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二章:整改后宫(一)

  翌日,西次宫。
  布木布泰站在自己的寝宫中,美眸如锋的瞪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太监们。
  “都是一群废物。”布木布泰恨恨地踢了一脚离自己最近的太监。
  被踢的太监虽受了挨打,却只能哎呦一声趴在地上,直呼“福晋,饶命!福晋,饶命!”
  身侧的几个宫女太监见了,也纷纷大呼“福晋,饶命!”
  “饶命?哼~若不是我有内应在东宫,昨夜被入天牢的就是我了!”说着又一脚踢向刚才受打的太监背上,重重地踩在他的脊背上,“说,昨晚监察宁馍儿的人是谁?居然让她跑到太医院?差点暴露了我!”
  几个宫女太监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清楚昨夜监管宁馍儿的人。唯有被踩在身下的小太监,低低地嘤咛了声,“福晋……是……我……”
  说完,布木布泰的脸色一变,小太监急的抓住她的右腿,“福晋,饶命!福晋,奴才不是有意放了宁馍儿的,是,是那丫头佯装要出恭,奴才见她腹疼难忍,一时心软就放了她去。奴才真的不是有心的,福晋饶命~~”
  布木布泰冷哼一声,不为之所动,张开就道,“本福晋因为你的过失差点进了牢,你认为我会放了你?”
  “来人,压下去,乱棍打死。”
  “喳。”
  小太监闻声方才还想挣扎的身板,顿时歇了菜,任人宰割。
  “啊~啊~”
  一声声惨叫从屋外传到屋内在场的每个人耳里,除了布木布泰,其余人都吓得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唯恐主子火气没发过,拿自个儿当出气筒。
  须臾,屋外的叫声越来越低,直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福晋,他断气了!”
  “死了?算便宜他了。拉出宫外,喂狗。”大大的拉开嘴角,布木布泰的脸上丝毫没有怜悯。
  睥睨着身下正打着颤栗的一群狗奴才们,布木布泰拿起桌边的正热着的茶杯,放到唇边轻抿了一口,冷血无情地话才从唇中缓缓而出,“若是以后,谁胆敢违反了我的命令,就如此杯,粉身碎骨。”
  说完,‘啪’的一声,茶杯被主人重重地扔在了地上,瞬间化成碎片。
  “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就要给我滚出去。”
  “明白。”众人起身应道,随后收拾了下碎裂的茶杯,才急急忙忙地离开这危险之地。
  众人离开后,屋檐上跳下个黑影。
  “主子。”待站定后,才走向布木布泰。
  “你来了。”看到了黑影,布木布泰才露出难得笑脸,“多亏了有你,昨夜才可脱身。”
  “为主子排忧解难是奴的本份,主子的话,是折煞了奴。”说着,黑影跪了下去。
  “你,我又让你跪吗?”看到黑影跪在自己的身下,布木布泰生气的皱起眉,“站起来。”
  “是。”
  “你本来就此次的大功臣,何苦推脱,若不是你懂得点摄魂之术,让宁馍儿将扎鲁特当做了我,昨夜进牢门之人就是我了。”
  “……”
  黑影没有再回答,布木布泰深深地忘了她一眼,才挥了挥手,“回去吧。有事我会派人叫你的。”
  “是。”
  东宫
  辰时用膳过后,海兰珠躺在屋内的太妃椅上,早晨的和煦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散落在她的身上,惬意的眯起双眼,好不享受啊。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海兰珠倏地睁开双眼,只见邀月拿着一支还带着雨露的木芙蓉,笑着朝自己走来。
  “秋天了吗?月儿?”自从‘月魂引凶’的案子了结后,邀月就一直缠着海兰珠让她唤她月儿,说是那是她死去的娘亲总是那么唤她,希望她也能像亲人一样唤自己。
  “恩。是……不对,主子是怎么知道秋天来了?”走到屋内的梳妆台前,邀月打开低下的柜子,取出把剪子剪去了木芙蓉花上的枝叶,才到海兰珠身前,奇怪的问。
  “木芙蓉,乃是秋天生长的,今日见你拿着刚摘下的花儿,我自然是知道秋天来了。”
  邀月听主子说手里的花是木芙蓉,讶异主子怎会认识这花儿?她都不认识耶,若不是今日去御花园北面瞧见这话儿女,她还真不知晓呢。
  “主子,您真是见多识广呢!奴婢还是今儿个才知道这花呢!呵呵……”
  今儿才知道?这下轮到海兰珠露出不理解的表情了,秋天开木芙蓉可是常识唉,这也能值得月儿奇怪半天?
  这古代女子也太缺乏尝试了!最终她得出了这个答案。
  “亚馨儿,你怎么来了?”
  “哦。主子吩咐我来唤侧福晋去趟中宫。你替我向侧福晋通报一声。”
  “好,你等着。”
  “吱呀”里屋的门又被人打开,苏嘛喇姑迈着不紧不慢地步伐走到海兰珠跟前,“大格格,大福晋找您。”‘月魂引凶’案后,苏嘛喇姑又叫回了‘大格格’这个称呼。
  哲哲找她?她会有什么事情呢?
  “你可知道大福晋找我是什么事?”
  “奴婢不知。”苏嘛喇姑摇了摇头。
  “算了,不知道就算了。你和邀月好好在东宫守着吧。”吩咐了几声,海兰珠怀着满肚子的疑问就准备跟着亚馨儿去中宫,邀月却突然扭扭捏捏的来到她面前,“主子,等一会儿。”
  “恩?邀月有什么……”刚要问邀月什么事情,只见邀月将那剪了枝叶的木芙蓉别在海兰珠的发髻上,红扑这小脸,“美丽的花儿陪美丽的主子,希望主子能喜欢月儿的礼物。”
  说完,邀月咬着下嘴唇,满含希冀地双眸紧紧地盯着海兰珠。
  初时,海兰珠被邀月的行为吓了一跳,过后,仔细想想这恐怕是月儿为报了妹妹的仇,而对自己的报以感谢吧。
  可是她并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
  想到这儿,海兰珠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眼睫为她遮去了深深地愧疚。但是她还是对邀月报以微笑。
  “谢谢,月儿,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中宫
  大厅内,哲哲凝着眉坐在厅内的正方首席椅上,两侧旁坐着各大宫内的大小福晋,因为首席的人没有开口,两侧的人都没敢说话,低气压下,大家只能在心中猜疑此次大福晋召见各大小福晋是为了什么事情。
  海兰珠踏入厅内时,见到的便是几十个人一副正经八百如临大敌的坐在厅内,只有正前方的哲哲偶尔颦蹙的柳眉才让她有种见到了正常人的感觉。
  看到了最后一个福晋来了,哲哲才起身对众人说:“大家一定在心中猜疑我此番召集大家来中宫是所谓何事吧?”
  除了海兰珠因为刚到还没进入状态,听哲哲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怔在那儿。其余些人都回了声是。
  哲哲见海兰珠没有回答,看了她一眼,才转头继续说,“如今国汗的江山已越来越强大,也有了许许多多的章程,这本是件只得喜庆的事儿。只是后宫大小福晋称呼却混乱不堪,故……”
  “姐姐,是想整改后宫?”哲哲话还没说尽,坐在左下首左侧第二个位子,穿着浅绿色旗服的女子,突然站起身接下了哲哲的话。
  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打断,哲哲刮了一眼出声的人。但是良好的教养不容许她做一丝一毫违了身份的事情,缓了下躁动的心,回了那女人的问题,“是,伊尔根觉罗氏,你说的很对我是准备整改一下后宫,只是不知该如何改才好。所以才唤了你们来商量,大家都是国汗的女人,整改后宫大家都该有相应的责任的。”
  被唤作伊尔根觉罗氏的福晋听了哲哲的话,好像停听了什么笑话一样,掏出衣袖里的手帕,噗嗤的笑着,“大福晋这话说的可是折煞了我们了,我们这儿除了您和布木布泰,以及那叶赫那拉氏是个有身份的角色,可都是小福晋呢!哪敢为这后宫之事出谋划策呀!”
  这话看似说她们自个儿身份地位做不了那主儿,实际上是藏了棉里针,暗道哲哲这些高身份的福晋是无用之辈,遇到事儿还得指望她们。
  别说是哲哲他们听到这话会生气了,坐在最角落的海兰珠听了也生气。
  不过这是她们的事,不关她的事,她也不好插嘴,还是躲在一旁慢慢看戏的好。
  “伊尔根觉罗氏,你这话是在说我们的办事能力还不如你吗?”布木布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说话的人眯起眼,嘴角拉起深深地带着讽刺地弧度。
  “没,我哪敢呢!你们是国汗亲自封的大福晋,侧福晋,哪是我们这些小福晋能比的。”
  “哦?既然你们不能比?那你们还在这宫内做什么?当个垃圾还是花瓶?”布木布泰嘴角的讥讽越来越明显。
  伊尔根觉罗氏被这话问的懵了,随后不高兴地指着布木布泰,“福晋,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国汗的福晋能呆在这儿为大福晋出谋,我们就不行吗?为什么还要我走?”
  “呵~~”海兰珠躲在角落听到这话,忍不住嗤笑出声。恰好被正在争辩的两人听见了。
  伊尔根觉罗氏本来就有气无处发,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见出声的是前儿个刚嫁入宫内的博尔济吉特氏•海兰珠,如同找到了出气包。
  “海兰珠,你笑什么?”指着布木布泰的手指,转换方向,瞄向了海兰珠。
  笑你傻啊!刚说自己比不上大福晋,侧福晋的。回头又说要为哲哲出谋划策。口不对心,语不对盘。
  她没笑喷了算是给你面子了。
  只是海兰珠心里怎么想着,却不好说出口,到了嘴边的话又溜了一会,出口就成,“也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个笑话,不禁笑出声来。”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