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四章:奇怪的皇太极

  在中宫用了膳后,海兰珠就告别了哲哲,向御花园走了。
  刚踏入御花园就闻到一阵浓郁的花香,走进一看原来是今早邀月给自己摘来的木芙蓉花散出的香味。
  大片大片的木芙蓉粉嫩嫩的生长着,像是娇羞的女儿家,风一吹便合拢了起来。
  摸了摸发髻上微微地萎焉的木芙蓉,海兰珠温柔地笑了笑,继续向园中走去。
  “哈哈~~可汗,这林丹汗总算是死在青海了,这回可汗总算可以改元称帝了吧?”
  深入御花园,海兰珠便听到了一声低沉喑哑地笑声从深处传来。
  “不可,阿巴泰,林丹汗虽然已死,可他的玉玺还不知下落,在蒙古各部看来,玉玺是天命和皇权的象征,只有拥有了传国玉玺的蒙古领袖才可以统领草原一族。”皇太极却不敢苟同,点出了现今至关重要的问题。
  “什么嘛,不过是块长得好看的破石头,有怎么重要吗?”被称作阿巴泰的男人,不敢相信地提高声音。
  “阿巴泰,此言差矣。玉玺不仅是皇权象征,还是我们蒙古英雄成吉思汗的化身,只有用了它,才可统一。它就同我们身体各个器官,失去了一点,我们都会办不了事情。”
  “啊?有那么重要啊!那还真不能不要了。”阿巴泰抹了抹鼻子,憨憨地道。
  “哎哟,可汗哥哥说它重要那便是真的重要了,阿巴泰哥哥你有什么好问的。依臣弟看,不如让臣弟率一万人马亲赴大漠,寻找林丹汗之子额哲的下落,再把那所谓的玉玺夺到手,交给可汗哥哥就是了。”多尔衮站在一旁听着皇太极两人的话,早就不耐烦,风风火火地说完,就带着刀离开去筹备赴往大漠的事情了。
  “唉~这多尔衮,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遇到事情,就是横冲直撞,也不和我们商量商量就去了。”阿巴泰看多尔衮一说完话,也不等他们回复就离开。哭笑不得看着皇太极,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声气。
  “让他去吧,玉玺之事早晚是要办的。”
  置身藏在木芙蓉花海后的海兰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本能的想要悄悄离开,可是还是被皇太极发现了。
  “兰儿,既然来了,怎么不现身?”
  见偷偷地离开是不可能的了,海兰珠皱了皱眉,这才从躲身的花海后走出来。
  “妾身见过可汗,可汗盛安!”朝着皇太极俯了俯身,就准备离开。
  皇太极好像看穿了她的心事,大步向前,握住了准备离开的海兰珠的手:“兰儿,为什么看见朕,就躲。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
  “妾身不敢。”海兰珠被突然拉住,声音迟疑了一下,片刻才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看到朕,就走!?”
  “呃……可汗。”杵在一旁的阿巴泰看着争持着的两人,尴尬地唤了声皇太极,“那个,臣在家中还有要事,不便在宫中久留,望可汗能批准。”
  “好,你下去吧。”
  阿巴泰一离开,皇太极就拉着海兰珠,只把她推倒不远的假山上。
  海兰珠被迫靠在坚硬地假山上,本来就皱起的眉头,出现了不耐:“你想干什么?”
  皇太极听到她的话,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深邃的黑瞳紧紧地凝视着她,嘴角拉起讽刺的弧度:“怎么不叫可汗了?怎么现在没有人就露出本性,不愿意再逢场作戏?”
  皇太极的脸紧紧地贴在海兰珠的脸上,专属男人特有的麝香沁入她的鼻翼,脸上泛起了淡淡地温热,抬手借用巧力,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
  “你想多了。”海兰珠背对着皇太极冷冷地回答。
  即使曾想过要勾引皇太极爬上她的龙床,但是当近距离面对他的时候。她还是有那心没胆,没有爱,对着皇太极她做不了像情人一样亲密的事情。
  “你可真大的胆子,敢用‘你’称呼朕。就不怕朕重罚你。”皇太极地眯起一双危险的双眼,又一次毕竟海兰珠,靠近她一份同时也增加了几分威压。
  逼着海兰珠不得不面对他,跪倒在地上,生硬地声音让皇太极心里一阵发紧:“妾身冒犯了可汗,只求可汗降罪。”
  今天的他好奇怪,怎么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稳重了。跪在地上,海兰珠在心里奇怪地想。
  其实皇太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海兰珠,心就忍不住的砰砰乱跳,像个二十才出头的毛头小子一样热血沸腾起来。为了掩饰住心里的悸动,他只能紧紧地抓住她不放。
  听到海兰珠一心求罪的话,皇太极生气地对着她甩了甩手,“你就这么想朕知你罪?你就不会软下身,向朕求求情吗?兰儿?”
  他就不知道了,蒙古之中,他自认为他虽不及得成吉思汗那般骁勇善战,成为众人之中仰慕的英雄。但是试问整个大草原的女人那个不以嫁给他皇太极而骄傲的。就这个女人倒好,对自己不屑一顾。
  “妾身若是向你求情。你就会放了妾身?”海兰珠一副对他不信任的眼神,看的皇太极就生气一股无名的怒火。
  “自然不会。”皇太极口不对心的沉声说道。
  “可汗又不是真的放过妾身,妾身又何必再做挣扎。”探了探手,海兰珠心里对着皇太极的行为鄙夷地想道:今天这皇太极也不知抽了哪儿的风,尽是对她不依不挠。
  “你……”指着海兰珠,皇太极的脸部抽了抽,随后才咬牙切齿地出声道:“既然这么喜欢被罚,那好,罚你一个月不得出东宫,今晚的晚膳被取消。”话刚说出来,皇太极就后悔了。可惜说出话如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回。
  或许刚才出现的心跳只是这些日子太操劳国事吧!不然,他也不会怎么不理智地那样对她。
  这么想着,皇太极甩下这句话,就准备去中宫哲哲那里好好休息休息。
  皇太极莫名其妙地话,让海兰珠发了会愣,怎么好好的生什么气啊!
  不理解地杵在哪儿,想了好半天夜里不出什么头绪。闷闷地转过身,朝自己宫里走了。果然伴君如伴虎,脑子里想的不是她这些平常人能及的。
  而皇太极回到了中宫,看着哲哲那亘古不变的笑颜,依旧的温柔贤德,依旧的轻声细语。可是他怎么看就怎么觉得浑身不对劲。
  晚膳的时候,也一直闷闷不乐。弄得哲哲还以为自己伺候的不周到了,自责的跟着皇太极一样匆匆填了肚子,便不在用膳。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