼里带了暧昧和挣扎。
  不过,这主子们的事他一个小太监可管不了,“福晋,奴才突然想到凤凰楼的小福晋让奴才去她那里拿样东西,可是这东西大的紧,得要两个人帮忙。”说着这话,小哈皮就适时地露出愁眉苦脸的样子。
  “哦。既然公公有急事。苏嘛喇姑、邀月你们就去趟凤凰楼吧。”
  “是。”苏嘛喇姑两人依言,就被小哈皮拐着离开了。
  小哈皮他们一走,范文程算是终于逮到了海兰珠孤身一人的时候,从那天在镶黄旗亭子里见到她起,他就已经回忆起她就是那晚夜里突然出现在御花园打拳的神秘女子。
  回到府邸,他就一直在打听海兰珠的事,据探子汇报,海兰珠虽会蒙汉双语,但是并不曾踏足过中原,试问没去过中原的草原格格,这中原才有的七伤拳是从哪里来的?
  “福晋。”想到这,范文程脸色一变,开口就叫住了前面的海兰珠。
  月光下,两人的身影在宫廷地高墙下,被深深地拉长。残碎的树影倒映在海兰珠白皙的脸上,借着月光,树影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同时遮去了阴暗下突然升起的如地狱勾魂使者的夺命的笑靥。
  刚才范文程一直在对小哈皮使眼色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有话要对她说,所以才准许苏嘛喇姑两人离开。走了也快一刻钟了,她还以为他不会说了,结果还是冷不住说了。
  “范先生,叫我是为何事呢?”海兰珠回过头笑得嫣然妩媚,天人的姿容再配上着回眸一笑,范文程的心湖又被牵起了涟漪,看着海兰珠的眼神也有点不自然。
  “福晋,微臣这几天心里一直有个疑团压的微臣喘不过气来。不知福晋是否能帮微臣解了这疑团呢?”
  “先生好糊涂,有疑团不去解决,却跑来问我这无才无德的一介女流?你让我去问谁?”海兰珠故意和他打太极紧紧地逼迫着走向范文程,就是要逼着他显露出庐山正面目。
  范文程被逼地退到了御花园里的湖边,再差一步他就会掉下去,海兰珠眼前流光一闪,正要向前。
  “问谁?当然是问你。”柔弱无骨的玉手被一直长满茧子的粗掌,毫无怜惜地一把拉住,柔嫩的玉手被粗茧划过,手心里升起一股酥麻涌向海兰珠的四肢百骸。
  “说,你是不是中原皇帝派来的细作,故意化成科尔沁大格格的模样来勾引我们可汗的。”想到面前的女人可能是崇祯帝朱由检派来的细作,范文程就感觉自己置身在冰窖里一样,透骨的心凉。
  理智上他希望他不是朱由检派来的细作。但莫名地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只有她是细作,那样他才可以光明正大的以这个理由治她的罪,可以将她永远绑在他身边。
  这个狂妄的想法犹如晴天霹雳,范文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垂涎国汗的女人。猛地推开海兰珠,惊恐地看着海兰珠无法接受地向后倒退。
  “扑通~”
  “范文程,你……”看到范文程突然像疯了一样推开自己,海兰珠先是气愤,但是紧接着范文程落水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顿时停止了跳动,身子自动跟着跳入湖里。
  秋天的湖水,寒冷刺骨,海兰珠的衣服被湖水沾湿,粘腻地紧贴在肌肤上,寒风拂过湖面,冰冷地感觉令她哆哆嗦嗦地颤栗起来,她没有内功只能无声地承受。
  伸开四肢准备游到湖中心,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脚能踩到湖底,欣喜地望向湖面,平波无澜地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三三两两的即将枯萎的荷叶游荡在湖上,安静地可怕。
  “范文程,范文程……”怕引起御花园的巡逻的奴才们注意,海兰珠小声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可是湖面上的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响动。
  她突然好后悔为什么让小哈皮和苏嘛喇姑她们,那样他们就可以帮助自己找到他了。眼泪无声地落在湖面上,落着落着,海兰珠突然狂暴地抬手,劈向寂静地湖面,被打落地水花飞溅起来像报复海兰珠一样,全数落在她的脸上,沿着脸的轮廓落回湖里。
  “范文程,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告诉可汗,你轻薄与我未遂,欲要投河诬赖于我,让可汗治你死罪。”突然,海兰珠冷冷地盯着湖面,不再走动。
  “哗~”湖面上水光强烈地波动着,带着隆隆地水花声,一个人影从湖里钻出。
  “海兰珠,你怎么这么浪荡。”合着一声暴怒,拳头打在湖面上激起三丈高的水柱。
  “不这么说,你会出来?”撇开脸不去看那因为被水冲开衣领而露出的雄健的胸膛,海兰珠故意低沉着声音,掩去了因寒冷而颤抖着的嘴唇。
  “你……”范文程抬起头,瞪向海兰珠的双眸燃起了熊熊的怒火,但当看到她露在水面上的单薄身影,心底的一抹柔软深深地被撼动,“你怎么也下来了?”
  “你是为了我跳下来的?”这个想法让范文程欣喜若狂,牵起海兰珠的手,他忘记了自己初时来找海兰珠真正的原因。
  海兰珠的眼里闪过不忍,但还是推开了他的手,“你多想了。”
  扔下这句话时,海兰珠就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了,这个身体太虚弱了禁不住长时间待在水里,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见海兰珠要离开,范文程死死地捏着海兰珠的手不放开,“别走,你还告诉我,你是不是中原皇帝派来的细作。如果是,我不会放过你的。”
  “若果我说不是,你信吗?”范文程的话让海兰珠觉得刚才的她可真可笑。竟然为了怎么一个不信任自己的人跳下冰冷的湖水。忍着寒冷的侵蚀在这里与他周旋?
  “真的,不是细作吗?”海兰珠受伤的眼神,让他愣了愣,可他还是不信任的盯着她,“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会汉人的功夫?”
  “就因为我会汉人的功夫,你就怀疑我?”咬着下嘴唇,海兰珠不敢相信竟然是这种理由让他怀疑她,“那你呢?麝香居士?你又为什么有汉人的字号?”
  “我……我这是随便起的,那夜我并不认识你。”范文程被她的眼神盯的不由地战栗,“而且我是个汉……”
  “汗什么?汗水?哈哈……真是笑死人了,我是疯了才会跳下来救你。”自嘲地笑了笑,海兰珠看也不看范文程一眼,爬回了陆地。
  “主子……”
  “……月儿……”听到邀月的声音,海兰珠身体一震,“你……”
  “主子,呜呜……”看到海兰珠身上湿漉漉地挂着水滴,寒风吹打在她纤细如柳的身板,好像风一吹就要倒了。邀月的眼上顿时噙满了水雾,一脸愧疚与自责。
  “主子,都是奴婢不好才会让主子受伤的。”自责地给自己扇了好几个耳光,粉嫩地脸上借着月光血红一片。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看到邀月的那一刻,海兰珠就放下了全部的盔甲,“月儿,我好累。”
  “有你真好……”唇边划起一道浅浅的温柔,瞬间又像流星般消失在邀月小小的肩膀里。
  “兰儿。”范文程看到海兰珠像柳絮一般轻柔地倒下,心慌意乱地点足踏水向陆地的海兰珠。
  “不要碰我家主子。”邀月倔强的扶起海兰珠的身体,小小的脸上升起怒火,“主子,她会觉得脏的。”
  陡然间,范文程心咻地发颤,望着邀月摇摇摆摆远去的身影,怔在哪里,禁止不动。很久以后,他才蹒跚着离开御花园。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