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五章:月夜初逢

  东宫
  海兰珠惬意地躺在靠窗的贵妃椅上,侧头看着邀月、迎月还有苏嘛喇姑在海兰珠的屋内置换着昨日新婚时的物舍。
  邀月和迎月是哲哲从她的宫内为海兰珠遣派的宫女,说是伺候海兰珠起居。而那苏嘛喇姑早上被布木布泰赶出中宫后,就伤心的跑到西侧宫的墙角独自一人伤心,见苏嘛喇姑一阵可怜,出于难得的善心,就将苏嘛喇姑带回了东宫。
  “主子,已是酉时,您现在是否要晚膳!”苏嘛喇姑三人将海兰珠的屋子收拾干净后。邀月见天色已晚,便询问海兰珠是否要用膳。
  “晚膳?”转过头看向窗外,早已是日落西山了,月也早已拨开了云层。
  “糕点吧,邀月,你就帮我随意的拿些酥软的糕点吧!晚膳就免了吧!”突然地变成别人的小老婆,被束缚在偌大的宫殿内,海兰珠真的什么胃口也没有。吃些糕点垫垫胃就罢了。
  “是,主子。”行了个礼,邀月缓步退下。
  一阵琴音自远方传来。琴声悠扬,一会儿如缕缕花香,拂过人心;一会儿如阵阵轻风,抚慰灵魂;一会儿如丝丝细雨,诉说儿女情长,慢慢地,慢慢地琴音小了下去。可少顷琴声“铮”的一声,琴音一变,似是在疆场上驰聘般,源源不断地铿锵音符从古琴中奔腾而出。
  是什么人在弹琴?心思如此的复杂?即想要似江湖儿郎般细语流长生活,又想要傲立于群狮,支配于千军万马。
  海兰珠如同被亲琴声蛊惑了般,不由自主地起身顺着琴声的方向走去。
  “咦?主子,这是要上哪儿去?”邀月刚从膳食房,将新做的桂花糕拿来,正要进屋,迎面便瞧见自己的主子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不,确切的说她是向屋外走。
  “邀月,你先将糕点置于桌上便下去休息吧!我要上外头走走!”海兰珠瞧也没瞧邀月手中的桂花糕,说完就又继续望屋外走了。
  “大格格,不要我们作陪吗?”苏嘛喇姑依然用着在科尔沁时管用的称号称呼于海兰珠。
  “不用了,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可是,天色已晚,夜黑路不好走,若是……”苏嘛喇姑还想继续说下去,但见到海兰珠脸露阴霾的样子,不好再说下,只好颓着张脸,撇了撇小嘴地应了声“是,奴婢们这就下去!”
  “恩!”
  顺着时而悠扬缠绵时而激扬顿挫的琴声,海兰珠来到了一片紫色的花海前。只是,此时的她的心里和眼里只有眼前花海中的一缕青色背影,只见那人,盘腿坐在花海之中,腿上一把墨绿地古弦琴。
  “铮铮”几声,悠扬却又激扬的琴音便从那古琴中流淌而出。
  海兰珠忍不住地,在花海前,耍起曾经引以为傲的“七伤”拳,那是“影杀”的老教练教海兰珠的,此拳法“七伤”拳伤人亦伤己,伤人一分自己会受害双倍,但只要参透其中的要领,这拳法便不会反噬自己的。
  “姑娘,‘七伤拳’着拳法,是损人不利己的,在下劝姑娘莫要在炼下去了!”正当海兰珠沉侵在琴声和自己的拳法中时,那青衣男子突然转过头说话了。
  “你是怎么知晓‘七伤拳’的?”突然被打断,拳头没收住,海兰珠有点不适应的曲腿,左手撑着地。
  “姑娘莫问海兰珠是如何知道‘七伤拳’的,只要姑娘知道‘七伤拳’不是个常人可修炼的拳法,莫要再练即好。”那男子并没有回答海兰珠的问题,依然是在谆谆告诫海兰珠不要在继续练“七伤拳”了。
  这话海兰珠听着可笑,她从小就练起,并参透了各种的利弊。现在他居然要她莫要练下去,这不是让她的辛苦都白费啊。
  “公子,为何说‘七伤拳’是个损人不利己的拳法呢?”海兰珠故意刁难他。
  “诶,姑娘若是不信,以后自会后悔的,说不定还会内功尽废的。”
  “呵呵,多谢公子相告。”内功尽废?恐怕是胡说八道吧,海兰珠没将此人的话放在心头。却不知多年以后真的灵验了。
  “不知公子可否告诉小妹,姓谁名谁?他日好谢谢今日的良言。”客套的与他周旋了一番,又问了他的姓氏。
  只是他好像并不想道出他的名讳。起身,抱起古琴,头也不回的向海兰珠来时的反方向离开了。
  “我们是在这草麝香海中相识,有缘再见,你便唤我为——麝香居士吧!”
  那男子离开时,直只留下这句话,便消失在花海了。
  草麝香?麝香居士,他说他们是相识在草麝香海中?那,海兰珠向着那个男子离开的方向深深地流连了好一会,才将视线转向那片花海,草麝香,这是什么花?
  她又向花海走了几步,这才看清,这紫色的花,不就是前世的自己最喜爱把玩在手间的郁金香吗?
  摘下一朵紫色郁金香,把玩在手心,心里默默地念叨着“麝香居士”这四个字。麝香居士,大金国,应该是个满人盛行的国家,为什么会有汉人字号?
  被琴声迷住是一回事,果断分析那人的来由又是另一回事了。
  会是什么人派来的细作吗?
  “主子,主子……”一声气喘吁吁的呼喊在耳畔响起。
  “迎月?你怎么来了?”侧身只见迎月这丫头,弓着个小身子,一脸红通地喘着气,在哪里“呼哈呼哈”的吐气。不时地还吐着舌头,像个小狗崽似地。
  “主子,邀月和苏嘛喇姑,呼呼,这二位姐姐见你还没来,就叫我来唤你回去。呼呼……”迎月说两下话,就喘上几回,“呼呼”的憋着笑脸跟个苹果似地。
  瞧着她那样,海兰珠也不好在问下去,再问下去,估计迎月这丫头,会因为气喘不上来憋死哦。
  暂时的将心里的疑团压下,走到迎月前头,说:“迎月,走吧!”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