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六章:传国玉玺

  范文程感受到了海兰珠那火辣辣的眼神,抬起头迎上海兰珠觉得这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脑海里寻思了会儿,这才记忆起,她不是那夜在御花园突然出现的女子吗?
  范文程慢慢地打量起海兰珠来:凝脂般的脸上,柳眉淡扫,长长地睫毛微微地上翘,一双顾盼生辉的凤眸因为看到自己而圆睁,琼鼻之下,一张粉嫩如水的樱唇,对着自己欲启又合。墨色的青丝在风中舞动飘散在她的瓜子脸上,合着那一身被粉色旗服所包容的玲珑曲线,为她增添几分风情魅惑。
  范文程看的心里一激,寂静的心湖在这一刻波光荡漾。那夜时他也只是轻轻一瞥,并不知道原来她长得如此美艳可人。可惜她已是可汗的女人了。
  皇太极看海兰珠那一眼不眨盯着自己的臣子,而那范文程居然也回应了海兰珠,心里泛起了莫名地怒火,周身不知不觉散发出一股晦暗的气息,强烈的震慑力让范文程不得不收拾起自己心神。
  “臣,范文程,见过两位福晋。”意识到自己跃矩了,范文程忙抱拳向海兰珠和哲哲行了个礼,拉开了段距离。
  海兰珠也感觉到了皇太极那吃人的眼神,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最近他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起吧,范先生。”这会儿也只有哲哲像个明镜一样清楚,瞅了瞅海兰珠和皇太极,才屈身扶起范文程,“不知道范先生你们是要去往哪里?”
  范文程静了静心,这才回答:“睿亲王和大贝勒回来了。”
  “他们回来了?真的?”哲哲一听是睿亲王的事情,扯了心里欲要继续将皇太极拖延在此的想法,拉着海兰珠的手就跟他们一起去了崇政殿。
  崇政殿里,金国的几员登高望重的大臣分别站立在殿堂的左右两侧,望着凯旋而归的睿亲王等人,接头交耳的议论纷纷。
  多尔衮站在殿堂的正中央,感受着众人膜拜敬仰的目光,唇边勾起一抹难以自控的笑意。
  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穿着明黄色稠绣绣球花马褂,一头镶珊瑚银头饰,模样娇俏的女人贴近她的身子:“睿亲王,怎么可汗还未来?”
  “这……”是啊,他们都已经等了半个时辰,却还是连可汗的影子也没瞧见,苏泰太后急了也是对的。多尔衮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才不会驳了她的面子。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太监独有的尖细刺耳的声音:
  “可汗驾到。”
  说完,站在殿堂两侧的官员大臣和多尔衮一帮人,抚了抚衣袖,跪了下去。
  海兰珠跟着哲哲他们也到了崇政殿内,只见殿内一干人等齐齐地跪倒在两侧,中间的多尔衮抬头侧目带着一帮奇装异服的人跪在殿上,其阵势威武凌风,震慑了她的双眼。
  皇太极领着海兰珠和哲哲坐到了殿上的金龙椅上,大手向他们一挥,天然形成的王者之气尽显于人,墨瞳深深凝视着跪在殿中央的苏泰太后和囔囔太后一干人等,眸中闪过傲色。
  “都站起来吧。”
  “是。”众人齐声应道,纷纷站了起来。
  “十四弟,你辛苦了。来人赐座。”闻声几个太监搬了张紫檀木雕刻的纹熊高椅放在殿前。
  多尔衮坐在椅上,享受着皇太极赐予的特殊待遇,脸上尽显高傲之色。
  “可汗,额哲贝勒和两位太后千里迢迢赶赴大金国,行程必是艰苦的。莫要忘了善待他们。”坐在右侧的哲哲细心地贴着皇太极耳根子轻声地说规劝。
  海兰珠紧紧地挨着皇太极,理所当然的听到哲哲的话,心里暗忖,这哲哲不愧是大清朝出了名的贤良淑德的太后,心思缜密如尘,怪不得能当上皇太极的大福晋。
  皇太极听言,感激地望了眼哲哲,又吩咐了太监们去搬了三张椅子给他们三人。
  “额哲贝勒,千里赴吾大金国。必是风尘仆仆,不曾懈怠。来人还不去搬三张椅子来。”
  “多谢可汗的圣恩,罪臣感激涕零。”
  海兰珠靠在左侧的椅上,随着皇太极他们的声音看向坐在殿中央的左侧第一位长得一副的年轻邪魅的奇装怪服的男子,一身裘皮大衣裹身,腰配三尺银色弯刀,虽然是降臣,但是眉宇间却没有一丝胆怯,反之,不卑不亢,大义凌然地坐在殿上。
  男子像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转过头毫不避讳的对上了她的双眸,见是模样娇丽的可人儿,男子唇角轻轻地勾起蛊惑的笑颜。趁着囔囔太后他们与皇太极周旋时,引人心魄的一双勾魂桃花眼突然朝着海兰珠俏皮的眨了眨,薄唇无声地朝着她一张一合。
  别人或许没看到,可是海兰珠是正对着他的,自然是看到他的唇语,甚至还诡异的一字不落的看明白了。
  美人,我会得到你的哦。
  想到那男子刚才的张扬的唇语,海兰珠心神晃了晃,一记白眼瞪向那个笑得张狂的男子,撇开脑袋,来了个眼不见心为静。
  “金国可汗,我们的确是诚心降于贵国,不信我们可以以吾国的传国玉玺赠给贵国。”突然坐在殿上的囊囊太后说着,推搡了下身旁的苏泰,暗示她让额哲拿出玉玺。
  苏泰明白的点了点头,挨近了额哲的身子,轻轻地嘱咐着他:“儿啊,还不将那传国玉玺拿出来。”
  正暗地里调戏美人正欢地额哲,听到了额娘的声音,脸色微愠。但是从怀里取出至宝传国玉玺,跪倒在地,“可汗,这便是吾国的传国玉玺。”
  在座的众人都是第一次真真正正地见识到传说中的传国玉玺,其上雕刻着两条飞龙,正面是汉篆:皇帝制诰之宝。色泽光泽华润,玲珑剔透,虽然一角缺失,但众人一看便知此非池中物。
  看着那传国玉玺,皇太极的头顿时清得像一汪水,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心中不由想到:天命归金,天命归金。看来是上苍也默许了大金国改元称帝了。
  皇太极虽然心里是暗涛汹涌,但表面上却十分平静,双眸瞪了眼额哲:“额哲贝勒,恕朕驳了尔国面子,此物乃是林丹汗用生命保留的珍贵之物,本汗不接受。”
  海兰珠听到这话,霍地抬头望向皇太极。不是说,只有得到玉玺才能改元称帝吗?皇太极会那么轻易地放过来之不易的玉玺?
  但是抬头看到那双紧紧地凝视着传国玉玺不放的眼神,海兰珠心里突然明白,原来不是他改变了主意,而是他要有个真正理所当然的拥有传国玉玺的借口,才能安然坐享玉玺。
  鄙夷在心里暗骂了皇太极一声,狡猾的狐狸。
  在海兰珠异样的眼神下,额哲依旧不卑不亢地抬起头望向皇太极:“罪臣如今已是个贵国降臣,国已丧,志愿已亡。抱着曾经的传国之物只会徒增烦恼,如今金国繁荣昌盛,兵强马壮,定能帮吾完成先父汗遗志:统一大漠。先父汗生前就希望漠南统一,吾知吾是不能完成遗训,只愿将玉玺送给可汗,罪臣相信可汗。”
  说完额哲再次诚恳地递上玉玺。
  皇太极还想要说些什么,苏泰太后和囊囊太后却一起跪倒在地上,“可汗,如若不愿接受我们的传国玉玺,我们便长跪于此。以表我们真心诚意。”
  “父汗!”一直待在多尔衮身侧的豪格突然走出来,朝着皇太极抱了抱拳,“既然额哲贝勒与两位太后如此执念,我们也不好驳了她们面子的。不如答应吧。”
  说完看了看阿巴泰和范文程一眼,两人对视一眼,领着一干人员一起跪在地上:“可汗,您就答应吧!可汗,您就答应吧!”
  “可汗,你就答应吧。”哲哲劝了劝皇太极,见他还是纹丝不动,满眼渴求地望向海兰珠,海兰珠被看的心里发毛,无奈地拉了拉嘴皮子:“可汗,您就答应吧。”
  虽然海兰珠说的是很不情愿,不过皇太极听了还是心里一样很欢喜。瞧着海兰珠的眼神也充满了希冀,可惜海兰珠却没看到。
  皇太极一拍大腿,张口大笑出声:“既然连两位爱妻希望如此,朕也不好推辞。来人接玉玺。”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