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四章:孝庄智惩王嬷嬷

  这会儿,哲哲在内堂也打理好了,穿着套淡黄色的窄袖旗服,衣领与脖子间套了个白色的围巾,脚上穿着花盆底鞋,面带雍容,屡步高雅地朝着大堂正方位的右椅上坐下。
  苏嘛喇姑见大福晋来了,忙收拾起自己的着衣打扮,对着哲哲弯腰行了个礼。
  这时,适才出去准备茶水的王嬷嬷也领着两个婢女进了大厅,走到海兰珠身旁俯身道:“福晋,茶水和软垫已经准备好了。”
  海兰珠对她颔首点了点头,她会意的吩咐着身后的两个婢女,一个将软垫放在哲哲对面,另一个端着茶守在一旁。
  海兰珠整了整衣袖与发髻,跪在软垫上,端起茶低头,对着哲哲恭敬地说道:“大福晋,请喝茶!”
  哲哲左手接过茶杯,右手执起茶盖,呷了一口:“兰儿,今日我喝了你进的茶后,至此你便是我们大金的福晋,断不可与在科尔沁那会一样不知礼数了,以后若是有什么不懂之处,大可来中宫找姑姑,姑姑能帮的只是会帮你的。你明白了吗?”
  “是,兰儿明白。”在海兰珠回答这声是的时候,海兰珠就意识到,从今以后,她便是真正的古人,不再是孤独的影杀。
  “恩,既已明白,那便起吧!”
  “是。”海兰珠应了一声,便从软垫上起来了。以为请安就怎么玩了,王嬷嬷却将软垫抽到布木布泰身前,:“福晋,您初来乍到,不知晓,大金国除了要向国汗大福晋行礼外,还要向其他的东西大福晋行礼。”
  “哦?还要妹妹行礼?”海兰珠讶异地冲着布木布泰的方向自语道。还要向自己妹妹下跪,这种以上拜下的感觉不是一般的诡异,不舒服。
  海兰珠询问地望向哲哲。苏嘛喇姑却眼急手快的,将那软垫拿起扔向那王嬷嬷,对着王嬷嬷就叫道:“王麻姑,你这是什么意思,存心想让我主子难堪是不是?明知道,你现在伺候的新福晋便是我主子的亲姐妹,你还让新福晋向我主子行礼?你按的什么心?”
  “苏嘛喇姑,请叫我王嬷嬷。新福晋给大福晋行礼,那是大金的礼数,苏嘛喇姑自科尔沁大草原来了大金7年之久,难道连这也不知道?”王嬷嬷话里带着浓浓地讽刺,话中意思尽显,道苏嘛喇姑是个不知礼数的臭丫头,江山易改本性难易。
  三位福晋听了脸色迥异。海兰珠倒还好,但是哲哲和布木布泰听了,脸色倏地黑了下来。这王嬷嬷这么一说,算是一竿子打死一帮人了。即嘲讽了苏嘛喇姑,就连大福晋也都说了进去。
  显然这话苏嘛喇姑也是听懂了,怒目圆睁地抡起袖子就要像王嬷嬷打去,可却被布木布泰制止了。
  “苏嘛喇姑,看来我真是太由着你的性子了,大金国宫里的礼仪岂是尤得你说的?!”布木布泰站起身子,一把手挥起就将苏嘛喇伸出去的手给制止住了。
  “主子……我只是……啊……”想帮你,这句话,苏嘛喇姑还没有说完,便被布木布泰给扇了一个耳刮子。被扇的左颊立刻就红肿了起来。
  “主子,您为什么要打苏嘛拉姑?我明明没有错的。”
  “苏嘛喇姑,以往我就警告过你,来了大金就要学大金的礼仪,主子说话,奴才就要闭嘴。主子办事,奴才就得随着。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奴才都不得任意妄为……”
  “可是,你有做到吗?每次我说话办事时,你哪次是照着我的话做的?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眼里淌过一丝丝地不忍,但最后还是继续说道,“苏嘛喇姑,以往留你念你是我的发小,不忍惩罚与你,可是如今,在姐姐与姑姑跟前你还是如此不知礼数,教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你在身边?我看,你还是离开西次宫吧!本福晋养不起你这奴才。”
  “主子……”苏嘛拉姑泪眼婆娑的唤着,可布木布泰却转身不在看她。
  “你走吧!”
  “……主子……”苏嘛喇姑踉跄地被赶出中宫。
  “西侧福晋,倒是个真真实慧知礼的主。这新来的福晋本就是该给您进行礼茶的,那不知好歹的苏嘛喇姑,却肆意想毁了宫里的规矩,这不是给福晋您蒙羞吗!不知道还道是您不知礼数呢?”王嬷嬷见苏嘛喇姑被布木布泰赶出,心底暗自偷笑。平时那苏嘛喇姑就老与她对着干,好几年前她就想把她除去,无奈,那蛮子是那得宠的侧福晋的宫女。
  “王嬷嬷……”
  “奴在呢,福晋。”王嬷嬷眼睛咪咪地弯起,显然还沉侵在苏嘛喇姑被赶走的喜悦中。没有意识到布木布泰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
  “你即口口声声说,宫里的规矩,礼仪什么的,那本福晋且问你,在大金的礼节中,可有,做奴才的可以妄断主子的品性的?”
  “回主子,没有。”王嬷嬷毫不犹豫地回应着,并不知道一个深幽的陷进正等着自己跳下去。
  “那你觉得,苏嘛喇姑为人如何?你不必忌讳她曾今是本福晋的人,大可畅所欲言。”
  “苏嘛喇姑,一个来自于科尔沁野蛮之地的蛮女,不知礼数的蛮族女人,什么也不懂,就会挽袖子跟我拼拳头。像他这样粗俗的人,根本就不配做我们大金的人。”王嬷嬷越说越激动,都糊涂的忘记布木布泰也是地地道道的科尔沁的人。
  “那你觉得科尔沁的人怎么样?”
  “粗鄙!庸俗!”
  “哦?是吗?”
  “ 是啊!”
  “王麻姑,你好大胆子。”布木布泰见已经套出自己想要知道的回答,便立即面目不善的叫着王嬷嬷的大名,准备给她来个辱骂主子的罪名,判她死罪。
  “侧福晋,怎么了?”可怜的王麻姑,死到临头了,居然还不自知,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王麻姑,你可知你当着我们三个主子的面,辱骂我们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族人?粗鄙庸俗!还道我们是野蛮之人,粗俗的不配做大金国人!”布木布泰字字珠玑,直说的王麻姑呆愣在当场,她刚才好像真的有说过啊?!!!
  “你可知罪!”
  “我……我……”
  王麻姑英明半生,却不想自己会栽在了这个看似年轻不懂世事的西侧福晋手里,她这才想明白,刚才福晋是在套自己的话,而自己却像个傻瓜一样任由福晋摆布。
  “福晋,我……”王麻姑还想为自己做着最后的挣扎,却不想布木布泰甩也不甩她,径自地问着海兰珠,“兰珠姐姐,若是我将你的嬷嬷赐死,你可愿意??”
  “只要妹妹喜欢就好。”海兰珠颔首笑笑,无声地同意着布木布泰将她赐死。笑话她才不会为了个事不关己的人与未来孝庄皇后作对。
  “来人,立即将王嬷嬷拉下去,赐予鹤顶红。”
  “是。”喊完,门外来了几个太监便将玩那嬷嬷拉下去了。
  王嬷嬷的事情告了一段落了,这姐姐向妹妹行礼的事自然是不了了之。
  因为还要向别宫的大小福晋会面,匆匆与哲哲、布木布泰道别。直到酉时,她才和宫女们回东宫。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