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一章:真相(三)

  子时,太医院前,万籁俱寂。
  只有那门外的大槐树枝叶随着阵阵的微风沙沙的作响。
  一个人影突然从树后畏畏缩缩地走出来,探头探脑地瞅着太医院里紧闭的大门,直过了半个时辰,紧绷的身子才缓下来。
  “不是说今晚子时‘月魂引凶’吗?怎么没人?”人影用衣袖擦了擦额角流出的冷汗,嘴里不停地嘀咕着。
  “不会是那些鬼丫头的流言吧!”回忆起今个儿下午邀月那神乎其乎的描述,再恰好不好的突然传出‘迎月’的惨叫,嘶~邱娘身子一个胆颤,“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哆哆嗦嗦的又探头向太医院门前,这时太医院门前出现了另一个绿影,来人手里还捧着银盆,拾起那颗备受摧凌的小心肝,邱娘那老骨头难得利索的爬回树后。
  “迎……月……你别来找我啊!我…我不是故意害你的……要是要报仇……千万别找我,我也是被逼迫的……”
  来人战战兢兢地在太医院门前来回张望,见没有其他人,立即将银盆放在太医院门前,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扔进盆内,然后用火折子在里头点燃起来,嘴里喃喃着。
  “迎月……要是……要是要复仇…………就去找那幕后凶手吧……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也该知道身为奴婢的苦处……主子们的命令我们只能遵从……不得违令的……”
  说着说着,泪水流了下来,“迎月……对不起,都害了你,还要假惺惺的在这无人的时刻烧些纸给你,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来人不停地在门前抹泪暗自哭泣着,却不知道邱娘躲在哪大槐树下,虽然听不清她是在说些什么,但是瞧清了那人影正是宁馍儿,与自己一起下毒的同谋,当初正是她的琐事,威逼利诱她才会答应下毒,那知会闹得怎么大事啊!
  邱娘越想越气愤,于是就在周围拣了块足足有她的两个拳头大的石头,准备趁其不备杀了她,若不是她,她也不必担心受怕了。
  可是还不等她出手,突然一股白色烟雾从西方吹来,越来越浓,集中在太医院门前。
  宁馍儿本来低下的脑袋像是预示到了似的,抬起头,双眸木的呆愣,许久才睁大双眸跪倒下来,“迎……迎月……别……别……别杀我……别杀我……”
  迎月???她不是死了吗?真来了吗?邱娘不敢相信的瞪着那个‘鬼东西’。
  随着宁馍儿越来越恐惧的眼神中,烟雾中一个人影走出,只见来人圆眼竖瞳,面色惨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唯独那血红般的嘴唇像是悬泪欲滴的曼陀罗邪恶的张咧开,全身是一袭白色的纱衣,上面挂满了黑红色正在流淌的血液,双唇蠕动,半截的舌头还滴挂着火热的温度从唇中跳跃而出。
  “还我命来~~~~啊~~~~~~”
  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除了宁馍儿,即使是在远处的邱娘瞧着那黑夜背景下诡异嗜血的画面,都大声的尖叫起来。
  “啊~~~~~~~~”
  “不要啊!!!!!”
  两人受了刺激,纷纷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但是那‘鬼影’还是有意跟着她们一样,她们跑到哪里,她就跟随到哪里,直到她们跑累了,吓得一起瘫软在地。
  “迎月……不是我害了你的,都是她,都是她逼我的。”邱娘紧闭着眼,双手直指着身侧的宁馍儿。
  “邱娘,你……”宁馍儿一听邱娘推卸责任的话,迎月的‘鬼魂’又对着自己叫嚣,顿时怕的什么都招了,“迎月……不是我……不是我……是扎鲁特侧福晋……”
  “呜呜~~~饶命,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鬼影’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宁馍儿和邱娘,不知在什么时候贴在眼眸上纸做的竖瞳被拿开了,一双淡漠的冷眸毫无温度的盯着身下的人。
  “你说的,可是扎鲁特?”淌血般的红唇边滴拉着鲜血,边对着邱娘,嘴唇上下张合着。
  邱娘见过鸡血,见过杀鸡宰牛哪见过过这等腥血画面,吓得低下头,颤抖着身子连连称是。
  “那我问你们,侧福晋是如何,吩咐你们下毒的?将经过说与我听,若有渗假,我就要你们陪葬!”‘鬼影’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包纸,纸的一角还留着粉色的胭脂,“还记得这个吗?”
  邱娘和宁馍儿,闻声抬起一瞧它手里的那包纸,那不正是他们放置毒药的纸吗,为了好认,宁馍儿故意参合了胭脂的,想不到却害了自己,“我们招了,我们全都招了。”
  “都是扎鲁特……扎鲁特侧福晋……说是您家主子不过才刚从科尔沁嫁来……就备受可汗宠爱……说是为了……让各大小福晋雨露均沾……不让您主子霸占着圣恩……所以故意让我下毒残害您的宫女迎月的……以此来给你个教训……本来我不是她宫里的人……推辞了会儿……她却要挟我说……说我的家母家弟正在她手里……我若是不帮他就杀了他们……呜呜……真的不是我的错啊……”宁馍儿趴在地上,语不成调的陈述着。
  “那,邱娘又是怎么回事?”‘鬼影’转过头对着邱娘龇牙道。
  邱娘被吓得是尿都失禁了,两腿瘫软着直不起来,“我……我也是贪了那一百两银子啊!呜呜……”邱娘抹了把伤心泪,满是褶皱的面皮上挂满了后悔的泪水,“我本在宫内兢兢业业,恪守本份的,那知我那宫外的逆子居然在外头赌的欠了一屁股的债,被人追杀差点丢了性命,我在宫内听说了此事,做母亲的怎能不痛心疾首,可是那是自己的儿啊!为了救他,我只能拿出多年在宫内积攒的积蓄逃出宫,准备去搭救儿子的,哪知被这宁馍儿丫头发现,花了一百两对我威逼利诱,我一时贪心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迎月……我都招了,您别杀我啊……我死了,我儿子就再也没有改邪归正的一日了……”
  “一百两?哼,一百两,好一个一百两,一百两就让你卖了自己的良心,谋害了一个才正直双十的姑娘。邱娘,你说的可真是义正言辞!!为了你的一己私欲,就白白的牺牲了我妹妹?”‘鬼影’突然地发出了一声嘶声裂肺怒吼。
  一把银色的短匕,从她衣袖中抽出,“宁馍儿~邱娘~我要你们的血以祭奠我妹妹的在天之灵~~~~~“
  说着,一道银光在两人的眼前闪过,还不等她们反映,就已经到了她们的脖子下。
  “邀月,住手~”一声细腻的女声划过夜的天际,响彻在半空。
  这时,太医院的门突然被打开,几十个人影缓步走出来,来人正是海兰珠和皇太极以及几位名声在望的福晋,还有几个官员们,还有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宁馍儿的扎鲁特。
  “邀月,够了,凶手已经找到。我知道你心中的愤怒,但是国有国法,万不可滥用私行的。”海兰珠从人中走出,直到那‘鬼影’身侧,看到它恢复原样的双眸里,满是悲愤的泪水,心疼地从怀里袖间掏出帕子,为邀月擦掉盈眶的泪花。
  “主子……”鬼影,不,邀月眼含着泪花,深深地望了眼海兰珠,望着那满含关心的眼眸,才放开邱娘两人,“宁馍儿,邱娘,你们无缘无故残害我妹妹,可汗定会依法惩治你们的……”
  说完,在海兰珠喝退的目光中,不甘地离开了。
  “刚刚那个不是迎月的鬼魂……???”邱娘和宁馍儿傻愣愣地看着邀月离开了好一会儿,才木讷地咂巴着舌。
  “她居然骗我们!!!!!!!!!!”终于两个人才醒悟过来,悲愤,被欺骗的愤怒顿时出现在两人眼中,但是抬头对上海兰珠那没有丝毫温度的冷眸时,又胆颤的低下头,她们这才知道上当了。
  “宁馍儿,邱娘~~你们好大的胆子!!!!”一声怒吼自两人耳边霹雳开来。
  两人哆嗦地打了个战栗,不拍死地抬起眼,瞧见了那双不寒而栗的肃杀眼神,双手不稳地跪倒在地上,边磕头便求饶,“可汗,恕罪!可汗,恕罪!”
  “哼~”皇太极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搭理那两人,回头瞥向扎鲁特,“扎鲁特,你好大的胆子!”
  “不不不……可汗……我没有……”扎鲁特被皇太极的怒吼吓得一溜儿的跪倒在地,小脸上不知啥时竟倾满了泪水,“可汗,相信妾身,妾身再大的胆子也不会乱杀无辜的,可汗……可汗……”
  “你要朕如何相信你?你好好想想你自嫁入大金国,做过多少‘好事’?你让朕如何对你产生信任?”
  “可汗……”扎鲁特眼角挂着泪水。
  “罢了,念你我夫妻情份,朕也不治你罪过。但是这宫里是留不得你的。恰好这叶赫部的南褚刚失去了福晋,你就顶替她做她的福晋得了。来人将扎鲁特带下去。”
  “喳。”几个小太监从皇太极身侧出来,就要拉扎鲁特去天牢。
  却不想扎鲁特却不死心的挣脱束缚,跪倒在地上,双眼探向叶赫那拉氏,“姐姐,救我。我没有,妹妹还有两女儿要照顾的!!”
  只是那叶赫那拉氏,却悲痛的撇开脸,不做言语。
  扎鲁特痛心疾首的转眼向布木布泰,但是布木布泰却直接无视了她,低垂下头。
  “呵呵……呵呵……这就是当初的好姐妹?呵呵……枉我对你们一片赤心,可到了我被冤枉之时,你们却目不斜视?怕我连累,呵呵……呵呵……是我,都是我干的,都是我。我就是看海兰珠得宠不舒服,怎么招?我就杀了迎月!!!你们有本事杀了我啊!!哈哈哈~~~~~~~”
  突然,扎鲁特想的了失心疯般,边哭边对天大吼大叫起来。
  皇太极不耐烦地看着那突然得失心疯的女人,捏了捏额头,“还不快带这疯女人下去!”
  “喳。”几个小太监怕扎鲁特再次会挣脱开,于是一起扛着她离开的
  “可汗,那这两人呢?”一个官员,跑到皇太极面前,大着胆子指着还跪在地上的打着颤的宁馍儿和邱娘。
  皇太极闻言,瞥了眼两人,冷冷地吩咐着,“两个不要命的狗奴才,杀了便是。”
  “臣,领命。”
  “好了,大家都给我回各自的宫去。都给我集在太医院,成何体统。”小太监们带着扎鲁特走后,皇太极才吩咐着各大小福晋,官员离开。
  “海兰珠,你留下。”
  海兰珠刚要转身离开,忽地被点到名,愣了会儿,才记起皇太极叫的是自己。
  “是。”
  于是在各大小福晋的妒忌,腹诽中留在了太医院门前。
  “你认为你这次很聪明,真的逮到了主谋?”人都走后,太医院前只剩下皇太极和海兰珠两人,在静默了一盏茶的时辰,皇太极突然沉声道。
  海兰珠怔了怔,摸不清楚对面的人如此问,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但是还是谦虚的摇了摇头,“不,我认为我错了笨。只猜中了其一,没有猜透居然会有转变,还害了她。”
  皇太极一听,眼中闪过赞赏,“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是。”海兰珠没有隐瞒地回答。
  在扎鲁特说她是无辜时,所流露出的感情,与其突然发疯后的言语,她就知道凶手不会是她,若是杀了人的人,眼里是不会有洁净的泪水,因为一个狠毒的人,是不会为东窗事发而哭泣的。可是这次‘月魂引凶’必须要有人做替罪羊,至于扎鲁特当时倒霉的小白羊。
  “你明白就好!记住凡是要以明哲保身为主,朕不希望你有事。”说完这句暧昧不清的话话,皇太极只留给海兰珠个银白色孤寂而落寞的身影。
  “为什么,明知道她是被冤枉,你却不帮她呢!皇太极,你真让我看不懂啊!”
  看着越来越远的身影,海兰珠的心突然迷茫起来。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