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3回 仁贵统兵征辽西 保童献计困大唐

  却说仁贵同徐绩起程,行到长安,进入王城,直至金銮殿,拜见太宗。龙颜大悦,赐绣墩坐下。太宗谓仁贵曰:“今辽西小丑百般辱骂,要夺大唐天下。寡人甚忿,意欲亲征,誓杀此贼,扫荡妖魔,故特召将军为元帅。”仁贵曰:“微臣情愿保驾,以报陛下。归日可发旨意,亲下教场,点起雄兵,前去征讨。”太宗即颁下旨意,大小三军,明早齐集教场听点。
  次日,太宗安排御驾,金鼓齐鸣,亲下教场,演军排阵。
  太宗坐下,文武朝拜,三军叩头。太宗即点一名,平辽国公薛仁贵,时为平辽大元帅,赐宝剑一口,先斩后奏。又点一名,驸马秦怀玉,封为开路左先锋。又点一名,都督段野林,封为开路右先锋。大小三军,俱各赏赐。总点大兵一百万,来日出征。太宗驾转回宫。次早登殿,命太子监国。宣上薛仁贵,赐了金牌一面。仁贵更传下令来,炮响三声,金鼓齐鸣。太宗登辇,刀戟森森,旌旗闪闪,一路浩浩荡荡,不数日已到草桥地面,仁贵传令安营。
  且说迷王打听唐兵已到草桥,乃遣张奇把守草桥关隘。张奇领兵万余前来抢夺。左先锋秦怀玉奏太宗曰:“臣虽不才,愿取头关,以为我王安歇人马。”太宗喜曰:“卿要多少人马?”怀玉曰:“只消臣一人前去。”太宗听说,命近侍取御酒来,亲赐三杯,金花二枝。怀玉饮了御酒,带了金花,单枪匹马奔至辽西城下,大叫曰:“守关将卒,可速报张奇,早早献城受缚,免害生灵,若少迟延,就将辽城踏为平地。”小将忙忙报与张奇。张奇即令先锋乌文虏,领兵出关迎敌。文虏得令,引兵下关,高声叫曰:“唐朝来将何人?”怀玉曰:“我乃唐王驸马,姓秦名怀玉。你是何人?”乌文虏曰:“吾乃先锋乌文虏也。我主欲夺取唐朝天下,总为一君,你尚敢来此搦战?”怀玉听言大怒,举枪直取文虏,文虏提刀架祝两下交战五十余合,文虏抵敌不过,回马便走。怀玉勒马赶上,只一枪,刺于马下。大杀辽兵数百,提头回见太宗。太宗大喜,即令排宴,庆贺怀玉打关第一功。
  再说辽兵败走,回报张奇,说先锋乌文虏被唐将秦怀玉刺死了。张奇听说,即谓众将曰:“谁人出兵,与乌文虏报仇?”胡文耶曰:“小将愿往。”即引三千人马,杀至唐营。小卒报进,太宗君臣正在饮宴。右先锋段野林曰:“待臣去捉他。”乃披挂上马,来到阵前问曰:“来将何人?”文耶并不打话,抡枪直刺野林。野林大怒,举刀交战,不上数合,被野林大喝一声,活捉过马,奔回营中。见了太宗,太宗大喜,即将文耶斩讫,又令摆宴庆赏段野林。只见辽兵又回报张奇,说唐将活捉胡文耶去了。张奇大惊,遂统辽兵一万,亲自出阵,高声叫曰:“唐王无道昏君,为何伤我二员大将?可速速出来交战,早定太平。吾乃辽王驾下大都督、把关首将张奇是也。”小军报入。太宗便问:“谁人去捉张奇?”薛仁贵奏日:“要捉张奇,臣有一计,遂可以夺了草桥关隘。”太宗问曰:“计将安出?”仁贵走上太宗身边,附耳低言,如此如此。太宗大喜,即令三军各处埋伏,依计而行。
  仁贵乃自披挂,头带银盔,身穿银甲,腰系玉带,手执画戟,辞了太宗。太宗亲赐御酒三杯。仁贵饮了,跳上龙驹,竖起西方白虎神旗,奔到阵前,大叫曰:“来将何名?”张奇曰:“我是迷王驾下大都督张奇。你是何人?”仁贵曰:“若说我姓名,曾在海东夺了辽城,活捉苏文,收复高丽,国王敕封平辽国公薛仁贵,你蛮夷个个闻名,将军为何不晓?”张奇曰:“久闻将军大名,但在辽东畏服将军,我辽西定然不服。”仁贵听了,举戟就刺张奇,张奇亦举枪架祝两下齐战二十余合,不分胜负。仁贵虚将画戟拖地而走,张奇不知是计,随后赶来。
  看赶至东边,忽一声炮响,秦怀玉领兵杀出,火箭齐发。张奇心知中计,忙往西走。又见西边一声炮响,段野林领兵杀出。
  三军务将铁弹子飞打,打死辽兵无数,张奇进退无计。仁贵催动人马,却把张奇困在中间。张奇前冲后突,不能得出。仁贵将张奇一鞭打死,众军一齐拥过草桥关,夺了辽城。
  仁贵传令安民,迎接圣驾入城。文武官僚都来朝贺。太宗宣上薛仁贵曰:“今取辽西第一座城池,非卿之神机妙算,焉能一举成功。”仁贵曰:“此乃陛下洪福,臣何力焉。”太宗就令摆宴,赏赐群臣,犒劳三军。遂问仁贵曰:“此去辽王驾下,还有多少道路?”仁贵即将地理图献上,又对太宗曰:“此去还有半月。”太宗曰:“辽王无道,兴兵犯界,若不捣其巢穴,终为后患。卿可传下号令,即日起程。”仁贵得旨,乃号令三军一齐进发,攻取辽城。军马行了半月,已到节天关隘。安下营寨,太宗就问仁贵:“用何计攻城?”仁贵曰:“待臣去看虚实,然后定计。”遂上马前行,不在话下。
  却说辽王升殿,小卒报曰:“今有大唐天子,领兵百万,杀至草桥关下,斩了都督张奇,先锋胡文耶、乌文虏,夺了辽西第一垄城池。今又驱兵大进,已至节天关下寨。”辽王闻报大惊。苏保童奏曰:“臣有一计可捉唐王。”辽王问:“何计?”保童曰:“我王将城内人民财物,俱搬到一城,臣领人马离城二十里之地安下。将红朱漆柜放下鸽子,安在殿上。等待唐王入城上殿,必定打开红柜,那时看见鸽子飞起,臣即领雄兵百万,困住唐王,叫他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一鼓擒之,长安可取也。”辽王大喜,依计而行。
  却说仁贵来到节天关口仔细观看,只见空城一座,里面绝无动静,回见太宗奏曰:“臣到关口仔细遍观,却是空城,此必辽王暗下计策,哄陛下进城,意欲困我兵将也。”太宗曰:“非也。他见我夺关斩将,势不可当,乃心上畏惧,望风逃窜,卿何虑之过。”即急催兵马进城。仁贵又奏曰:“陛下休要入城,倘若会兵四面围住,那时进退无路,可不误了大事。”太宗不听,竟到城内,坐于辽邦殿上。
  文武群臣称贺已毕,太宗见殿上有一红柜,乃问群臣曰:“此内何物,莫非金宝乎?可开一看。”仁贵忙奏曰:“不可打开,内必有奸计。”太宗不信,令武士上前打开。只见里面都是带铃鸽子,一声响亮,群飞去了。太宗大惊曰:“不听薛卿之言,却中番人之计。”正欲出城。保童见群鸽飞回辽营,急统兵百万,顷刻时,将节天关城四面围定。太宗闻报,魂不附体,谓仁贵曰:“朕不听卿言,以致祸患临身,奈何?”仁贵曰:“陛下勿忧,且当出兵,与他交战。”仁贵乃高声叫曰:“谁敢出马交战?”秦怀玉曰:“小将欲往。”遂挺枪上马,开门杀出。苏保童乃遣先锋雷廷赞出马,各不答话,交战三十余合,被怀玉刺死落马。大杀辽兵百余,提了首级,回见太宗,太宗大喜。
  未知保童如何再战,且听下回分解。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