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五章:亭中再逢

  自从皇太极将海兰珠禁足后,果然海兰珠是一个月都没出过一次东宫,她本人对此倒没什么异样的表态,可是别人可不会如此无动于衷。
  坐在大政殿不远处的一座刻有“镶黄旗”三个金色楷体字样的大亭内,举着杯以往长喝的羊羔酒,放在嘴边却好像少了些什么,闷闷地喝了一口,就放回了石桌上。
  “可汗可是有什么心事?可是为了玉玺之事?”坐在一旁的范文程看他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也放下了手里的酒杯,问道。
  皇太极听到范文程的声音,懒懒地望了他一眼,又低垂下了眼睑:“是,也不是。”
  说完盯着中宫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与渴望。但是脑海里又出现了花园里女子对自己不信任的眼神,想起是自己下令让她一个月不准出宫的,刚准备起身的身子,抬了抬,又泄气的坐了回去。
  不过是一个月没见而已,他怎么就跟个毛头小子一样耐不住性子呢?自嘲摇了摇头。
  “范先生,十四弟和豪格已经赴往了大漠多日了,却依旧不闻丝毫的消息。你看这次他们会成功扑捉到额哲的下落?”努力地让自己不再想海兰珠的事情,皇太极故意将思绪拉回到公事上。也只有办正事的时候,他还能够保持清醒了。
  范文程是个聪明的主儿,不然怎么可能会被中原明朝人称为是皇太极的军师呢。瞧那皇太极盯着的方向,想想便知道是为了东宫福晋的事儿发愁了。
  心里暗笑皇太极平时看着好像对女人没什么兴致,原来他不是不喜欢,而是没找到钟意的啊!
  不过主子他既然不想说,他也不好勉强。
  说道多尔衮他们赴往大漠取玉玺的事儿,他还真的不好说:“可汗,这事儿的成功不低,但是也不高,五五几率。”
  “这话怎么说?”
  “这林丹汗虽是已死在了青海,可是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即使离开人世他也不会忘记给额哲贝勒立下遗嘱的,必定会让他继承他的大统以统一蒙古为己任的志愿。”回忆起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大漠英雄林丹汗,那热血沸腾的誓言:不统一大漠,誓死不罢休。范文程就知道他绝不是善罢甘休的人。
  “而且,额哲又是以孝著称之辈,断不可能违了他父汗的遗命。更何况林丹汗其下忠义之士颇多,都是为林丹汗出生入死已久之人,早已是以此为自身己任的,如此这般断不可能让我们轻易取得。”
  说道林丹汗手下的那几个顽固老匹夫,范文程就是一阵苦恼,他只是个臣子都被此事闹得心慌意乱。更何况是国汗。
  “范先生,说的极是。”范文程的一番慷慨言辞,字字犀利的剖析了皇太极的心里的愁闷。他说的没错要想轻易地解决额哲,取得传国玉玺不是容易的事。
  除非十四弟将林丹汗原来一起驰骋沙场的几员大将军诛杀掉,亦或是林丹汗的两名正妻囔囔太后和苏泰太后其一突然倒戈相向于他皇太极,那么此次大漠夺取玉玺之事,成功几率就会大大提升。
  只是那些都只是他的空想,试问林丹汗的两位正妻都是与林丹汗出生入死依旧,感情颇深,怎可能倒戈。
  这时候,范文程突然一拍脑门,发出一声脆响,皇太极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到他那:“可汗,臣有法子了。”
  “哦?范先生有什么高见?”皇太极一听他想到了办法,忙问道,这夺取玉玺之事必是越快越好,否则拖得久了,难免会有变故。
  “臣以为,不如挑拨了那囊囊太后和额哲,他们虽亲似母子,但却并不是亲生带有血缘关系。若是两人起了矛盾,再让睿亲王私下派人离间那二人,囊囊后指不准会撒手离开额哲向我们投来。我军再以此来个突击,必定能擒住额哲。”范文程越说越觉得这个法子行得通,声音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可汗,觉得此计策可行得通?”
  皇太极在一旁听完范文程的话顿觉范先生看似文弱如书生,但是骨子里却蕴满了武将士兵们所不及的谋略政策,如此才华,当初却埋没于明朝,真是浪费人才啊。
  仔细细想,当初能在众俘虏中相中范文程,真是他此生做的最对的事情。一拍石桌,震的酒杯里的酒都洒了出外,震到了他的手背上,皇太极也像没感觉到了一样,拍了拍范文程的肩膀:“范先生,好计谋。朕能遇到你,真是吾之大幸,国之大幸。”
  范文程受到了皇太极的夸赞,却没一丝骄傲之色,谦虚的摇了摇头:“可汗,为国献策乃是臣之本份。不过,现今虽然有了战胜额哲的计策,但是还是要可汗您修书一份快马送给睿亲王他们。否则晚了,额哲他们会预测到什么的……”
  “范先生说的极是。朕忽略了这点。”说着就让人拿了笔墨纸砚,就着石桌写起来信,片刻折叠起来放入信纸,派了人快马送到多尔衮手上。
  “范文程,范文程!”不远处一个人影朝着皇太极他们所在镶黄旗亭内跑过来,来人体格雄健如锋,满脸的络腮胡,长的一脸刚正不阿像,便是阿巴泰了。
  刚跑到亭子内,来人就迎面看到了站在亭中的皇太极,因为来时跑到急促,来不及刹车,怕撞到了皇太极,换了另一个方向,结果直直地就朝着亭内的柱子撞了去。
  “小心。”范文程眼疾手快的运功飞向阿巴泰,一把拉住了快要撞到柱子的他,“阿巴泰,什么事怎么急?连路也不看清楚,就横冲直撞,这火急火燎的性子什么时候能够改掉呢?”
  范文程和阿巴泰是出身入死多年的好兄弟,见好兄弟还是像多年以前一般的急躁性子,一掌就打在了阿巴泰的额门上。
  “哎哟,范文程你干嘛打我啊。我这老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遇到好事儿,我就是静不下心来。”阿巴泰吃痛的呻 吟出声,浓黑的粗眉下,双眼犯了血红,片刻才散开瞪了眼范文程。
  “阿巴泰,是什么好事让你怎么着急?竟让你跑得那么着急?”
  “哎~你不问我就差点忘了。可汗……”一拍脑门,阿巴泰暗道自己糊涂,怎么忘记了这事儿。抱拳向皇太极行了个礼,才止不住地乐呵道,“可汗,睿亲王和大贝勒豪格带着玉玺和额哲、囊囊太后他们凯旋归来了。我们终于夺取到了玉玺了。改元称帝的念想终于有了着落了。”
  “什么?已经回来?”皇太极突然沉声问道,与同样惊愕地范文程对视了一眼,他才刚修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可汗。我也觉得此次胜仗太过容易了吧。但是睿亲王却说,此次多亏了囊囊太后带着一千户人投降于他,后来而上的苏泰太后和额哲贝勒这才投降于我们大金国,而那林丹汗麾下的几员大将见额哲和太后都投降,道是大势已去,都挥剑自杀了。”阿巴泰说完,豪爽地一挥大手,眼里尽是胜利而的散发的激动。
  皇太极一听,这话定是不假了,“阿巴泰,可是知道现在睿亲王和大贝勒是在哪里?朕想去见见他们和额哲他们一干人等。”
  “回可汗,他们现在就在崇政殿候着呢。”
  “好。我们现在就赶往崇政殿。”
  “可汗,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哲哲这才刚踏入镶黄旗亭范围内,便瞧见皇太极紧随着范文程和阿巴泰两位大臣准备离开。
  她好不容易将海兰珠给劝来的,怎么可汗又走了?
  “姑姑,这回总不是我不肯来见可汗了吧。”本来就在东宫待得快发霉了的海兰珠,听到哲哲来叫她出去,受不了外界的蛊惑,跟着就出来了。
  还以为哲哲拉着她朝亭子的方向来是为了什么事呢,原来就是为了见皇太极。
  海兰珠看到皇太极就心里憋闷,要不是他禁锢自己,她也不会那么经受不住蛊惑了。
  皇太极看到海兰珠,心里像是什么大石头放下了一般,顿时轻松了不好,本来还为她的事情发闷缺失的心口像是找到了可以补足的东西,顿时被什么涨得满满的。
  欲要说些什么话缓和下自己莫名的心绪。但是看到海兰珠一副不情愿来的样子,皇太极到嘴的温柔又憋回了肚子,脸又刷的黑了下去,看着海兰珠的眼神从一开始希冀,变得狠洌。冷冷对着海兰珠嗤了声鼻:“不是被禁足了吗?怎么还敢出来?”
  阿巴泰看到皇太极停下了脚步,刚要准备唤道,范文程一脸你真不识相的,给了他一锤,小声地在他耳边嘟囔了几句,阿巴泰才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向皇太极他们的眼色也变得怪异起来。
  海兰珠刚要回答,却瞥眼看到熟悉的身影,好看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范文程的方向。
  这不是那日夜里自己在御花园里看到男人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