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7回 仁贵保驾回长安 媚娘披缁入尼寺

  却说保童见师父去了,心下大惊。忽见小卒来报,唐兵四门杀出。保童暗忖,不能抵敌,急引人马望营后逃走。金莲早已知得,乃驾起云端,急忙赶上,将保童捉住,辽兵被杀不计其数。金莲捉了保童,解见爹爹。仁贵大喜,就令金莲去取辽城。金莲统军将辽城围定,迷王大惊,率群臣开城投降。金莲遂带迷王来见爹爹。仁贵曰:“辽王已归顺,可回城见主。”遂同引军来见太宗。太宗下阶,迎接仁贵父子上殿,慰劳一番。
  遂命押过保童。太宗曰:“为你这贼,杀害多少生灵,虽碎尸万段,不足以偿也。可押去斩首。”左右遂牵出斩首。迷王跪下,太宗曰:“朕居中国,你处外夷,为何妄生越志,要夺中国?”迷王曰:“臣该万死,乞陛下赦宥,愿世世称臣,再不敢侵犯。”太宗曰:“朕今日姑饶你,以后若再不贡,将你辽城荡洗一空。”迷王叩头谢恩。次日,献上金宝马匹,太宗收了,遣使归国。遂宴赐群臣,犒赏三军。随出旨意班师回朝。
  明日,仁贵统领三军,保驾启行。
  不过旬月,到了长安。文武百官迎接太宗入城升殿。群臣称贺毕,太宗就以王爵加封仁贵父子,其余众将俱各加封。自此天下太平,人民上下相安。
  却说武媚娘,自从入宫以来,狐媚惑主,弄得太宗神魂飞荡,常饵金石。时太白星屡屡昼见,太史令占道:“女主昌。”民间又传《秘记》云:“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闻言,深恶之。
  一日,会诸武臣宴于宫中,行酒令使言小名。左武卫将军李君羡,自言小名五娘,其官称、封邑,皆有“武”字。太宗心疑,出为华州刺史。御史复奏君羡谋不轨,遂坐诛。因密问李淳风:“《秘记》所云,信有之乎?”淳风道:“臣仰稽天象,府察历数,其人已在陛下宫中。自今不过三十年,当有天下,杀唐子孙殆荆其兆既成。”太宗道:“疑似者尽杀之何如?”淳风道:“天之所命,人不能违;王者不死,徒多杀无辜。况自今已往三十年,其人已老,或者颇有慈心,为祸或浅。今若得而杀之,天或更生壮者,肆其怨毒,恐陛下子孙无遗类矣!”太宗听言乃止。心中虽晓得才人姓武有碍,但见媚娘性格柔顺,随你胸中不耐烦,见了她就回嗔作喜,顷刻不忍分手。因此不放在心上,亦且再处。日复一日,太宗因色欲太深,害病起来。
  那太子晋王朝夕入侍,瞥见武才人颜色,不胜骇异道:“怪不得我父皇生这场病,原来有这个尤物在身边,夜间怎能个安静。”意欲私之,未得其便,彼此以目送情而已。
  一日,晋王在宫中,武才人取金盆盛水,捧进晋王盥水。
  晋王看她脸儿妖艳,便将水洒其面,戏吟道:
  乍忆巫山梦里魂,阳台路隔恨无门。
  武才人接口吟道:
  未承锦帐风云会,先沐金盆雨露恩。
  晋王听了大喜,便携武才人的手,竟往宫后小轩僻处。武才人道:“陛下闻知,取罪不校”晋王道:“我今与你也是天缘,何人得知。”武才人扯住晋王御衣泣道:“妾虽微贱,久侍至尊,今日欲全殿下之情,遂犯私通之律,倘异日嗣登九五,置妾于何地?”晋王见说,便矢誓道:“倘宫车异日晏驾,册汝为后,有违誓言,天厌绝之。”武才人叩谢道:“虽如此说,只是廷臣物议不好,倘皇爷要加害妾身,何计可施?”晋王想了一想,道:“有了,倘父皇着紧问你,你须如此如此,自可免祸,又可静以待我。”武才人点首,晋王乃解九龙羊脂玉钩赠武才人,武才人收了,随即别出。
  时京中开试,尚未放榜。太宗病间召李淳风问道:“今岁开科取士,不知状元系何处人,什么姓名?”淳风道:“圣天子洪福不浅,今科三鼎甲,乃皆忠直之士,大有裨于社稷,姓名虽知,不便说出,恐泄漏于臣,上帝震怒不浅。乞陛下赐臣于密室写其姓名籍贯,封固盒中,伺揭榜后开看便知。”太宗叫太监取一个小盒,淳风写了,封在盒内。太宗又加上一封,藏于橱中。到了开榜时,太宗取橱中淳风写的一对,却是:状元狄仁杰,并州太原人;榜眼骆宾王,婺州义乌人;探花李日知,郑州荥阳人。不胜骇异,始信淳风所言非诳,谶数之言必准。因思:“今已大病如此,何苦留此余孽,为祸后人。”便对武才人道:“外廷物议,说你姓武,应图谶你将何以自处?”武才人跪下泣道:“妾事皇上有年,未尝有过。今皇上无故置妾于死,使妾含恨九泉,何以瞑目。望皇上以好生为心,使妾披剃入空门,长斋拜佛,以祝圣躬,以修来世,垂恩不朽。”说罢大恸。太宗心上原不想杀她,今见她肯削发为尼,不胜大喜道:“你肯为尼,亦是万幸的事,宫中所有,快即收拾回家,见父母一面,随即来京,赐于感业寺削发为尼。”武才人谢恩,领亲随宫娥小喜出宫。
  武士蒦闻知媚娘要出宫这个消息,即差人迎接。不多几日,接到家中,与杨氏母亲见了,大家痛哭一常哭毕,媚娘与家人各各拜见。媚娘道:“闻得父亲过继个三思侄儿,怎么不见?”杨氏道:“今日是朋友招他去会文。”媚娘道:“我忘记今年几岁了?”杨氏道:“今年十五岁了,庞儿却好,但不知他胸中所学何如?”不多时三思吃得半醉回来。杨氏道:“三思,你姑娘回来了,快来拜见。”媚娘抬头一看,见三思生得唇红齿白,目秀眉清,即叫小喜上前与三思见了礼。三思道:“姑娘在宫中受用得紧,为什么朝廷轻信那廷臣之议,把姑娘退出宫来,却教去削发为尼,这皇帝也算无情。”媚娘闻言,不觉泪下。少顷,大家吃了夜饭。三思见杨氏与小喜走开,即近媚娘身边带醉笑道:“姑娘你好股青丝细发,日后怎舍得剃下来。”媚娘见三思年纪虽小,庞儿俊俏,一把搂在怀里。三思道:“姑娘睡在哪里?”媚娘道:“就在母亲房内。”三思道:“我有许多话要问姑娘,我今夜陪姑娘睡了罢。”媚娘道:“有话待我母亲睡着了,你进房来说。”三思道:“如此,切记不要闩了门。”媚娘点头。
  那夜三思伺父母睡着,悄悄挨进媚娘房中,成了鹑鹊之乱。
  过了几日,武士蒦恐怕弄出事来,只得打发媚娘、小喜出门,大家洒泪而别。在路行了几日,到了感业寺。那庵主法号长明,出来迎接媚娘、小喜进去。见媚娘千娇百媚,又见小喜丰姿绰约,皆不是安静的人,如何出得家。领到佛堂,四个徒弟动了响器,长明叫媚娘参了佛,便与她剃了发,小喜也改了打扮,各人下来见礼。
  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您看书我付费,本书为您垫付0铜币,希望您阅读愉快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