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七章:迎月之死(一)

  再次醒来,海兰珠已经在自己的寝宫内,身上除了脚踝受了伤外无疑他伤。只是醒来后,她的身边却不时地传来苏嘛喇姑的抽噎声。
  海兰珠艰难的翻身,撑起身体靠在床头,双眼因为初醒而不适应的微眯起,晃晃脑袋,才清晰地看到了苏嘛喇姑和邀月红着眼睛跪在地上不停地抽泣,白净的脸因为长时间的哭泣,两腮边早已是挂满了泪痕。
  “这是怎么回事?我都还没死,你们都哭些什么劲?”受不了这样的氛围,海兰珠有点恼怒地冲着苏嘛喇姑问道,好不容易从虎口脱险,一醒来,就听到糟糕的哭声,是个人都会生气。
  苏嘛喇姑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吸了吸鼻子,沙哑的声音慢慢地响起。
  “主子,苏嘛喇姑该死,苏嘛拉姑不该在主子面前哭的,惹得主子不高兴了。”说着,跪在地上,一口一口说着自己该死,接着就是连连的向海兰珠磕头。
  不对劲,今日的苏嘛喇姑如此生分?而且,海兰珠瞥眼扫向梳妆台,平时的那个穿梭在珠钗间的娇小玲珑的身影,今天却不在了。
  疑问充斥着她的大脑,略带诈异地吩咐着苏嘛喇姑。
  “苏嘛喇姑,起身,勿要在磕头了,磕得我心烦。去把迎月唤来给我梳洗,我要……”
  “嗯呜呜呜……”
  海兰珠这话还没说完,适才悲伤啜泣的邀月,像是被海兰珠的话刺激到了一样,眼泪像脱线的珠子般,纷纷地落下。哭声凄厉而带着一丝后悔。
  “主子,迎月她,已经去了。”只有苏嘛喇姑还有着一丝清明的为海兰珠解开心底的疑惑。
  “去了?”是海兰珠想得那个意思吗?海兰珠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苏嘛喇姑不忍的闭上眼,神情带着一丝痛恨与麻木的意味。
  “迎月她,已经死了。”
  “呜呜呜呜……”邀月的哭声更加的凄厉。
  死了?海兰珠的脑子里一个霹雳划过,怎么会死的?
  难道是在御花园被杀害的?可海兰珠明明记得她有将她推开了的,不可能受伤的。
  “苏嘛喇姑,你说,迎月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的事?”海兰珠将自己的疑问说出。若是是她害了迎月,她一定会在她的坟前好好祭拜。
  “主子,就是您被可汗派遣的人送回寝宫后,苏太医为你诊治完毕,吩咐邀月陪他去取药。而迎月却突然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然主子也不会受伤了。就让我为主子煎药,赎了这个罪!’然后就不顾邀月的劝阻,托着太医便往外,说是要去为主子煎药,给主子赎罪。只是……”话说之此,苏嘛喇姑的声音又有些哽咽了,“只是,哪知一个时辰过后,小玄子(哲哲送的太监),跌跌撞撞地跑回来,传来的消息却是,迎月被刺客施了迷魂药,欲在主子的药里下毒,结果未遂,被迫喝了那被下了毒的汤药,结果当场毙命了。”
  “被刺客施迷魂药?下毒?呵~~”海兰珠冷笑。
  在御花园那会与刺客打斗的时候,难免会肢体触碰的,可她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人身上藏有毒药,这摆明是有人栽赃陷害。
  “邀月,不要再哭了,即使你哭了,迎月也不会死而复生,害死她的凶手也不会自投罗网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抬头间,海兰珠的眼里闪过阴狠之色,“伤心就去找凶手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邀月依然抽噎着,一脸茫然地问着。
  “报迎月的仇,难道你就让自己的妹妹这样白白的死去?”海兰珠开始鼓舞着邀月硬气骨子,去报仇。没有她的援助,就去对付那些暗地里的人,可不是个好法子哦。
  “不,我不会让妹妹就这样枉死的。”多年的姐妹情谊,再加上海兰珠的煽风点火,邀月站起身,握紧拳头,一脸坚决地表态。
  妹妹,妹妹,她不能让妹妹就这样白白地死掉啊!
  “我要为妹妹报仇!”她再次的说道。
  “主子,主子,可汗来了!”小玄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海兰珠用眼神示意苏嘛喇姑和邀月擦掉脸上的眼泪,然后躺在床上,摆出很虚弱的样子,然后闭眼假寐。古代男人喜欢柔弱的女人,她想她示软他是否会帮助自己呢?
  “吱呀”里屋的门被推开。
  “兰儿~”
  粗茧地顺着耳鬓慢慢地滑到海兰珠的脸颊,脖颈,混润地香肩,然后用手来回的摩擦着。好像是故意挑逗般,指腹不时地在海兰珠的胸前流连。
  本该在大政殿与群臣商量军事机密的皇太极,因为一心牵挂着今天清晨在御花园偶遇到自己练武的海兰珠,一下朝便往东宫来。
  “嗯~”海兰珠故意嘤咛一声,提醒着她身边的男人她就要醒了,是时候停止你的无礼行为了。
  而这男人听见海兰珠的嘤咛,更加肆无忌待地摩擦着海兰珠的身体,好似一股暖流划过他的心田,酥酥麻麻。
  忍受不住他的触碰,海兰珠“悠悠”地睁开眼,迷离地望着他,温柔地唤道:“可汗!”
  “恩?”终于是听到了,他放开刚才触摸过海兰珠的手,故作坦然地将手放在背后,对视着海兰珠的眼。
  “兰儿,脚踝还疼吗?”皇太极反常地温柔称呼,让海兰珠措手不及。
  但海兰珠还是故作娇羞地应道:“多谢可汗的关心,兰儿已经好多了。”
  “听说,你的宫女欲要刺杀与你?你可有事?”
  “无碍事,只是……唔……”海兰珠用帕子捂起自己的脸,躺入他的怀里,想起迎月伤心地哭起来,虽然哭也是戏里一部分,但是想起一个才过双十的贴身女子就这么死去,眼泪真的流淌下来。
  皇太极生平最不得见就是女人的眼泪,这泪一流,流的他心都乱了,尤其是这女人还是他心疼的女人。有点无措,撇脚地安慰着怀里的女人,还真就忘了他来时的原因了。
  “可汗,迎月她死得冤枉啊……”躺在皇太极的怀里,海兰珠将自己的脊背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柔柔地哭诉住冤情。
  ………诉说中…… …
  “哦?看起来,那迎月婢子的下毒事件真真是有内幕了。”听完海兰珠的话,皇太极站起身,单手抚着下巴,沉思着。
  “可汗~”翻起身上的绒被,挣扎地起身,摇摇欲坠地跪在床上。
  皇太极见状忙赶上来抱住海兰珠的身子,沉着声,严肃起,问海兰珠:“兰儿,你这是做什么?”
  “可汗,兰儿虽是初入贵国,很多东西都还不懂,幸得迎月和邀月,还有苏嘛喇姑的互相扶持,才勉强在宫内有个福晋的样儿。我们四人虽是主仆关系,情却如磐石,那样坚毅。请可汗为迎月做主~”
  “兰儿,你要知道后宫之事朕不好干涉的,若是有问题,你可找哲哲来帮忙的!”
  “可汗……”海兰珠泪眼婆娑地瞅着皇太极。
  “罢了罢了,若是,你坚持要为那婢子做主,朕会派人去哲哲那儿吱一声,你就可以全权为那婢子的事,查个水落石出了~”许是被海兰珠瞅着软了心,踌躇了一会才答应的。
  “谢可汗,谢可汗的恩典!”霎时如花地笑颜绽放在海兰珠的脸上。
  海兰珠明白,让皇太极亲自给迎月的事情做主是不可能的,而哲哲是个心软的主,若是查出来幕后主使,她一个心软说不定就会放了她。因而此时必要交给她才妥当。
  “可汗~”海兰珠轻声地躺在他的怀里唤着他的称号,慢慢地睡去。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