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三十一章:杀鸡儆猴

  “主子,你想问些什么就直接问吧,月儿担心你的伤……”邀月站在一旁望着海兰珠脖子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忧心地问。
  海兰珠这才想起脖子上被擦伤的裂口,抹了一把,手上带出一丝浅浅的血丝,“没什么事了,月儿。”浅浅地报之以微笑,这种毒的事来日还方长,她不怕找不到元凶。
  “没事就好,月儿给你拿点药膏擦擦,女儿家落下个疤痕就不好。”一听主子没事,邀月赶集似的跑出了屋子,边跑嘴里也不忘嘀咕,“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嫌弃这疤痕,冷落了主子,的赶快去找药呢。”
  海兰珠听到月儿的嘀咕,笑着摇了摇头,只是那心田里的暖流却充溢了她的整个四肢百骸。这个关雎宫内依然还关心着她海兰珠的人恐怕也只有月儿了。
  走向不远的梳妆台,黄晕地铜镜内无精打采的一张小脸,朱唇上居然能看出泛紫的颓废。看上去真的好没精神呢。
  执起画笔轻描柳眉,苍白的小脸上粉黛轻施,再次抬头看上去也显得略精神些。
  “大格格……”
  海兰珠回过头,就只见苏嘛喇姑一人端着装瓶的金疮药来,探头望向她身后,“怎么月儿没来?”她不是说给她去拿药的吗?
  苏嘛喇姑皱了皱眉,不满地斥声道,“刚刚也不知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奴婢在屋外嚼大格格的舌根,月儿听到了就将这药甩给了我,直奔外头去了。”
  “看来这宫里风声传的道是快得很呢!”海兰珠坐下等着苏嘛喇姑给她敷药。
  “这是自然的,这宫里人多口杂,大格格也别往心里去。”苏嘛喇姑敷好药,想了想语气也带了温吞,“不过,我听下面的人说这庄妃流产,是被大格格……”
  “你认为是我做的?”海兰珠的心一凉,从椅子上站起来,“这倒也难为了你呢,昨夜是在御花园除了那落水的庶妃,也就本宫和庄妃以及她的宫女铃儿了,你要是不怀疑本宫,本宫也觉得事有蹊跷了。”
  “大格格……”海兰珠那么明显的试探,苏嘛喇姑怎么可能听不出,忙跪倒在地,“奴婢不该怀疑的您,望大格格饶恕奴婢。”
  海兰珠听出了她语气里陌生与隔阂,既然她自称是奴婢了,这有些该变得规矩也要有了,“苏嘛喇姑……”
  “大……格格……”
  “以后你也不必再称呼本宫大格格了,本宫进宫已有时日,这‘大格格’三字断不可再唤。”海兰珠打理了下身上的衣着,轻描淡写地道,“以后你就跟其他一样称呼本宫为主子。”
  “是,主子。”苏嘛喇姑依言唤道,从此彼此就只能是主仆关系。
  “这月儿行事鲁莽,本宫担心她会出事,苏嘛喇姑带本宫去看看。”这月儿,凡是都好行事也乖巧懂事,但是遇上她的事总是雷裂风行,管不住自己。
  凤凰楼西墙
  三四个宫女来者不善地围绕着邀月压在墙角内侧,带头的宫女一身青黄色旗服,单手紧紧地压在她的胳膊上久久不能动弹。
  “铃儿,你到底想干什么?”被压在墙角的邀月,反抗不成冷眸瞪视着面前的女人。
  “我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话音刚落,连声的巴掌一个不落的三声脆耳的打在邀月脸上,“你主子让我主子流产,我对付不了她,但是我还能打你为主子出气。”
  说着说着,铃儿推到身后,让两边的宫女去折磨邀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公报私仇逮着个机会了,一个小宫女怨恨地抽出发髻上的翠色细钗毫不留情地在邀月的脸上留下深深地血口,自左眼角划到有嘴唇唇角,狰狞的伤口拉起长长的血珠。
  “嗯……”邀月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变成什么德行,只感觉到脸上丝丝的麻痒灼烈的疼痛,疼的瞪大着双眼,“铃儿,别以为我邀月什么都不清楚,即使昨夜我没跟到御花园,我也能猜出,定是你们庄妃娘娘嫉妒我主子,故意找的茬。都说是亲姐妹要互相关照,我邀月就没看过想你们主子那般冷情。”
  “啪!”铃儿冷哼一声,心疼地吹了吹被打疼的双手,“真是个贱骨头,这皮子也比一般人糙。”
  “呸”朝铃儿吐了一口水,邀月不屑的扭过头,今日之事,主子定会为我报仇的。”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她会帮你?你醒醒吧,我们做奴婢的没帮主子帮倒忙就得了。”铃儿狰狞着小脸,怕打着她受伤的脸。
  “你们在那里干嘛呢?”听说昨夜的庄妃流产还是帮自己解了围的宸妃做的,游清瑶心惊胆寒地请求范文程带她入宫,一不小心在宫内迷了路,到了这凤凰楼兜兜转转竟看到了这事。
  “你是什么人?那个宫的宫女竟管到我们的头上了,还不给我滚。”铃儿回头看时个圣人面孔,只当是新来的不懂事的宫女。
  游清瑶见她们不将她当回事,火气就冒了上来,刚好瞥到昨夜一面之缘的宸妃,高声叫道:“宸妃娘娘,宸妃娘娘这里出人命了!”
  人命?这宫里常常会发生的事,要是她没件事情都要管,那还不累死她。
  正要当作没听见,无意间看到墙角熟悉的身影,心惊地迈开步子。
  “月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触目到邀月脸上还在滴血的伤痕,海兰珠心疼地心都酸了,环视周围的几个看到她来就腌了的几个小宫女,“是你们做的!”
  “不……不……不是……”胆小的两个宫女被海兰珠的声音震慑下扑通地跪下,“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不是有意的。都是铃儿做的!”两个人指着站在一旁白着张脸眼神忽闪的铃儿。
  “宸妃娘娘,我一来就看到她们压着这奴婢,我肯定这两宫女没乱说。”游清瑶也跑到海兰珠身边,煞有她亲眼目睹的指着地上两人说。
  “两个不知死活的贱人,你们都给我跪地上,一个时辰不得起身。”无明幽火直冒天灵盖,每个人脸赏了两巴掌,让苏嘛喇姑拖着她病怏怏的身子走到邀月面前。
  “主子……”邀月听到海兰珠的声音后,安心地整个紧绷的身体都软了下来,困难地抬起眼皮,“奴婢知道你绝不会对奴婢视而不见的。”嘴角轻轻低笑起,邀月再也没有任何力气地昏死过去。”
  “月儿!”接住邀月羸弱扶柳的娇躯,望着铃儿的眼都没有了温度,“铃儿你好大的胆子,苏嘛喇姑给我拉下去,杖责三十,后果一切由本宫承担。”
  “是。主子。”
  铃儿这下终于知道怕了,圆目杏眼地盯着越来越近的苏嘛喇姑,步步后退紧逼,“我……我可是庄妃娘娘的贴身奴婢!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是吗?”海兰珠冷笑,厉声斥责身旁的苏嘛喇姑,“苏嘛喇姑,你是将我的话当耳旁风吗?还不给我拉下去。”
  “是。”苏嘛喇姑寒心的在众位宫女身旁,将铃儿带了下去。
  “娘娘,这样不好吧?打PP是很痛的!”游清瑶担心地望了望苏嘛喇姑离开的方向,又敲了敲地地上跪着磕破了额头的,不忍地小声劝道。
  海兰珠淡然地瞥过游清瑶的忧心忡忡的小脸,“清瑶,你初入宫内,不知道宫里的尔虞我诈,有些东西若是没有个章法,这后宫就不再是后宫了!”
  “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做什么?也想跪在地上?”冷眸扫过还站在墙角不知所措的两宫女,“还不将本宫的宫女送到关雎宫休息!”
  “是,是,是!”连声称是,两人不敢有一丝懈怠,拖着邀月羸弱的身子就马不停蹄往太医院赶。
  以往在宫内也只是看那狗腿子办事的邀月为这久不见面的宸妃忙进忙出,还真当是个不敢出户地又一个胆势的主,今日一见算是打破了平时的常言。
  将邀月搁置给那两宫女,转身好奇地看着游清瑶,“清瑶,你今日怎么来了?是范先生带你进来的?”其实海兰珠也知道她这是多次一问,除了范文程又会是谁带她进来的呢,自嘲地笑了笑,也不等游清瑶回答又提议,“本宫身体多有不便,无法在此久留,若是清瑶姑娘有意的话,可以跟随本宫去关雎宫玩会儿吧!”
  去关雎宫吗?游清瑶在心里掂量下,这宸妃连昨日那么要好的庄妃的迫害,会不会自己突然弄得不好,惹怒了她呢?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被割了脑袋。
  心惊胆战的怎么个思量,就准备摇头,但是思及她好歹也是范文程的带来的人,宸妃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海兰珠看懂了游清瑶眼底的犹豫不决,轻笑,“清瑶姑娘若是不愿意,那就当本宫没有说过此事吧。”
  还当是同一世界来的人亲近些,可惜这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游清瑶见海兰珠转身就要离开,赶忙拉住了她,“娘娘,清瑶不是这个意思,别误会呢!我……我……”清瑶红涨着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欲开口的话,憋在嗓子眼里就是一阵难受。
  海兰珠瞧着这模样也不好为难她,擦了擦她额角的虚汗,“见着本宫,你也莫怕,只要你对我没有二心,本宫是不会害你的。”
  但是若是你成了庄妃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你。海兰珠盯着游清瑶一脸和善亲近,只是斜视的眼眸里涌现着若有似无的煞意。
  永福宫
  布木布泰卧躺在床上,幽怨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水珠儿,只是目及皇太极踏出里屋的门后,关门那一刻,眼底突然地闪现了得意。
  窗外一黑影闯入,布木布泰愣了神斜过头,瞧了一眼,又躺会了床上。
  “你来了!”布木布泰盯着床帐了无生气的问。
  “是。”黑影蹲在一旁轻声道,“主人,你让我办事情我已经办了,不出一个月她就会如同中风了般下不了床,只是……”
  黑影突然的停顿,布木布泰厉声问,“莫要告诉你对她产生了感情?不想让她死?”
  “是。她待我还不错,奴已经帮你陷害了她,这次毒又……”想起昨晚藏在屋顶上,拾起石子打落布木布泰时的场景,黑影的眼里闪过怨恨和无奈。
  “啪!”嘹亮的掌声带着主人的怒火充斥着整个屋子,“别忘了是谁将你养大的!是谁帮你照顾的家人。”
  “对不起,奴越轨了。”
  对不起,主子,奴婢害了您!
  “主人,先前奴来时,您的现在宫女被带下去杖责了的!”
  “什么?”布木布泰一听情绪激动地咳咳出声,才流产的身子可经不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张口,“好个海兰珠,平时看她什么也不做的,今儿才晓得又是个面善心恶的主,平日里我是小看了她。”
  刚才她就看出来了,那皇太极听她说是海兰珠推的她,一脸的不相信看自己的眼神都带了异样。她怎么就现在才发现呢。
  “咳咳咳……”既然如此,也别怪妹妹心狠了!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