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八章:找茬,又被占便宜

  翌日卯时三刻,天微亮,皇太极因为多年征战沙场忙于国事,不曾懈怠好好睡过,都是卯时时分醒来准备上朝,现看天外,已是三刻了,从床上起来准备去早朝。
  爬下床,无意碰到了海兰珠露在了被子外的粉嫩赤足,海兰珠受疼嘤咛了一声,睡梦中的她声音慵懒妩媚,摄人心魂。
  皇太极被她的声音闹得心神一乱,倾身向海兰珠,静静地凝视着她的安静地姿容,此时的她既不会对他反抗也不会对他嗔怒。
  可是他有意怜爱她,却想到昨晚的场景,如墨的双眸暗了暗,执起被子为她盖好,穿好衣服吩咐了声邀月好好照顾主子,就离开了。
  皇太极一离开,海兰珠适才还紧闭地双眸,霍地睁开,瞥向他离开的方向,长长呼了口气。
  还好他没有趁她睡着的时候做出什么事情,否则她无法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情。刚睁开眼帘的她此时眼中一片赤红,闪现出一缕杀机。
  昨晚海兰珠一夜未眠,为了防止皇太极突然改变主意要自己侍寝,她睁着眼睛过了一夜,快天明了才合了会儿眼。现在他一走,整个紧悬着的心顿时塌陷下来,好累,慢慢地眼睛又合上了。
  “小福晋,小福晋,您别进去。主子还在睡着呢!”邀月焦急地声音从门外飘入里屋内沉睡的人儿耳中。
  海兰珠皱了皱眉,无奈地睁了睁眼皮子,瞧了瞧打开着的窗外,太阳已经高挂正中了,估量着改到了正午时分了吧。这次睡得可真久,足足睡到了正午,腹部响起了咕噜咕噜地声音。
  海兰珠从床上坐起来,尴尬地拍了拍肚子:“饿了,叫月儿送点吃的来。”
  刚要唤道,邀月的身影就从门内进来,不过不是走着进来的,是被人推了进来,此时的她正被推搡地坐在地上。
  “小福晋,奴婢说了,主子在睡觉的,您偏不听。”邀月背对着海兰珠并没有看到她坐在床上正盯着她们,抱着伊尔根觉罗氏的双腿就是不肯让她过去。
  “哼,谁说她,正在睡觉的?她这不是正盯着咱们吗?”伊尔根觉罗氏冷哼一声,一脚踹开邀月,将她踹到了一边的桌子底下,邀月的头磕到了桌角蹭出了丝血。
  海兰珠看到邀月额上出了血,语气不善地盯着伊尔根觉罗氏:“你来干什么?”
  “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看你了?”伊尔根觉罗氏不请自坐地坐在海兰珠的床上,死死地瞧她的脸,吃吃地笑道:“瞧着妹妹那粉面嫩唇,杏眼似一双如美姬般妖媚动人,真是连我这女人也差点被勾走了魂呢!怪不得昨晚可汗突然林临时改变主意,进了你的东宫。”
  伊尔根觉罗氏虽然看似在夸赞海兰珠,可是被她掩藏极身的眼底满满地嫉妒与不屑,还是被海兰珠挖掘出来。
  这下海兰珠算是明白了,伊尔根觉罗氏之所以来东宫,怕又是来找茬的。
  “多谢姐姐妙赞。”海兰珠突然也不恼了,对着伊尔根觉罗氏笑了笑,吩咐了声邀月:“月儿,你头上蹭出了血,先去太医院找点药敷敷。顺道再让小玄子送点桂花酒和玫瑰酥来。”
  “是。”邀月不放心的看了眼,踌躇了半天,最后被伊尔根觉罗氏瞪了一眼,才不舍地离开。
  自己对海兰珠的暗讽居然被她当成了夸奖,伊尔根觉罗氏暗暗地偷笑,原来海兰珠也不管如此。
  “妹妹地宫女可真是忠心呢,吩咐她去办个事儿,她都不舍得离开了。莫不是怕我会吃了你?”说着,掩嘴朝着海兰珠痴痴地笑起,回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宫女,“呀,尼古拉,怎么到了东宫也不向妹妹行礼,不知道还以为是我唆使的。看你做的好事。”
  尼古拉听了主子的话,脸上闪过不愿,但还是挪步到海兰珠的床前:“奴婢见过福晋,望福晋宽恕奴婢,奴婢是无心之失。”说完就站了起来。话是说的求饶,可是海兰珠却听不出半点求饶的意思。
  真是主子蛮横无理,自持娇贵。就连奴才也是个自持过高之人,连她一个福晋也敢藐视。
  海兰珠应也不应,从床上慢慢下来,随意的穿好旗服,她不会梳清朝的小两把头发髻也就任意让青丝散乱在肩上。
  “尼古拉,你过来。”在圆桌前坐下,海兰珠突然勾起唇对着宁古拉摆了摆手,“走到我跟前来。”
  尼古拉心想自己主子在这里,海兰珠是不能吧自己怎么样的,于是就依言过去。
  可是当她一过去,海兰珠顿时脸色一变,一掌毫不留情扇向尼古拉:“我堂堂金国福晋,岂能容你小看。我还未让你起来,你也有胆量站起来,真是好大的狗胆子。”
  “你在做什么?”伊尔根觉罗氏见自己的宫女被打,拉住海兰珠手,“妹妹,你怎可打我的宫女?”
  “姐姐,你宫里的人太过放肆,竟不将我这个福晋放在眼里。妹妹担心这奴婢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估计是对你也已心存异心。为了姐姐的未来,今日妹妹就好好帮姐姐教训教训这不懂规矩的奴婢。”海兰珠边说,唇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璀璨。
  “啪啪啪……”一掌掌带着内力手掌,快速地抽打在尼古拉娇嫩的小脸上,顿时尼古拉的双颊上出现了两道充血的掌印,嘴角被打的变了形,擦破了些嫩皮。
  海兰珠越打越欢,突然身体升起了许久未曾再有过的嗜血快感,掌上的力度越来越强烈,直到尼古拉的嘴角被打出了血,尼古拉颤抖着跪倒地上。
  “奴婢……知错了……请福晋恕罪……请福晋恕罪……呜呜……”嘴皮被磨破了,尼古拉只能鼓着腮帮子,支吾着。
  “哼~还不给我滚下去。”
  “海兰珠,你……”伊尔根觉罗氏‘腾’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指着海兰珠张了张口,一肚子的火气又硬是压了回去,咬着牙根子,“多谢谢妹妹的好意,帮姐姐收拾这不懂事的贱婢。还不给我下去。”
  说完用手抚了抚海兰珠胸前,“妹妹莫恼,待姐姐回去好好惩治她。”
  说着,拉起尼古拉就灰头土脸地回了自己宫里。出门时遇上端着玫瑰酥和桂花酒的小玄子。伊尔根觉罗氏心想对付不了主子,还对不了他的狗奴才。
  向尼古拉使使眼色,故意让她倒在小玄子身上。趁此一掌重重地拍在玄子脸上:“狗奴才,竟连我的人也敢碰。”欺负了海兰珠宫里的奴才,伊尔根觉罗氏得了点甜头,这才趾高气扬地和尼古拉回了宫。
  摸摸被打的脸,肿了一块,小玄子是一肚子委屈无处申,只得往肚子咽。
  “小玄子,傻站在外面干嘛,还不进来。”屋内传来主子的声音,两人只得进去了。
  两人将糕点和酒放在桌上,抬头起,海兰珠看到了小玄子脸上红红地掌印:“那女人打你了?”
  小玄子迟疑了一下,但他怕得罪了伊尔根觉罗氏,所以他违心地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算了你不承认也罢。”拣了块糕点往肚子里扔,海兰珠先前就饿得发慌,又与伊尔根觉罗氏周旋了半天,早已饥肠辘辘,。
  让小玄子下去敷药后,就捧起桂花糕一个一个狼吞虎咽起来。
  “呵呵……”
  正吃得欢,屋子里居然莫名地发出一声低笑。
  “谁,出来。”马上放下吃了一半的桂花糕,海兰珠警戒地站起来,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丝毫踪影。
  “呵呵……别找了,美人,我这就出来。”一黑影从梁上跃了下来。
  “是你。”海兰珠一看是昨日在崇政殿上暗地里调戏自己的额哲贝勒,冷冷地问,“你来干什么?不知道后宫内,男子是不得随意进入吗?不怕我喊人杀了你。”
  “杀我?你舍得?”靠近海兰珠,额哲只感觉阵阵馨香入鼻,像女子柔软的纤手抚慰着的他全身一样舒服,将头靠着海兰珠的肩膀,他笑得邪魅,“若是我死了,谁来满足你?”
  “收拾你那浪荡样儿,别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我瞧着恶心。”嫌恶地推开额哲,顺手弹了弹肩膀上根本没有的灰尘。
  额哲瞧到她那一脸不耐地神情,也不恼,强行抱住海兰珠,“你恶不恶心,我无所谓,只要我喜欢你就好。”说着做势要吻向她的红唇。
  “不想死的,就给我滚。”说话间,海兰珠的手指已经掐住了他的脉搏。
  正向她慢慢靠拢地头,忽地在半空停下,“想杀我,也看你有没有本事。”说完,薄唇贴向她的樱唇,强势地灵蛇钻入她的唇间,毫无怜惜唇齿磨合,刺痛了海兰珠的贝齿。
  捏紧手下的脉搏,连她自己都觉得可能会致命,但是皱了皱眉没有松开她的迹像。自己一杀手连个古人都对付不了,海兰珠一阵懊恼,一抬腿踢向未曾防备的额哲下身。
  “唔……”轻哼了一声,额哲娇媚眼如丝地瞪向海兰珠,“美人,踢坏了我宝贝,你这下半辈子就完了。”
  “不知羞耻。”海兰珠低低地咒骂了一声,推开窗户门,踢了正捂着下半身的额哲,“还不给我滚。否则,我让你下半辈子都只能待在床上过。”
  “美人,我还会来的,你要乖乖地洗干净等我来哦!”跳出窗外,额哲还不忘留下一句暧昧的淫词秽语,令人浮想联翩。
  “……”
  一个皇太极就已经闹得她不得安寝,又来一个额哲贝勒对她动手动脚,他们都当她海兰珠是什么了?泄欲的工具?呼之则来呼之则去?动不动就压到她。想想那恶心的东西伸进她嘴里,她就一阵恶心。
  既要对付后宫争宠的女人,又要对付那两男人,看来她再不出手反击,他们真当她海兰珠是好欺负的主。海兰珠默默地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