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九章:暗卫

  “主子,你这是在做什么?”邀月推门就看到海兰珠一个人待在屋子,穿着套蒙古便服,奇怪的问。
  “邀月,你看看咱们东宫哪个宫女太监是有点功夫绝活的?将他们带到院子里来。”海兰珠系紧了腰上腰带,边朝屋外走,便吩咐道。
  在这宫内还是有个功夫的好,不然在这满是刀光剑影的古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过去杀人的绝活是时候该找回来了。
  海兰珠怎么想着。已经只身到了院子。
  秋天了,嫣红的枫树叶子簌簌地落满了院子,让本身就显得空阔寂寥的院子显得越发寂静。
  海兰珠站在簌簌而落的枫树下,迎风而立。邀月领着三个宫女和两个太监走了过来。
  “主子,咱们东宫会功夫的奴才不多,就这几个啦。”说到这,邀月小脸憋得发红,难受,本来主子刚来的那会儿,这会功夫的奴才们是有好些个的,自从主子被禁足,就走了好多。
  “恩,五个已经不错了。邀月你先下去吧。”海兰珠明白邀月的心事,也不为难邀月。
  一双凤眸含霜而视着对面几个站的懒散的宫女太监,海兰珠心中冷笑,竟然那么看不起我,待会有你们好看。
  “你们当中,谁会使鞭子的?”海兰珠边瞧着这四人,边问。
  五人对视了会儿,一个一身青衣的高挑宫女,从身后取出青龙长鞭,扬起长鞭忽地甩向海兰珠的方向。
  海兰珠凤眸一冷瞪向那狂傲的宫女,临危不乱,快速地向左侧一闪,赤手握住那青龙长鞭。那执鞭的宫女吃了惊,抬头看向海兰珠。
  不设防,海兰珠握住鞭子的手一拉,她竟被迫向前倾倒,手里长鞭一松朝着海兰珠飞去。
  “奴……”以为自己一时大意,伤到了海兰珠。那宫女忙跪在地上,准备求饶。却没有预料的长鞭向她飞驰而来,抬头一惊,鞭子已经甩在了她身上,皮开肉绽的感觉顿时席卷一身,衣料碎裂,撩人的血痕出现在她的肩膀上。
  “主子……你这是……”话还不等她说完,一鞭又一鞭更狠更绝的抽在她的身上,碎裂的衣服在她的身上呲呲的作响,细皮嫩肉的脊背上伤痕累累,灼热的血滴搭拉着鞭身上,不停滴抽在她身上。
  “啊~”那宫女发出一声怒吼,充血的双眸瞪向海兰珠,反抗地从地上跃起来,扑向海兰珠。
  海兰珠冷冷地看着,眼底地冷意更深,长鞭呼啸而起,一鞭子抽在了她的脖子上,环绕地重重甩在地上。惩罚性地继续甩鞭,鞭鞭都抽在了她的伤口处,伤口处流出的血滴落在地上,凝成了血泊,空气里飘起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伤上加伤,突然那宫女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不动了。
  站在一旁的四人亲眼目睹的那宫女死在了他们面前,那可是他们五人当中功夫最高的一个啊,连她们合手也未必打赢。再次看向海兰珠的双眼,顿时没了起先的不服,现在看向海兰珠的眼神都带了敬畏。
  “主子。奴才(奴婢)见过主子,愿主子吉祥。”四人恭敬地单膝跪在地上,微微抬头看着海兰珠。
  “哼~”海兰珠冷哼一声,长鞭一甩,“现在知道我是主子了,刚才干嘛去了。”
  “奴才(奴婢)有错,请主子责罚。”说完,四人一声不吭地跪在地上,等待海兰珠责罚。
  “这可是你们说的。”说着,海兰珠看着他们阴笑了一声,鞭子一甩,每人的脸上都留下深深地血痕,闻到从自己脸上传来的腥味,四人闷哼一声,依旧傲立着身子没有动。
  卷起鞭子,放在手上,海兰珠从左到右依次打量着他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有骨气,我喜欢。”
  “那么……”海兰珠从地上捡起四片枫叶,“谁能在叶子落地之前,拿到这四片叶子的其中两片,我就饶你们不死。”说完,夹起叶子折向自己身后。
  枫叶一离开海兰珠手指,四人立刻一跃而起,飞身到叶子飞去的方向,可惜叶子只有四片,人却有四人呢,怎么夺?想到这,海兰珠翻身观看四人争夺的画面,唇角泛起阴冷的笑。
  四人双叶,站在枫叶飘零的枫树下,两名宫女暗地里拔出自己的武器,冷兵器中闪出彼此弑杀的冷意,屈身向前,一片刀光剑影后,两把淌血的剑锋下,两名太监死不瞑目的瞪着张双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自己最后的伙伴手下。
  枫叶缓缓落下,倾身踏着枫树,一跃而下,两双纤细的双手各执两片叶子,稳稳地站在地上。
  “主子。”跪在地上,两名宫女向海兰珠递上四片叶子。
  眼底闪过狠辣,片刻便逝,拿起四片叶子,海兰珠望着那死去的两名太监,“果然最毒妇人心。够狠,够绝,够无情。”这才是杀手应有的标准。
  “从今以后,你们便是我身后的暗卫,专门帮我在宫外办事。人前要称我为主子,人后我就是你们的主人。”
  “是。”毫不犹豫,两人齐声应道。
  “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扎兰努德•娜仁。”
  “塔塔尔•赛雅。”
  “怎么全是蒙古名?不是都该有汉名的吗?”海兰珠皱了皱眉,要是他们用蒙古名,还怎么办事。
  “回主人,汉名不曾取过。若是主人喜欢,可以为我而取。”自称是扎兰努德•娜仁的宫女仰头,双眼毫不避讳地望着海兰珠。
  海兰珠盯着她,一脸欣赏:“好,那娜仁你以后便叫飞影,而赛雅就叫飞煞。无名无姓,以后这只是你们的代号。从此为我去宫外办事。”
  “宫外?主人要我们去宫外做什么?”飞煞不解地问。海兰珠冷眉一皱,锐利如剑地双眸射向她,“再说一遍。”
  感受到海兰珠眼里不善地杀意,慌忙地低下头,“奴婢,该死。”
  “我还以为,你胆子很大呢!”海兰珠冷嗤了声,一鞭子又甩在了她本来就有鞭痕的伤口上,一个十字符号出现在飞煞的脸上。
  “以后我的话,你们只许服从答应,其他的一概不能问。”
  “是。”
  “现在你们就出宫,这是我给你们准备的锦囊,没出宫前,不得擅自打开。里面有我给你们的任务。”掏出怀里的金银双色锦囊,海兰珠吩咐道,“出宫时不得让任何人发现。
  “是。”飞影,飞煞拿起锦囊,飞身就离开了东宫。她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锦囊里写的是什么,也不会知道正因为此次出宫,她们的生命之轮发生了特大的革命。
  “这一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轻易地爬到我的头上了。”望向大政殿皇太极上朝的方向,海兰珠默默地低语着,看着大政殿的双眼中一片波涛汹涌。
  “啊~~~”邀月刚走到院子里,便瞧见一滩的血泊,三个死人,受惊心理承受不了的尖叫起来。
  “主子,你没事吧。”忐忑不安地跑到海兰珠身侧,左右摸了摸她的身子,直到没有摸出什么来,才安心地拍了拍胸口,“主子,他们是犯了什么事,怎么会……”
  海兰珠瞥了眼地上的死人,淡淡地回答:“他们想刺杀我,所以娜仁和赛雅杀了他们。”
  “什么?他们竟然敢刺杀主子。”邀月气愤地踢了踢那三具尸体,还不死心跺了跺他们的头,小脸蛋气的发红,“刺杀我主子,打死你们,打死你们。”
  “呵呵……”海兰珠被邀月小孩子似的报复行为,忍不住发笑,一改之前的煞气,也只有在她面前,她才能脱下假面具。温柔地揉了揉邀月地头,“月儿,我没事,叫几个人来,将这三具尸体收拾下。”
  “啊?”邀月一听要自己收拾着三具硬邦邦的尸体,吓得跳开好几步,忙摇了摇头,“主子,不要,我……”她才不要碰着恐怖的尸体。
  “月儿,现在你知道怕了?怎么刚才不见你怕,还猜了好几脚?”海兰珠故意戏弄地朝着邀月调侃道。
  “主子……”邀月被逗的羞赧了一张脸,跺了跺脚,闪身就去叫别人来搬。临走时想起了自己是来告诉主子件事,又匆匆折返了回来,“主子,可汗让您晚膳后去趟崇政殿。”
  崇政殿?皇太极让她去他办正事的地方做什么?心里虽疑问,但她还是回来屋,准备今晚去崇政殿的事情。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