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章:真相(二)

  膳房
  “呜呜呜~~~呜呜~~我可怜的妹子啊,死得好冤啊!!“领命后的邀月依照着海兰珠的吩咐故意跑到膳房外的门槛上坐下,然后双手有模有样的拍这个大腿在门外大声哭泣,声音凄厉悲戚。
  房内的掌厨的婆子与为主子置办糕点的宫女们闻声,都纷纷地探头向声源张望,见哭者是前些日子死了妹妹的邀月,几个好心的婆子放下手里的伙计,出来安慰。
  “月儿,这是怎么了?哭的如此伤心,莫不是受了主子的气?”邱娘是膳房的主厨,平儿里就是个善心的主,见不得谁伤心的,看见邀月哭得那么伤心,忙赶出来慰问。
  “邱娘,迎月死得好冤呢!呜呜~~~”毕竟失去的是自己的亲妹妹,即使起初哭的时候是装的,现在也真哭了。
  趴在邱娘的肩膀上,邀月哭的撕心裂肺,说出的话也不成语调了,“昨晚,妹妹托梦与我,告诉我,她是被冤枉的,她说她是被人害死的。呜呜~~”
  拍了拍怀里的泪人儿,邱娘听闻是迎月的事,正拍着的手颤了颤,眼里闪过挣扎与不忍,“月儿,我知道你死了妹妹,一时接受不了,只是迎月前些日子欲下毒谋害你主子的事,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儿,都是迎月咎由自取的啊!”
  “不~~”邀月猛地推开怀抱着自己邱娘,一脸伤痛,“主子待我两姐妹如此之好,妹妹怎会伤害主子?”
  “小月儿,邱娘说的事实,你也别为此事耿耿于怀了,宫里诸如此类的事儿又不是没发生过,只怪你妹子走错了路。”
  “是啊,你也别太激动了。过去了就过去了。”
  旁边紧跟在邱娘后的厨娘,也都上千劝慰着有点情绪失控的邀月。
  “不,你们根本什么都不了解,主子待我和迎月相亲姐妹一样关心,迎月是不会伤害主子。况且,昨晚妹妹托梦,说是今晚她定会现身让那凶手绳之以法。”邀月突然睁大眼睛,呆木的注视着邱娘,“邱娘,妹妹说过会在今晚亥时现身在太医院。”
  “太医院?!!”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其中属邱娘的声音最响,待被自己的声音吓到,邱娘才急急地用手捂住嘴巴。
  “是,现身太医院。”邀月故意在现身二字上拉高音调。水灵灵的杏眼此时不漏痕迹地扫视着在场的各个人的脸色。
  除了邱娘是露出微微地惊慌失措,其他人都只是略张嘴,神色都有点不相信。
  “邀月,你唬谁呢?真要是会来,为何前些日子迎月刚死的那会儿不来?偏偏挑今晚?”邱娘大着胆,问出心里的疑问。
  邀月见来人不相信,正要答话,突然一阵阴风出来,迎面刮向在场的每一人,除了邀月其他人都惊吓住瘫软在地。等意识到只是一阵风而已,忙起来,各自拍拍小心肝,暗忖还好只是阵风啊。
  “妹妹还说过,她会穿着当天死时的衣裳来找那谋害她之人,带她下地狱。”邀约故意低声说。
  “唔~~”说完,又是一阵阴风,紧随着,空中传来死去的迎月地声音: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啊~~~”
  一声又一声如同鬼魅般的嘶吼从空中连绵而来,久久不散。
  “啊!鬼啊!”
  “啊~~大白天,见鬼了!”
  几个受不了惊吓的厨娘,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原地打着圈儿,随后急急忙忙地奔回膳房,就连邱娘和那胆大的宫女也撒丫子的跑了。
  冷风又一次吹过,邀月这才擦了擦眼泪,朝着屋顶上的蓝影抬了抬手。然后紧跟着一人影从屋顶上飞了下来,在原地向前滚了几圈,才弯腿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起脸,一张计谋得逞的狡黠出现在那人身上。
  “小月姐,小的扮的还像不?”一声甜腻的温润的女音从那人口中迸出。
  邀月听着那熟悉的妹妹的声音,眼中不知不觉又泛起了雾水,不住地盯着那人,“像,小玄子你多才多艺,扮的太像了。”
  说着说着又瘪嘴哭起来,对面的小玄子见了慌了,慌乱地抬起手不自在地用袖子替邀月擦去眼里的泪花,用自己尖细的嗓音劝说着,“小月姐,你可别哭啊,否则被主子瞧见了,会以为是我惹的你,我又得一顿好骂的。”
  说着,小玄子朝着邀月搬起了鬼脸,忽而眯眼伸舌两指点着小脸,忽而两手扒拉着脸颊,翘着嘴。
  “呵呵~~好了好了,小玄子,你别逗了。我不哭就是了。”邀月被逗得终于捂着嘴笑开样,摆了摆手,“事情办完了咱们得回宫复命了。”
  “是,我的好姐姐。”
  ***
  西次宫
  宫外,扎鲁特领着一帮子宫女和叶赫那拉氏进了布木布泰的宫门,然后也不让人通报,直接去了布木布泰的屋内。
  “布木布泰~~”
  布木布泰此时正坐在屋内的练毛笔字,毛笔刚沾了墨砚抬起来,就听到有人叫自己,已是分神,墨汁滴落在宣纸上。
  “啊呀~”布木布泰放下笔,拿写了一半得字,可惜地叹了口气。
  “宁馍儿,你看看是谁来了。”放下宣纸,布木布泰转身问着身后的宫女。
  宁馍儿轻轻滴应了应正要出去看看,扎鲁特和叶赫那拉氏就推门进来了。
  “两位侧福晋,吉祥。”
  “起吧!”扎鲁特两人朝着宁馍儿点了点头,就径直朝布木布泰走去。
  “布木布泰~”扎特鲁看到布木布泰,也不管身边的叶赫那拉氏阻拦,就兀自地坐在屋内的凳子上,一脸质问的尖声叫道,”你可真是有福气啊,姑姑是当今金国的大福晋,自个又是西侧宫的福晋,如今姐姐又进了东宫了。可谓是一家姑侄三人齐聚一堂啊!”
  布木布泰一瞧这阵势,心中即刻了悟,感情讨不到国汗欢心,来此撒泼了。她也不生气,朝着扎鲁特身后的叶赫那拉氏伸了伸手,拉着她一起坐在凳子上。吩咐宁馍儿去置办了点心。
  这才不慌不忙地,坐在桌前,嘴角弯弯,“哪里哪里,姑姑与姐姐能进宫那是她们的福气,怎会与我有关呢?”
  “姐姐们来我宫内,就是为了说此事吗?”
  “妹妹,不要误会。”叶赫那拉氏先于扎鲁特答话,温柔地拉着布木布泰的手,“我和扎鲁特来,只是来看看妹妹。打个招呼就走。”
  “哦?打招呼吗?我看扎鲁特姐姐好像并不是怎么想的吧?”布木布泰笑笑,虽然话是对叶赫那拉氏说的,眼睛却盯着扎鲁特,意寓明显。
  扎鲁特见事情已经挑开了,也不废话,“妹妹既然如此挑明了,姐姐也不藏着掩着。”
  “适才我在回宫时的路上,听到了写闲言碎语,不知妹妹有没有听到些风声?”
  “闲言碎语吗?姐姐,你莫不是不知道宫里的碎语是常有的吗?这些消息也不必当真。”
  “若是一般的闲言碎语,我也不会真当回事儿。只是这件事情是牵扯到你姐姐——海兰珠。”叶赫那拉氏瞟了瞟屋外几眼,然后才靠近身低声私语。
  “是啊,妹妹,这件事可是跟你姐姐有关哦。”扎特鲁跟着叶赫那拉氏一唱一和的,布木布泰依旧不紧不慢地问,“姐姐是出了什么呢?”
  “事情是这样的,下午我与扎鲁特在回宫的路上,听到几个小宫女在谈论今晚‘月魂引凶’之事。据说膳后,邀月声称迎月托梦,说今晚迎月的鬼魂会到太医院来引出凶手。本来还有宫女不相信,结果一阵阴风吹过膳房,迎月惨死的声音突然从半空传来。现在这件事已在整个后宫传开了,闹得神乎其乎。”叶赫那拉死好心的在一旁解说着。
  “哐~”站在一旁的宁馍儿,正准备递茶给叶赫那拉氏的茶,一时不稳掉在她的衣裳上。
  “福晋恕罪,福晋饶恕奴婢吧。奴婢不是有意的。”慌里慌张掏出丝帕为叶赫那拉氏擦拭衣裳的宁馍儿,没有瞧见布木布泰因为她突然砸落的茶杯周身散发的肃杀。
  “宁馍儿,你先下去吧。“布木布泰的暗沉着脸。
  “是,主子。“
  “哎~这宁馍儿是怎么回事?做事毛手毛脚的。姐姐没事了吧?”扎鲁特用帕子抚了抚叶赫那拉氏的湿透的衣裳,瞪了眼远去的宫女,“布木布泰,你宫里的人怎人如此无用?“妹妹真该死,让我宫里的人冒犯姐姐你了。”
  “没事的,我待会回宫换件就好了。”叶赫那拉氏没事地摇了摇头,“只是不知道今晚的事是不是真的呢?迎月那宫女真会来吗?其实说起来,迎月这丫头平素在大福晋宫里都是安安分分恪守本职的,说她敢下毒谋害海兰珠,我还真不信唉。”
  “姐姐,你管那丫头的死活做什么?她死了与我们和干系?况且她可是那女人的宫女,死了倒活该。活该跟错了主子。”扎鲁特嗤之以鼻的咬咬牙,想到在花园遇到的海兰珠,她就是一肚子闷气无处发。
  “妹妹小心隔墙有耳,莫要乱说话。”叶赫那拉氏紧张的阻止了扎鲁特的胡言乱语。
  “……”扎鲁特干瞪着眼,没有再答话。
  布木布泰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两人说话,好一会儿,才站起来,丹唇悠悠地轻启,“两位姐姐,这些不过是宫里的宫女无聊而生的事,我们又岂能相信呢。姐姐们还是回宫好好休息,勿要听信了谣言。”
  “可是,妹妹,若是几人私自传言还可不信。只是如今好像连国汗她们都知晓了。此事不得不信。”
  “如此严重?看来今晚我们也得去太医院看看了。”布木布泰突然郑重其事地说道。
  ***
  “主子。”扎鲁特二人一离开,宁馍儿便推门进来。
  “啪~”一声脆亮的巴掌响起。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主子。”宁馍儿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叫道。直到额头上沾满了血痕。
  “算了,这并不是你的错。不过以后这西侧宫你就不必来了。”
  “是是是,谢谢福晋不杀之恩。”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